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法輪大法 病秧子變得精力充沛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六月二十二日】我從小體弱多病面黃肌瘦,家人叫我小病秧子,小學剛畢業就得了肺結核,從那以後小小年紀病都來了,坐著都心慌,心律不齊、心動過速、坐骨神經痛、腦神經痛、常年胃痛、腹脹、嚴重過敏性鼻炎,光是鼻炎就把我折騰的不得安寧,這鼻涕白天流晚上流、躺下睡覺也流,把鼻子用紙堵上,張嘴喘氣就從嘴裏往外流,還伴隨著打噴嚏流眼淚,眼睛也有病,淚管堵塞,兩眼角余肉紅紅的,癢的難受,手不離眼整天搓個不停,還有過敏性哮喘、低血糖。

結婚後這些病不但沒去,又增加了許多怪病。總覺得自己在這個世上是個多餘的,看誰都比我強,就是總想哭,早晨醒來沒等起床枕頭就哭濕一大片,自己也莫名其妙,又添了梅核氣,平日裏或吃飯、睡覺,總有個球在嗓子眼兒堵著。我拖著滿身是病的身子,熬過白天熬黑夜,也不知甚麼時候能熬到頭。

丈夫脾氣暴躁,我的脾氣也不好,婚後兩人說話就嗆,誰也不讓誰,大打、小打,老病沒去,又打了一身新病,整天看電視、找報紙,找能治我病的地方。丈夫在外沾花惹草的,氣得我不想吃,不想喝,胸口脹的滿滿的。大嫂說我:你這不成了氣肚子了嗎?這麼愛生氣。婆婆說:剛這麼年輕就這一身病,等到我這歲數你可咋辦哪。我說:我還沒到您這歲數就比您病還多。

丈夫整天罵我是掃帚精、喪門星,整天掛在嘴邊上罵,不順心就打,我經常被打得鼻青臉腫。我恨丈夫,不想活的心都有。這一肚子苦水加一身的病,整天全身無力,頭暈腦脹,去看病醫生給別人開的中藥都是三、四包,給我每次都是七大包,我家的頭號大藥鍋都盛不下一付藥量,乾脆用盆熬。有病亂投醫,只要聽說有治我這些病的地方不管多遠我都去。南邊的、北邊的中醫、西醫、偏方、一趟又一趟,拿回家的藥就別提多全了,也沒能治好我的病。丈夫說家裏的錢都讓我吃藥了。天天愁自己這身病,民間看仙的也去了幾家,點穴的、按穴的、推拿的、煙頭看病、香頭看病、燒紙、燒符等、還有茶葉水等都無濟於事。我和一個姐們說,誰能看好我的病,我衝南衝北給他磕響頭。

一九九七年夏天,我喜得法輪大法,先從別人那請來了《轉法輪》和《大圓滿法》,一晚上第一套功法的第一個動作都沒學煉完,就一趟一趟的往廁所跑,只要一抻就往廁所跑。就這樣一晚上也沒學煉完一個完整的動作。第二天跟同修說,他說:真好,那是師父給你淨化身體哪。那時我還不太懂這些,原來是好事啊。

我每天就愛看《轉法輪》,因為我看到書裏的字都是五顏六色的金光閃閃的,特別漂亮,越看越愛看,每天都看到後半夜,從書裏知道了人為甚麼來到世上,人活著的意義。就這樣,不知甚麼時候全身的病都飛走了,人也精神了,氣色也好了,心態也平和了,身心都得到了很大的變化,心裏豁亮極了,感覺不是從前的我了,就像重新又活了一次。

家人也都看到了我的神奇變化,都說:這法輪功真好!過去全家人就你身體差,五、六月份人家都穿裙子了你還穿棉褲,夏天出去頭上還包著圍巾。現在可好了,全家人就你是一個健康的人,沒病不吃藥,我們都不如你了。丈夫看到了我的身心巨大變化,無病一身輕,精氣神十足,他也開始煉法輪功,也在發生著身心的變化,家裏的氣氛也融洽了。

中共迫害法輪功之後,二零零一年冬天,我被當地警察綁架到看守所,遭到毒打,被灌藥,穿單薄的衣服被拖到外面凍。回到家人已經脫相了,家人都認不出我了。大嫂說:「這蓋上紙就能哭了。」意思是人不行了。婆婆說:「你們誰也不要管她煉功,有師父保護她,她死不了。」我通過學法煉功,幾天就恢復了健康。大家又一次見證了大法的奇蹟。

我現在五十多歲,每天上班,學法煉功,講真相,精力充沛,三十多歲的我都無法和現在的我比。是大法救了我。感謝慈悲偉大的師父給了我第二次生命。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