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美國得法是我的福分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五月六日】我今年五十四歲了,我於二零一三年九月一日抵達美國,活了大半輩子第一次出國。我和女兒有七年多沒見面了,身體消瘦,滿臉的皺紋,滿臉戾氣。那時,我身高一米六,體重還不到八十斤,我的行李箱裝有大半箱的中草藥和中成藥,是想來美國調養身體的。

到美國沒幾天,我女兒要我在網上看《轉法輪》,我當時心裏不理解她為甚麼要我看這些書,在中國是絕對禁止是不可以看的,自從一九九九年中共對法輪功迫害到現在,我在大陸看不到關於法輪功的書籍。每天女兒下班回到家,進門第一就問我,看了《轉法輪》嗎?我都是敷衍了事的應付她。我每次都是走馬觀花的看,就等於沒看。後來女兒還把我拖去參加集體學法,我也是不認真,還找理由不去學法。女兒還把我拖去參加早晨集體煉功,我也是喊冷,打坐就單盤,我就叫疼,找各種原因不去,為學法還和我女兒生氣,常常鬧得不愉快。

今年一月份,我女兒問我,神韻去某某市演出,需要人幫忙做飯。我心想不就是做飯嗎?就滿口答應。一月五日到了那裏,我為推廣神韻的大法弟子們做飯,空餘時間我就裝傳單,當時不知是做甚麼用的。只見大法弟子們每天早晨五點鐘大法的音樂一響,飛速的從床上爬起來奔出門,煉功。吃好早餐就出門推廣神韻,傍晚才看到他們拖著非常疲憊的身體回來,吃好晚餐,就學法,發正念,又煉功,一直到半夜才能睡。每天堅持著以法來嚴格要求對照自己。這震動了我,於是我也參加他們學法,學煉功動作和發正念。十八日我回到家,就和女兒每天學法,一起去煉功場煉功,參加集體學法,發正念了。我都認真了。女兒看到我得法了,天天都對著我笑,為我高興。

沒過幾天,到了二十九日我又去了另一個城市參與推廣神韻。深有感觸的是和當地的大法弟子們的交流上,有一位華人女同修,談到在發傳單時,遇到一位男士接了傳單後朝她臉上甩去。她的先生是一位美國人,上前對這位男士說:「兄弟,你真好,你把德給了我夫人了!」女同修說,要是在兩年前,我先生早就動手跟他幹起來。這就體現了師父說的「真、善、忍」。在這個城市推廣神韻的七天時間,看到了大法弟子們頂著風和雪,汗流浹背,爭著做,要讓更多的人看到神韻,救更多的人,不怕苦和累。這些都在我腦海裏,我受益很大。經歷這次推廣神韻之後,我反覆按師父說的:「如果人人都向內心去找,人人都想自己怎麼做好」[1]來要求我自己。特別是在做第五套功法,打坐雙盤到四十分鐘後,雙腳是麻、脹、痛,特別難忍,有好幾次我都堅持不下了,把腳放下來,有一次,打坐到四十分鐘又是難以忍受,我就默默地念師父的詩詞《洪吟》中的〈苦其心志 〉,一遍一遍地默默的讀著,一直堅持下來了。

後來我再次去第一個城市推廣神韻。每天白天,頂著烈日站在各種運動場和劇場的門前,早出晚歸的發傳單,不知辛苦,身心是喜悅的。特別是神韻演出期間,是沒日沒夜的,晚上看護神韻大巴車到第二天上午十一點多,沒怎麼休息,接著觀看下午二點的神韻演出,在該城演出了四場,我就看了三場,場場我都是精神百倍,熱烈鼓掌,一切疲勞和辛苦全都消除了。是師父給了我力量,讓我來美國得法。

我還參加了在國際機場對中國來的遊客講真相的項目。深有感觸的是四月十五日上午,我第二次去機場講真相。我和三位同修十點鐘趕到了機場的出口處,中國飛機航班還沒到,我手拿著講真相報紙,站在出口處等待著中國遊客出來,看到是中國人就上前拿給他們,有的看到報紙就搖頭拒絕,有的就躲開,一種害怕的神態推著行李快走,有的用惡狠狠的眼光瞪著我,從我手中的報紙邊走過,都拒絕我給他們的報紙。十一點多了,我才發了三份,心情開始低沉。就在這時,一起來的同修,可能是看出了我的情緒,她走到我身邊對我說,「發正念,清除一切邪惡干擾」,我馬上想起了師父說的「一正壓百邪」[1]的法理,發一份,我就發一個正念,很快,我就發出十幾份,而且,還有一位中國遊客,接到我手中報紙,還高興地說了「謝謝」;我非常高興他得到了這麼珍貴的,能救人生命的報紙。還有一位年輕的女士,還主動過來說;你是中國人,給我份報紙。我很高興的拿了一份給她。已接近下午一點了,我已發了十八份報紙,我非常感謝師父,使我體驗到正念的威力。

我得法後,我身體各方面都有巨大的變化,我現在的體重達到了九十斤以上,我帶來的一大堆藥,也不要吃了,臉上的皺紋少了很多,臉色也紅潤了,眼睛也明亮了,穿針不用戴老花鏡,能很快的穿過。而且還出現了像師父在《轉法輪》裏講的,來了例假。得到了身心受益。能在美國這麼好的條件得到這麼珍貴的法,真是師父給我的福份,我要認認真真地學好法,時時以法對照自己,感謝恩師讓我得到這麼珍貴的法輪大法,我一定要非常珍惜,也一定會珍惜,每天堅持做好三件事。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