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學員:我要跟師父回家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七月二日】我是二零一二年得法的新學員。

晴天霹靂

二零一二年一月,我感覺身體不適,丈夫連拖帶拉的帶我去醫院,最後檢查確診為卵巢癌晚期並轉移到淋巴、腹腔、胸腔,並且胸腔內有大量積液,腹腔內還有一個小臉盆那樣大的腫瘤。醫生告訴丈夫,已經沒有治療的必要了,回家提高提高生活質量吧。

丈夫極度痛苦,六神無主。姐姐知道後,著急又很生氣,很嚴肅的跟我說:現在只有師父和大法能救你,你好好想想怎麼辦吧,想好了跪在師父面前求師父吧。

姐姐是一九九六年得法的大法弟子,曾經得過乳腺癌,得法後,一身的病全都好了。一九九八年底的時候,姐姐送我寶書《轉法輪》,我當時花了很長時間,才看完一遍《轉法輪》。知道這是一本叫人做好人的書,其他法理我也沒看出來,所以我只是有時在家裏煉煉功,也沒有堅持。不久迫害就開始了,我也就更加放鬆自己,姐姐每次看到我,都叫我要看書煉功,不要放鬆,可我根本聽不進去。整天只知道跟朋友和同事在外面吃啊、玩啊、穿啊,歌廳、洗腳房也去,把自己完全沉湎於常人之中,有的事情做的甚至還不如一個常人。我還在心裏嘲笑姐姐:你們整天忙甚麼?也不吃,也不玩的,活的有甚麼意思?

姐姐走後,我開始靜靜的思索著:以前的生活就像放電影一樣,一幕幕在我眼前展現。我忽然感覺在大自然面前,人真的很弱小,昨天還是活蹦亂跳的一個人,今天突然間就得了絕症。細細想想我這十多年來走過的路,原來覺得很充實很快樂的日子,其實就是在虛度人生。白白浪費了很多寶貴的時間,真的很後悔。於是我跪在師父的法像前,痛哭流涕。我跟師父說:對不起,師父,我從今以後,一定要好好學法修煉,我要跟師父回家,越哭越傷心,淚眼朦朧中,我抬頭看了一眼師父,發現師父的法像對著我在笑,我嚇了一跳,以為自己看錯了,擦了擦眼淚,又仔細看看師父,真的,師父真的在看著我笑,哇,我哭的更傷心了,我知道,師父沒有嫌棄我這個弟子,師父原諒我了,我又可以修煉了。

開始修煉

從那天開始,我每天早晨三點五十分起床煉功,六點發正念,然後給師父敬香。把餘下的大量時間用在學法上,師父的各地講法和新經文、《洪吟》等,看了八遍。《轉法輪》更是看過多遍。後來,姐姐又教會我上明慧網,我可以及時看到師父的新經文,看到同修的交流文章,看到世界各地大法弟子助師正法做的可歌可泣的事蹟。寫到這裏,我真心的謝謝明慧網這個交流平台,讓我能夠跟上師父的正法進程,在同修的修煉文章中,可以吸取很多的寶貴經驗。

就這樣,不知不覺中,我的身體好了,心情也變了,不再無緣無故的亂發脾氣了,丈夫看到我的變化,非常高興,也非常支持我修煉。

姐姐開始讓我參與做一些救人的事情,例如:郵寄真相信,發放真相資料等。姐姐有一次跟我說:師父曾經說過,資料點要遍地開花。我們也開個家庭小花吧。

就這樣,我們買來了打印機和刻錄機,在同修的幫助下,學會了刻錄神韻光盤和打印真相資料,我們做的資料力求精美,在數量上不要求多,需要多少,就做多少,自己做,自己發,不浪費資源。

在修煉和救人的同時,師父也給我顯現出很多神奇的事。例如:剛開始學法的時候,一次做夢中,師父鼓勵我,讓我看到了功柱,我爬上了功柱,功柱很低,還有點晃。我悟到:我修的還很低,並且還不穩。我能經常感覺到,學法中突然一股熱流從頭頂灌下來,知道師父在給我灌頂呢,非常舒服。還有一次,師父給我消業。修煉前,我有便秘的毛病,修煉後,有一次我連續十七天幾乎沒有大便,當時心態有點不穩,後來,也恢復正常了。

最讓我難忘的是,在師父的安排下,二零一三年二月,我去了美國看神韻演出,在現場,師父打開了我的天目,讓我看到了,我是隨師父一起下世正法的弟子,我非常激動。

摔倒

因為自己進入修煉後,一直比較順利,同修們在一起學法時,也經常會說:你悟的真好,新學員快趕上我們老學員了。我自己也感覺很好,樣樣順利。慢慢的各種執著心都起來了,膨脹的心也起來了,也看不上同修了,覺得自己甚麼都好,比別人強。例如:學法時,看到同修讀錯了,嘴上沒說,心裏卻有點看不慣;發正念時,看到同修迷糊、倒掌,心裏在想:她都修煉了那麼多年了,怎麼還那樣呢?同修在一起談體會時,看到他們說自己還有這個執著,那個執著,還在心裏笑他們呢;看到同修比自己悟的好,也不服氣,嫉妒心起來了也不知道;在單位吃飯時,同事們喜歡圍在我身邊,特別是男同事圍在身邊,我還挺高興,覺得自己人緣好,卻不知道是自己的色慾心起的作用;對兒子的情,更是讓我牽掛,還經常跟別人炫耀自己的兒子,有出息,顯示心也出來了;有一次賣房子時,怕吃虧上當,弄得自己吃不好,睡不好的;跟別人講真相時,經常講的是自己修煉大法後,做的如何如何好,其實是在證實自己而不是證實大法;單位有甚麼旅遊活動、朋友請吃飯,也都參加,不想落下。

因為我的這些執著心,都埋在心裏,我不說,誰也不知道,學法交流時,我只說自己做的好的,那些不好的執著都不說,聽到同修的表揚,沾沾自喜,名利心都起來了。殊不知,自己延續來的生命,是來修煉大法的,而不是過常人生活的。

師父看到危險已經向我走來,多次點化我。例如:有一次我打印救人的資料:「給有緣人的一封信時」,打印機打出的字,全是黃色的,那個黃色非常的難看,打出來的信根本不能發放。我一下子悟到,師父點化我,是我的色慾心太重;打印真相幣時,開始打不出字來,我就發正念,不許邪惡干擾我做救人的事,並且跟打印機溝通,發過正念後,十元的可以打出字,五元的錢,就是打不出字,我知道師父點化我,要我「悟」。有一次,一連兩天,在同一個地方,平地上,無緣無故摔倒兩次,我知道自己修煉中出現問題了,但是沒有找到問題的根本在哪裏。

二零一四年一月,我的身體開始出現了不好的症狀:乏力,胸口喘不過氣來,睡覺時,也喘不過來氣。我知道是舊勢力的干擾的迫害,我是修煉人,沒有病,我就發正念清除、解體舊勢力,不承認它。我怕丈夫擔心,瞞著他。可他還是發現了,非要拉我去醫院,我不肯去,我從法理上告訴丈夫,我不是病,是舊勢力的干擾的迫害,我不承認它。丈夫不修煉,不明白這個法理。看我不願意去醫院,認為我有病不肯去醫院,不理解,就找來了姐姐,和我要好的朋友,哀求他們來勸說我,我還是不肯去醫院。事情有點僵持在那裏。

一個大清早,一個遠方的同修忽然出現在姐姐家,姐姐喜出望外,趕忙向她介紹了我的情況,並把她帶到我家。我打開門見到同修的那一瞬間,立刻明白是師父的安排。是師父安排這個同修來幫助我來了。這是個老同修,法理非常清晰。首先我們在一起學法,然後我介紹了我的修煉情況,她們幫我分析、查找,除了我自己找到的這些執著心外,還有一個大的漏,是自心生魔的心。

由於害怕家人認為我們有病不去醫院,不理解我們,就跟丈夫去了醫院。丈夫看到我願意去醫院,非常高興。

跟師父回家

去醫院後,拍片檢查,胸腔有積液,連續五天,共抽出四千毫升血水。醫生跟丈夫說的情況很嚴重。我知道這是假相,我不承認它。但我也知道,這次舊勢力在把我往死裏拖。我回家跪在師父法像前,哭著跟師父說:「師父,弟子沒有修好,給舊勢力抓住把柄,去了醫院,給大法抹了黑,對不起師父。師父呀,我不怕死,但我不能死,我還有許多眾生沒有得救呢!我真的是想好好修的呀,真的是想跟師父回家啊。不管怎麼樣,我以後一定會聽師父的話,要更加精進,做好三件事,我一定要跟師父回家!」這時,我能感覺到我渾身的細胞動了一下。

同時,我花大量的時間學法、煉功,並時時用大法對照自己,看看自己的言行是否符合法。並加大發正念的力度,時時清除自己不敬師不敬法的思想業力,我把色慾心當作是蛆蟲,只要它一出來,我就滅掉它,把妒嫉心當作是黑蟲子,不要它。

很快,我就要求出院。丈夫看到我的身體變化,真的是欣喜若狂,他跟我說:大法真的太好了,你一定要好好修煉,不能懈怠啊!現在丈夫自己要求每天晚上跟我學一個半小時的法,有時間他就背《洪吟》。還經常晚上跟我一起出去貼真相資料。

隨著我學法的更加深入,對法理也明白的更加透徹。很多不好的執著心只要一冒出來,我就能意識到,然後發正念滅掉它。我現在又能按師父的要求,學法、發正念、救人,每天都投入到正法的洪流中。

謝謝師父,謝謝同修,也謝謝姐姐同修給予我的無私幫助。我沒甚麼可以報答的,只有聽師父的話,精進,精進,再精進!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