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南新學員:法輪大法改變了我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八月十五日】二零一二年一個同事送給了我一個光盤,標題叫《機緣》。我看後覺得法輪功很神奇,就向另一個法輪功學員要了一盤法輪功師父的教功錄像帶,自己跟著教功帶煉了起來。雖然是第一次學煉,身邊也沒人教,可是我一學就學會了,身體有種奇妙的「嗉嗉嗉」的感覺,很舒服。

煉功沒多久我突然發高燒、上吐下瀉。那時我自己煉功,不知道是師父給淨化身體,就去打吊針。回家後,兩個法輪功學員來我家看我,說我與大法有緣,剛開始煉師父就給我調整身體。她們還給了一個下載了師父講法的MP3。從那以後我就再也沒去過醫院也沒打過針了。

一天夜裏我正睡得很香,一個聲音在我耳邊喊:「為君開,煉功了!為君開,煉功了!」我醒過來一看是三點五十分。我很納悶,不知是咋回事。待和其他法輪功學員說了此事之後才知道:每天早晨的三點五十是全球法輪功學員統一煉功時間。我頓覺法輪大法的神奇和超常,原來是師父在叫我起來煉功呢!我更加堅定地修煉法輪大法。

開始我只煉一至四套功法,不煉第五套功法。一次我看見師父身穿黃袈裟坐在我家床頭盤腿打坐。我意識到我不能再偷懶了。從那天開始,我煉功就五套功法一步到位。

二零一三年八月份,我渾身起了很大的紅疙瘩,有點癢,想抓。可我忍住了,我想這都是好事。在我發正念時,能聞到從身上發出的一股燒糊的味道。結果兩三天後這些大紅疙瘩就消失了。

那年我還連續咳嗽了兩個月,咳的氣都喘不上來了,把尿都咳出來了。丈夫讓我去看醫生,我不去,我說是師父在給我淨化身體呢。不久咳嗽自然好了。

十一月份的一個深夜,我正睡著覺突然覺得腳開始發脹,爬起來一看,腳腫得像榔頭一樣,疼的去洗手間都得扶著牆走,蹲也蹲不下去了。我相信這是師父在給我淨化身體,沒當回事,就一直堅持學法。第二天照樣出門去做該做的事,結果看似嚴重的腿腫,第三天就全好了,腳再也不痛了。

我曾是一個性格很暴躁的人,很霸道,在家裏從不洗碗不做飯,別人說我一句,我有十句等著,家裏的事都是我說了算。我丈夫很怕我。

修煉法輪大法後,我按照「真、善、忍」這個標準要求自己,不但主動做飯,丈夫說我、罵我,我也忍了,再不回嘴。了解我的人都說:「以前是你老公伺候你,現在是你伺候你老公!」

我家在市裏的花鳥街開了一家店。以前凡在我家店門口擺攤的,我見著就攆,那些小商販們都怕我。修煉大法後,我再也不攆他們了,只要留出個能進出我店的路我都讓他們安心的擺攤。知道他們做點小生意討生活挺不容易的。

每天這些小商販們賣菜剩下的菜葉、垃圾,我都主動幫他們清理,每天都為他們掃垃圾,用水沖地。這要在修煉前,我不但不管,相反是我往門外扔垃圾,讓別人給我打掃。

有一次我在家剝豆殼,想往外扔,心想反正樓下有掃街的,讓他們掃。我就順勢往外扔。扔一個沒扔出去,掉在我跟前,再扔一個還掉在我跟前,怎麼扔都掉在我自己跟前。我突然反應過來:「我已經修大法了,不能再往外丟了。請師父原諒我,我等下就去掃。」自那之後無論在哪,我都不再亂丟亂放垃圾了,知道為別人和周圍環境著想了。

我自己曾買了一塊地皮,加上公公婆婆留下來的一點點,位置很不錯。我交了地稅,這就屬於我家的財產了。大家都知道城鎮地區的地皮很值錢,我那塊地皮還在一個小集市附近,生活也很方便,位置很好。我尋思著以後蓋一棟房子到時好回去養老。我丈夫的三弟看上了我這塊地皮,一直想要這塊地蓋房。這是我的財產,憑甚麼給他?我自己還想蓋房呢。我丈夫自然說不過我,就不敢再在我面前提這事了。

修煉大法後,以前這些在我看來丟了命也不能丟的利益,我都不再看重了,變的很淡泊。我對丈夫說:「這事就由你決定吧。我沒有意見。」

是法輪大法改變了我,感謝法輪大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