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學員:我走進了大法修煉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五月三十日】我是二零一二年才開始修煉大法的,慈悲的師父並沒有落下我,在同修們無私幫助和鼓勵下,我現在一點點的走出人來,從法中一點點的提高、昇華。

得法的經歷

二零一二年七月份,前夫檢查身體發現患了胃癌已到晚期,隨即到武漢協和醫院住院開刀手術,在這期間,她妹妹對我說:「我哥這病與二嫂(前夫的弟媳)有很大關係。」聽了這話我才明白他們倆人有不正常男女關係。

當時我儘管有些生氣,但想到他已病入膏肓,時日不多,再說這也是家醜不宜宣揚,所以我不僅盡心服伺他,也沒對妯娌出言不遜,全當不知道此事,事實上在整個家族中,包括他年邁的母親都知道此事,唯有我一人蒙在鼓裏。

在他住院期間,我還在上班,一天他女兒來了,將電腦桌面及程序全部換掉,連招呼都沒打。當時我發自內心的生氣,覺得這家人欺人太甚!

儘管已到了下午三點鐘,我氣沖沖的到車站乘車去了他女兒家。親家公、親家母老倆口都是大法弟子,老人很熱情,端茶倒水,聽我發洩完了之後,就打開電視,放師父的廣州講法給我看,師父的講法讓我心情逐漸平靜。老人問我:看進去沒有?我說看進去了,腦袋裏沒有雜念了。凌晨三點多鐘,我也和他們一起煉功,睜著眼睛不時看他們的動作。

第二天我準備回家,臨行他們說:「你昨天剛來時臉色很不好,一副兇巴巴的樣子,今天氣色好多了。」我笑著說:「心情變好了很多,感覺輕鬆了不少。」下午我捧著他們送給我的《轉法輪》寶書、《廣州講法》及煉功音樂帶回家了,除白天上班外,晚上看書,也看《廣州講法》,還看師父的教功帶,邊看邊煉,這樣動作很快學會了。

一個冬天過去了,發現我原來每年的凍手現象好了,而且困惑十多年的眼睛乾澀、視物模糊症狀消失了,右腳小趾邊二公分長的裂口也不藥而癒了,就這樣我真正走入了大法,開始了修煉。在此衷心感謝師父的慈悲救度!

修自己 救世人

開始修煉後,我知道自己得法晚,請了全套大法書籍每天學,找到學法點參加集體學法,每天早晨三點多鐘起床晨煉從未間斷。我逐漸明白了發正念的重要性,對法的理解越來越深,知道遇事按「真善忍」規範自己了。

前夫去世後收到的禮金,他的子女、妹妹要分給我二萬七千元,我沒要,因為考慮他還有年邁的母親。在二零零七年他的弟媳找我借了一萬元錢,一直沒還。前夫去世後我問起此事,她回答還給哥哥了,這不是死無對證了嗎?我在他生前從未聽他說起還錢的事。他母親說知道這個錢肯定沒還,表示她要代還此錢。我想我是修大法的人了,過去的恩怨不計較了,師父說:「對常人的態度誤解不要計較,只為救人、救眾生,我想那個效果就能改變一切。」[1]想她們迷在人中,太可憐。我同前夫的妹妹一起去找過她兩次,想讓她「三退」,真心為她好。因為師父告誡我們:「所以不管你們在任何環境下、任何情況下遇到矛盾的時候,都要抱著一顆善良的心、慈悲的心對待一切問題。你要不能愛你的敵人,你就圓滿不了。」[2]

二零一三年十月份,前夫去世後,我開始了講真相勸「三退」,開始在出租車上給司機講,後來出去面對面的講,基本上每天都出去講,截至目前為止,我勸退了二千六百餘人,過程中去除了自己的怕心、愛面子的心、爭鬥心等等很多人心,心態逐漸平和了。

二零一四年夏天我還參與了手機語音電話等項目,明白了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不僅要修好自己,更重要的是要救度眾生,助師正法。

我是新學員,我會堅定的走師父安排的修煉路。學法、煉功、發正念、勸「三退」就是我每天的工作和任務。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曼哈頓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澳大利亞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