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個植物人獲新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六月二十八日】從小我就生長在一個貧窮家庭,七歲時父親去世,丟下我和倆個姐姐倆個哥哥與體弱多病的母親,無經濟來源,生活非常困難,所以我只念了小學三年級就失學了。我十八歲那年,一天去上廁所,一瞬間突然得了一種怪病,大腦意識不清、頭脹、頭疼,整天整夜不能睡覺,整天精神恍惚,四處求醫問藥均無效果。

到十九歲那年,經人介紹嫁到我們鄰村的一家。本想成家了有男人的照顧,各種條件一定會好一些,結果是雪上加霜,男人整天抽煙喝酒,對我是想打就打,想罵就罵,根本不把我當人對待,使我的病情越來越重,幾乎到了發瘋地步。就這樣我每天在病痛中、在打罵中艱難度過。

後來我生了女兒,我想丈夫應該改變了,不但沒改,反而變本加厲地折磨我,由於我們家庭的惡劣環境,我的兩個女兒先後都夭折了,後來我抱養了一個女兒,生下了小兒子。在這幾年由於病情加重,身心受到嚴重摧殘,我經歷了三次瀕臨死亡狀態,不吃不喝、不會動、呼吸微弱、脈搏幾乎停止,我那個丈夫根本不管,但是每次我都能奇蹟般的活了下來。

病痛的折磨、失去孩子的痛苦、丈夫的毒打、我母親又撒手人寰,還要遭受別人的白眼,我真是在刀尖上生活,生不如死。我那時真是瘋瘋癲癲,醫生說我就是個植物人,沒有意識,沒有思維。男人見我這樣很厭棄我,非打即罵中把我逐出家門,我在神智不清的狀態中離家出走。

我身上沒有一點好的地方,眼睛看不清,身上長出一條條紅槓,頭腦不清、失眠健忘、喜怒無常,還有胃潰瘍、十二指腸潰瘍、鼻竇炎、口腔潰瘍的不能吃飯,還有婦科病等等。

我一直以撿垃圾維持生存,流浪到北京,碰到一位撿垃圾的好人說:「你病成這樣還撿垃圾。」出於同情給我介紹了他的親戚,叫我去當保姆。就這樣我結束了流浪生活。

我照顧的這位大叔是一位熱心腸人,是修煉法輪大法的。他給我介紹了大法的美好,並說:「你也修大法吧,你學了保證受益匪淺。」並且幫我學法,教我煉功。

就這樣我在九七年的八月份走上了大法修煉路。師尊多次給我清理身體,光從鼻子裏清除連膿帶血的髒東西就有十多次,一次從喉嚨裏咳出兩個像玻璃球的圓狀物。在我修煉不到半個月後,渾身疾病不翼而飛,睡覺香甜,原來連路都走不了的人,現在走路生風,騎車、走路,一般的年輕人都追不上。原來認識我的人,現在都不敢認了。

是慈悲的師父給了我第二次、第三次、第四次生命,我再次向師父叩頭了,「師父您好!謝謝師父!」

我現在每天的任務就是學法、煉功、發正念、講真相救世人,不論嚴寒酷暑,不論下雨下雪,真是風雨無阻,十多年都堅持在做,當好宇宙中最羨慕的生命─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