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了師父講法錄像 孩子的肺結核徹底痊癒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六月二十日】

看了師父的講法錄像 肺結核徹底好了

〔大陸來稿〕一九九六年,上高一的大兒子突然無故咳嗽,咳了一冬天,經常搞得整夜整夜不能睡覺。春天到了,只好請假去醫院檢查,結論是患肺結核。從醫院拿回來一大堆藥,有吃的、有輸液用的。

第二天兒子說,再也不輸液、不吃藥了,不治夜裏還能睡一會兒,輸液之後一夜都不能睡,反倒更厲害了!我說,俗話說「得病如山倒,祛病如抽絲」不能一下子就見效,別著急。可我怎麼說也無用,他死活也不輸液了。

那時我已經修煉法輪大法了。想到有人正在鄰居家看師父的講法錄像,就跟他說:你不想吃藥、輸液,那就煉煉法輪功吧。法輪功祛病健身有奇效。兒子說「好吧」。

第一次看師父講法錄像時,一個多小時他一聲也沒咳嗽。看完一講,夜裏就睡了一個安穩覺,一夜一聲沒咳。這可是多少個月來沒有過的。他馬上就要回學校去上課,我讓他暫時先不要住宿,白天去學校上課,晚上回家繼續看師父的講法錄像。

看完了師父的九講講法錄像後,他的肺結核症狀不見了,而且再也沒有出現過咳嗽之類的現象。他把醫院給的鏈黴素等藥退回醫院。

家裏的親人說以前病得那麼厲害,哪能這麼快就好了?再去醫院檢查檢查吧。他不去,說:「好了就是好了,查甚麼。」

等到上大學體檢時,他的肺部甚麼問題也沒有。

「吃了甚麼藥好的這麼快?」

〔河北大法弟子華子來稿〕我走入大法至今已有九個年頭了。

二零零三年夏季的一天,我感到身體的右側有些痛,晚上都痛得睡不著覺了。第二天到三院去檢查。結果出來後大夫說我患了乙肝,還不輕呢!我問大夫有甚麼好辦法?大夫說,有兩條路,一是住院治療;一是吃進口好藥維持治療。聽完大夫的話,我腦子就像開了鍋一樣,不知怎麼才好。就這樣懷著沉重的心情坐車回家。

一進家門妻子看我不對勁,問我:怎麼了?我說,乙肝病毒。這時,妻子的眼圈紅了,也沒說別的。妻子當時已修煉法輪功,只是沒有那麼精進,有時煉有時不煉。這時她就說了一句:「住院和吃好藥,哪來的錢啊?煉功吧,也許比住院和吃好藥對你的身體更有好處。」

當時我家的日子的確很艱難,也就剛剛能吃飽飯,沒有其它經濟來源,拿甚麼去看病啊?就跟她煉功吧!連著煉了四、五天,感覺肝部沒那麼痛了,心想這功法怎麼這麼神呢,才煉了四、五天就有好轉,那就接著煉。

煉了兩個多月後,為了證實煉功的效果,我就又去了醫院。檢查結果出來後,大夫問我:「你吃的是甚麼藥?已有抗體了,你怎麼好的這麼快啊?!」我說:「甚麼藥也沒吃,只是煉了法輪功。」大夫很吃驚,也沒有說別的。我拿著化驗結果,樂滋滋的回家了。妻子看到我的表情不禁笑了,聽我說了化驗結果,說:這是師父救了你。繼續煉吧,好好修吧!

這一修就是九年了。我的身體一直很好,既不需要一粒藥,也不需要再去見醫生了。想想自己的經歷,不知道該怎樣感謝師父!不好好修,真的是對不起慈悲的師父。

我扔掉了拄了二十年的雙拐

〔遼寧大法弟子福圓來稿〕二零零七年,我拄著雙柺走入了大法修煉。同年妻子也修煉了大法。

我們是抱著治病的目的開始修煉的,對法理理解膚淺,把《轉法輪》當成理論來學。功也煉,但五套功法只煉一、三、四套,二、五套對我這個殘疾人有一定難度,就沒煉。後來在老弟子的輔導、鼓勵下,不斷的學法,對法理有了初步的認識,特別在偉大師尊的點化下,我下決心克服一切困難,闖過各種關、難,心性有了很大提高,身體上就有了很大的變化──殘障的身體康復了!

我是因車禍致殘的。開始修煉時法理不清,自認為無法煉動功,也就只看書。之後又發生一次意外,傷到了右腿的股骨,於是成天當病養。孩子們不放心把我拉到醫院做CT。在做CT時,我的身體剛送進CT機,耳旁就有個聲音說:你來幹啥?沒有事,你走吧!當時我就明白是師父點化我。檢查結果說股骨正常。我當時想醫院治不了我的腿,我就相信師父了。

到家後我加強學法煉功,看到師父說:「你放不下那個心,你放不下那個病,我們甚麼都做不了,對你無能為力。」[1]但自己就是不悟,很難做到,還是當病養。師父看到我的狀態,就用小孫子的嘴來點化我說:「爺呀,你得憑你那顆心修。」

經過師父的多次點化,我決心把心放下,開始多學法,正常煉功,清除怕疼的心,師父說:「煉功人你老認為它是病,實際上你就是求了,你求得病,那病就能壓進去。」[1]我知道我必須得放下有病的那個執著心。有一天晚上我做了一個夢:師父把我的腿治好了,我喊著由西屋跑到東屋,身體像被甚麼叼起來似的。

醒來是個夢。但下床時我的雙腿真的能正常走路了!當時無比激動,馬上到師父的法像前敬香,感謝師父的慈悲救度!從此我就扔掉了雙柺。

另外還有幾種病如:肝囊腫,脂肪肝,膽息肉,心臟病等等,均相繼消失了。

零九年我的右腿股骨突然又出現疼痛現象,不能走路。我開始心裏害怕,後來心裏只想:我是李洪志大師的弟子,只走師父安排的路。其它安排都不要,都不承認。我到師父的法像前求師父加持:我的命是師父給的,走的是師父安排的路。於是鎮定自若。

我就開始背法,一直背到現在我仍然在背。背法的同時不斷的向內找自己的執著心,去執著心。就這樣經過一段艱苦的學法、煉功,我的右腿終於再次恢復正常。

是偉大慈悲的師尊使我走出了灰暗的人生,走過了生死大關。我和我的全家衷心的感謝師尊的慈悲和呵護!謝謝師父!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