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路彌艱 信念彌堅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六月二十六日】如果沒有被迫退學,我今年本該讀大二第二學期了。

去年的這個時候,我在讀大一。有一天,我到學校門口去取快遞,順便帶上了一份法輪大法真相資料,打算送給那位快遞員。到校門口接了快遞,我就把資料給了他,並告訴他:看明白可以保平安的!

過兩天,我在宿舍接到一個陌生電話,對方是個中年男子的聲音,他問我:「是某某嗎?」我說不是,他略作驚訝,「啊?那你是誰?」我覺得挺奇怪,打錯電話了不是一般都會說聲對不起,打錯了嗎?第一次遇到打錯電話後還問對方是誰的,因為當時也有事,我只跟他說:「你打錯了」,就掛了電話。

幾個小時後,又有另一個陌生電話打來,也是個中年男子的聲音:「某某啊。」他叫道,我說:「你打錯了,我不是某某。」「你不是某某?!」他問,「我是某某的舅舅,那你叫甚麼名字啊?」一天之中遇到兩個打錯電話的陌生人,而且還都追問我是誰,我覺得有點蹊蹺,便回答他說:「我們也不認識,說了你也不知道啊。」就掛了。

到了第二天,我在課間再次接到了一個電話,這回是個同齡人的聲音。他問我是不是某學院的某某某,我說不是。他說他們老師讓他幫忙問到這個號碼的主人是哪個同學,就問我是哪個學院、幾班的。因為都是同校同學,就告訴他了,但沒說我的名字。過後這些事也沒有再去多想。

到第三天的上午,一個自稱某快遞的人打電話說我有個快遞放在學校保衛處了,叫我去取。我想,我也沒甚麼快遞要取了呀,是別人寄給我的?剛好有一位舍友在外面,我就打電話問他有沒有空幫忙拿一下快遞,他就去了。結果那邊硬是不讓舍友代取,一定要我本人去,還說了很多莫名其妙的理由。我想馬上中午十二點要發正念了(我在宿舍可以打坐,舍友都講過真相了),於是跟他說下午再去拿。

十二點正打坐發正念呢,班主任帶著一個沒見過的人來敲門了,說政保科的某某老師要找我談點事情,讓我跟他去他辦公室一下,班主任就走了。

到了他辦公室,還有一個人在那裏,他問我是某某同學吧,我說是的,然後他就拿出一個東西問我見沒見過,我一看,就是我拿給之前那個快遞員的資料,上面還寫了我的手機號碼。我一下子明白過來了,那位快遞員向學校舉報了我,而後來接到的一連串的陌生電話,就是他們為了套出我是誰而變換著手法打的,上午叫我去取快遞,也是騙人的,雖然我沒親自來,他們也從我舍友那裏問到了我的信息。我當時就告訴他們說,這份資料是我拿給一位快遞員的。

後來的事情大家可想而知了,那幾天見過的領導,比我在學校近一年中見過的領導還要多。七、八個校領導、院領導在一間會議室的大桌子旁圍著我,如臨大敵似的,給我扣了一大堆政治帽子,根本不容我與他們評理,還要我寫一份詳細的說明,其實就是「檢討」書,說看我的「認錯」態度怎樣再決定如何處理此事。

可能在許多人看來,那我就寫個「檢討」走個形式「認錯」應付一下不就完了嗎?可是我知道,事情絕不會這麼簡單的。共產黨這麼多年來迫害百姓的政治運動,多少人無錯被迫「認錯」後,還要一星期一彙報、一個月一小結、一年一總結,活得擔驚受怕,人權和人身自由遭到殘酷踐踏的?更何況,我給快遞員真相資料,告訴他事實真相,維護他的知情權,何錯之有?

古時孔子遭到叔孫武叔誹謗時,子貢義正辭嚴的捍衛自己的老師;當衛國大夫公孫朝向子貢提出「仲尼焉學」的懷疑時,子貢擲地有聲的為老師辯護。而今我作為一名法輪功弟子,身心受益於法輪大法,理應遵照師父「真、善、忍」的教誨來要求自己,怎能屈服於共產黨的淫威而寫不該寫的檢討呢?那樣豈不是違背了做人的標準和原則?更令法輪大法蒙冤,令那些被共產黨欺騙、操控著迫害大法弟子的人更加肆無忌憚的對大法犯罪。

我沒有按照那些領導的無理要求寫檢討,而是寫了我得法、走入修煉的經歷,如何受益的經歷,以及人們最不了解的法輪功真相。抱著一顆勸善之心,希望他們能認清真相,不要對法輪功犯罪。

一封電子郵件讓我走入大法修煉

這要從我上小學時說起了。我在小學五、六年級時就患有氣胸,隔三差五的病發時就會感覺胸很痛,彷彿痙攣一樣,呼吸困難。但由於持續時間不長,並且發病不是很頻繁,就沒有太重視。初中畢業後的暑假我到北京去走親戚,在北京發病開始頻繁起來了。親戚本想帶我去醫院治療,但由於各種原因,又沒去成。現在回想起來,好像這一切冥冥之中都有安排。

暑假結束後升入高一,有一天上網,很奇怪的家中基本沒用的outlook郵箱中收到一封陌生地址發來的郵件。沒想到那一天成為了我人生中的重大轉折點。那是一封講述法輪功真相的郵件。

因為自己喜歡獨立思考,但那時對法輪功的了解並不深,像天安門自焚等事件只是在思想政治教科書中看到,實際情況如何也沒有去多想。但對突破網絡封鎖(翻牆)很感興趣,於是按照那封郵件介紹的方法下載了自由門軟件,終於體會到從多年的局域網進入到真正的互聯網時是怎樣一種感覺了。

通過自由門查到了很多關於「自焚」、「萬人圍攻中南海」的錄像視頻資料,看到了「自焚」事件中的很多破綻和「圍攻」事件的現場實際情形,開始意識到這些惡性事件很可能都是共產黨為打壓法輪功做輿論支持而製造的扭曲事實的新聞。不過為了謹慎起見,我又去了國內各大視頻網站和中央電視台官方網站,想查查當時在新聞聯播和焦點訪談播出多次的「自焚」報導,對比看看。結果發現所有當時的錄象資料都找不到了,一個「自焚」的鏡頭也沒有,剩下的都是一些自說自話的採訪節目。這樣不是更說明了那些所謂的「罪證」都是共產黨的栽贓陷害嗎?

從那以後,我漸漸的又了解了更多法輪功的真相,法輪功的祛病健身功效與打壓前電視台、報紙的正面報導。而且還了解到諸如國家一級演員、著名男高音歌唱家關貴敏,中國前國家隊、亞洲十佳游泳運動員、現任韓國國家隊教練黃曉敏,一九九九年熱門電視劇《雍正王朝》中飾演弘時的演員姜光宇,「小娟&山谷裏的居民」樂隊前鼓手於宙(二零零八年被非法拘留並迫害致死)……等等眾多知名人士、各領域中的佼佼者都是法輪功學員。這使我對法輪功產生了濃厚的興趣,於是,我就在明慧網上找到了法輪功的書籍,因為所有電子書都是可以免費下載的,就一口氣下載了許多本。剛剛一本法輪功主要著作《轉法輪》看下來,我就已經完全清楚了為甚麼會有那麼多人、覆蓋各個階層領域的人、打壓前有超過一億人在學煉法輪功了(我本來就是有神論者,了解過很多實證科學彷彿一直逃避、無法解釋的事情。但仍然對神學和一些超自然現象有許多弄不懂的地方。可好在就算自己不懂、理解不了,我也沒有妄加判斷,一概視為不存在的、迷信的東西,而是懷著敬畏的心去對待這些人類科技尚沒法探索的未知領域。畢竟抱著這種心態,若有神,你不會因謗神而造業;若無神,你也一點損失都沒有)。因為看完《轉法輪》,我已深深折服於書中闡述的關於提高自身境界、心性層次的道理,並且自己從前對神學的疑問在書中都得到了解答。

從那時起,我也開始學煉法輪功,成為一名法輪大法弟子了。這裏要感謝慈悲偉大的師父,也要感謝當時發真相郵件到我們家來的法輪功弟子,如果沒有他(她)們通過各種途徑不辭辛勞的傳播真相和翻牆工具,我不知道會不會也被這個體制腐化,站在共產黨的隊伍裏,敵視這群在受難中仍為他人明白真相而付出的善良民眾呢!

必須一提的是,剛開始學煉法輪功的時候我還沒有意識到,直到一段時間過去之後我才突然發現,自己已經好長時間沒有再犯氣胸了。但是在當時跟別人說我氣胸好了人們還可能不相信,畢竟是要動手術做胸膜腔穿刺的病,不過現在,我提筆寫這篇文章之時,距我得法已經四年多過去了,我的氣胸已經四年多沒再犯了!以前剛聽說法輪功祛病健身的神奇功效的時候,老實說,自己並沒怎麼往心裏去,但當這種神奇發生在自己身上時,才真正認識到法輪大法所言不虛!弟子再次叩謝恩師!

被迫退學

很遺憾那些學校領導看了我寫的勸善信之後,沒有在善惡是非面前做出正確的選擇,而是在我不知情的情況下,把我父親從幾百公里外的家鄉叫來了,隨即勒令我退學,讓我父親簽字,並且威脅我如果不退學就將上報公安局。

就這樣,我被剝奪了受教育權。父親並沒有責罵我,而是一直安慰我。我想他雖然不煉法輪功,但對共產黨的邪惡還是心知肚明的,我煉功受益他也看在眼裏。我並沒做錯,共產黨對法輪功的造謠栽贓,對法輪功弟子的迫害,才是根本違法的。

退學回家的前一天晚上,我們班長在校外餐廳訂了位置,和同學們一起為我餞行,讓我非常感動。餐廳老闆單獨問我:「你是不是要退學?他們給你送行?」我說是。老闆說:「你人緣真好,我這幾年也接待了一些這樣的學生,來送行的同學從來沒有這次這麼多的,最多也就二十多人。」我們班六十三人來了大概四十多人。我經歷了人生中的一段艱難時期,就要告一段落了。

坐車回家的路上,望著車窗外的風景,我陷入了沉思。今後的路要怎麼走?我問自己。但我心裏沒有一絲後悔。回想起當初高考完填報志願的時候,對未來並沒有甚麼想法和目標,只是網上隨便一查就報了這個專業,學了之後感覺有點不適合自己,又沒興趣。但也沒多想,對未來不自覺的抱著走一步是一步的心態……

就這樣,思緒隨著窗外的風景不斷閃現、不斷變換。可能那是我有生以來第一次對未來如何在社會中生存,如何自立、從事甚麼這個問題進行如此長時間、徹底的思考了。

就在自己苦苦思索的時候,三個大字突然浮現在我的腦海──設計師。那一瞬間我全身的細胞好像都接收到了這三個字的信息興奮起來了,這正是可行的答案!我從小喜歡動手設計、製作些小玩意,比如用牙膏盒做一個電動貨車,不玩的時候還可以當收納盒用。再加上自己有一定的繪畫基礎,小學到高中經常為班級畫黑板報。所以就對「設計師」這個突如其來的想法,一下子充滿了信心。本來覺得沉重而漫長的歸途,就這樣變得輕鬆且轉眼就到家了。從那一刻起,自己不僅有了人生的大方向(法輪大法的指導),也找到在這方向上前行的一條合適的路了。正是塞翁失馬,焉知非福?

大法弟子的風範

還有一個小插曲值得一提。今年過年前,我曾在一家新開業的珠寶店一邊做銷售,一邊自學平面設計。和我一起進來的有兩個同事,一男一女,年齡都比我大。我們店長的管理方式不是很好,同事在背後經常抱怨。有一次我跟店長提了一個關於店裏活動的建議,結果被他沒好氣的說「你來當店長咯?」我就不說話了,也沒跟他爭。還有其它許多在同事看來受氣的事,我都儘量按照「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當作是幫助擴大自己的忍耐力和心性容量,沒有和他鬧矛盾。後來過了一個月左右,那個女同事調去其它分店了,隨後那個男同事也辭職了,沒有經過店長和經理的批准直接走了,剩下我和店長兩人。過了一段時間,我突然接到外婆住院的消息,於是跟店長提出了辭職申請。店長要我緩一緩,說等招到新人並帶新人上手後再讓我走,不然他一個人忙不過來,我答應了。就這樣又工作了半個多月(其間我跟店長講了法輪功真相,他很認同,對我也變的很好),招到三個新人,帶他們都熟悉工作後,我才辭職回家。

我要提的是,在我回家的前幾天,店長做業績提成表的時候,把他這個月的業績全部算給了我!雖然他是按全店業績提成的,但這事要放在之前,他肯定不會全給我的。這樣我的當月工資一下就多了一千五百多元。

我以前一直聽身邊的長輩說做人要尖、強勢才不容易吃虧,做好人、老實人就要被欺負。覺得他們說的不是道理,卻又找不到反駁的理由。經過這件事,我想可以說明了,我堅持不寫檢討而退學也一樣,堅守原則、做好人或許會吃虧、被欺負,但最終一定會收穫應有的福報的!

今年我們全家回老家過年,在老家找到一位大法弟子、同修,她給我們看了開在她家的一簇優曇婆羅花,我深受鼓舞,更加感受到能成為大法弟子是多麼的榮幸!優曇婆羅花是仙界極品之花,花莖細如髮絲,花形如鐘,白如雪,因其青白無俗豔,不需人間養分、在各種物質上都能生長,三千年一開,被尊為佛家花。《法華文句》中記載:「優曇花者,此言靈瑞。三千年一現,現則金輪王出。」《慧琳音義》中記載:「優曇婆羅花為祥瑞靈異之所感,乃天花,為世間所無。若如來下生、金輪王出現世間,以大福德力故,感得此花出現。」

寫到這,文章已近尾聲。能看到這裏的讀者不妨想一想,若佛經所言是真,優曇花開,金輪王下世普度眾生,人應該都有機會聽說他。那麼在眼下這個時期,哪個新興的佛家法門廣傳世界,為眾生所皆知呢?願人們都能衝破謊言,明辨善惡,在是與非之間,為自己乃至家人朋友,作出正確的選擇,有機會走入未來美好的新紀元。

在此拜謝師尊慈悲苦度之恩!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