是師父一次次救了我的命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八月十六日】我今年七十多歲,於一九九六年六月有幸得法。十八年的修煉中經歷了許多神奇故事。下面這幾個故事,使我深深體會到,修煉的路上,慈悲的師尊為我們承擔的是我們無法想像的。

請寶書的路上

我的得法經歷,看似順利,如今想來真不容易。一九九六年的一天,我得到了一本《轉法輪》。那天內姪來我住所,我問他:我在外地時,你們寫信告訴我說,有一本書是神書、奇書,要我一定要看一遍,到底是一本甚麼書?內姪說:我地只有一本,要看的人多,可能全縣只有一本吧。我問:「這本書在哪?能找到嗎?現在我打工回來了,一定要找到這本書要看一遍,你們不要說的這麼神!」他微笑著慢慢解開上衣的紐扣,從前胸掏出一本用報紙包著的《轉法輪》說:「書在這裏,但是有一個要求,你必須兩個晚上看完,後天上午我就來拿回去。」說完雙手將《轉法輪》遞給我,我利索的回答他:後天上午準時交給你。

我懷著新奇的心把《轉法輪》書拿回家,兩天兩晚在迷惑、震驚、喜悅、淚水、相見恨晚的心態中拜讀完第一遍,這是很不尋常的兩天兩夜。第三天上午內姪準時來了,第一句話我就問,這本書到哪裏能買到?他說,到靠近武漢市邊的一個城市裏才有,我們縣現在只有這一本。我說:好極了,我明天動身去那裏一趟買書回來。

第四天我懷著急切的心情,按著內姪提供的地址,從縣城搭車向那個城市進發。這趟車嚴重超載,四十五個座位的大班車坐了七十三個人,我坐在第六號座位上。汽車在沙石鋪的很窄的公路上行進,我心裏盤算著甚麼時候能到達目地。在離進市區還有三十公里左右時,車速加快,我突然心裏忍不住要說一句話,壓也壓不住:「司機,慢點開,減速,車要撞!」我喊道。司機沒答應,我又喊:「司機慢點開,你的車要撞。」司機還沒答應。我想可能人多車鳴,他沒聽到,我再次大聲喊:「司機快減速,車就要撞啦!」司機很不高興的轉過頭來說:你神經病啊。話音剛落,「嘣」的一聲巨響,大班車撞上了一輛鄂字牌的大貨車,班車翻下兩米深的稻田裏,四輪朝天,整車乘客成了人堆,亂作一團。我迅速爬出來一看,駕駛座被壓癟了,司機死狀慘不忍睹。我看看自己,皮都沒擦破一點。

當時我還以為是自己的運氣好,心裏很慶幸。後來通過學法才明白,魔阻撓我得法修煉,是師尊保護了我,替我還了一次命債。

一次消業經歷

我曾患過胃癌。那是一九八七年五月份,我胃痛難忍,在縣級醫院住院十五天,各種藥物都用上了,也沒有停止過一分鐘的痛。因為我是全縣四個先進工作者之一,所以衛生局局長帶領醫院院長和著名醫生輪番給我診斷,最後醫院院長輕聲地對我說:去省城吧,你得的是胃癌。第二天我就出院返回家中,用中藥治療了二十天,疼痛好了。

一九九六年八月份,在我得法兩個月時,胃癌症狀復發。這時的我已經明白這不是病,是師父為我淨化身體。我守住心性,吃苦消業。可是這個疼痛不是一般的痛,一痛就四肢發冷,全身冷汗淋漓,全身肌肉抽筋,像刀絞,胃痛如擰繩索,胃痙攣時像擰乾手巾一樣痛,那是非常非常難以承受的,但我以堅強的毅力忍著,心想哪怕是現在就要我還命也不吃一片止痛藥。一星期過去了,又開始腹瀉,最多時一天瀉了二十八次,水一樣的噴瀉。我默想:我是個修煉人,師父在為我承受,師父在管我呢!稍一止痛,我就學法、看師父講法錄像。洩瀉三天後,腹壁變軟一些,疼痛也減輕了一些。親戚朋友來看我,都說這怎麼行,一定要去醫院。我謝絕了親友的關心和好意,表示這是在消業,是我欠的債,不管哪生哪世都得還。當時妻子說我是傻子,命都不要了。但我的心像鐵一樣堅定,我信師父,相信大法。

我記得很清楚,那是消業的第五十五天,下午五點四十三分,我正坐在矮凳上用雙拳頂著上腹緩解疼痛,就在這一刻,我感覺自己的身體在變大,越來越大,突然我看到這個大身軀像一座大山,大山中一個極其頑固的巨大花崗岩一下就崩倒下去了。我胃上的疼痛立即消失。我驚喜的叫起來:「我好了!我好了!謝謝師父!謝謝師父!」

我馬上叫妻子幫忙,請她到小鎮上買點豬肉來,因為五十五天裏我只吃了兩斤粥,此刻飢腸轤轤,太想吃一頓肉香飯了。誰知她說:你成神仙了,還吃甚麼飯!我沒理會她,添上一斤米把飯煮著,自己快步跑到小鎮買了兩斤肉,回來一鍋燉,飯菜熟了,一掃狼煙,吃了個大舒服。從此,胃癌症狀煙消雲散。

從七樓墜下時

那是一九九八年秋天一天下午的五點多,天下著毛毛小雨,下班後我趕緊回家拿資料,到了四樓家門口,發現沒有了門鑰匙。晚上煉功點需要學法的資料,我要進不去拿資料就會耽誤大家學法。於是我上到七樓天頂,想從後面的陽台進去,我請我弟、我妹上到天頂,用三根鑼繫並攏在一起,一頭纏住我的右手,再請我弟拉著,我抓著鑼鎖下到四樓。可是當我人懸吊在空中時,發現水平距離陽台有一米七、八遠,根本無法悠過去。我弟把我往回拉,折騰半天,也沒能把我拉上去。我體重是168斤,被鑼鎖纏緊的手因越拉越緊,痛的幾乎要斷了,我弟在上面拉的也越來越吃力,他人已經移到雨棚上了,雨棚很薄,我人很重,他無法把我拉上去。

這時我很冷靜的想,這麼重的體重從七樓掉下,百分之百是死。但是雨棚不能承受兩個人的重量,如果雨棚一塌,那就是兩條人命,不能因為我而使兄弟一起墜下。在這緊急關頭,我求師父:師父,我現在掉下去命該絕這無話可說,但是我是真想修成的,一定要修煉圓滿跟師父回家。這時我放下了生死,堅定地說:弟,放手,鬆開手。弟也盡了力,手一鬆,我就掉下去了。妹看見我弟放手,大聲呼叫:我哥跌死了!我哥跌死了!

就在這萬分一秒之時,我看到有一塊長方形的、海綿似的東西,向我迎麵包來,一個比我大幾倍的人,用一雙巨手從我背後腋下伸進來,飄浮在空中的我,瞬間就像樹葉一樣飄向我家四樓的陽台,我輕輕穩穩地站在了陽台的欄牆上。我呼應著妹:我沒掉下去哦,我沒跌死哦,在這站著呢。我妹嚎哭:甚麼菩薩保祐你了,你站在哪裏?我喊著:師父救了我!快感謝師父吧!

消息一下傳開了,天頂上聚集了十七人,都在看,都在分析我沒有掉下去的原因,誰也解釋不出來,都說:這事真神。

此時我再看樓下,雙腳都抖動,好後怕哦!是師父又一次救了我的命。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