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姐修大法身心受益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四月二十九日】我和三姐的緣份很深,三姐幫我帶女兒將近十年,近十年間三姐知道大法好,就是不肯修煉。她覺得我對大法太「執著」,她認為總是向內找,活著太累了,做不到。

我被邪黨迫害,從勞教所回家的第二天,三姐就和我交流,說孩子還小,問我能不能等到邪黨不迫害法輪功時再修煉,我當時修煉狀態不太好,沒有修出慈悲心,沒能夠從常人能理解的道理上給她講為甚麼要修煉,而是義正詞嚴的打斷三姐的話,告訴三姐以後別再提這個問題了,沒有可能。三姐當時怔怔的看著我,沒有說甚麼,我看到她的擔心和憂慮。現在回想起來很後悔,看似維護大法,其實並沒有將大法的美好傳遞給她,而是證實自己不會在各方面的壓力下屈服。

從勞教所回家後,邪黨花費大量資金,雇佣了兩個特務住在我家隔壁監視我。怕心始終沒有放下,我感覺自己做不好「三件事」,特別是講真相救度眾生,最後決定出國。基於安全考慮,除了我先生和女兒之外,我沒有告訴家裏其他親人。就在我決定出國後,剛回老家不久的三姐突然打電話說要過來。三姐過來的當天,恰好一個同修來我家,我們一起學法時,邀請三姐也學法,三姐才告訴我她這次過來就決定要修煉了,是為此而來。我挺高興,但是不知道她能不能堅持。

三姐只上過小學三年級,在常人中,由於生活環境的影響,形成了比較強勢的個性,也能夠吃苦。三姐讀法斷斷續續,很費勁,同修非常有耐心。晚上煉功抱輪時,三姐非常難受,一直堅持到要吐了,才跑到衛生間。這之後,三姐每天都五套功法一步到位,學不會的動作,自己夜裏起來反覆琢磨,第二天再問我。師父給她開天目,多次看到法輪旋轉。身上的各種病,師父逐個給她祛,她有各種狀態的體驗。

小時候,大姐給她掏耳朵時把耳朵掏聾了,長大後逐漸好些,還是有些聾,煉功時就感覺聾的那個耳朵癢,像是從裏往外流膿,還熱乎乎的,三姐悟性挺好,就忍住不撓,繼續煉功。其實在這個空間裏甚麼都沒有看到,之後耳朵徹底好了。三姐從小幹家務,做鞋、納鞋底,導致胳肢窩下面有幾個硬塊兒,有的像雞蛋大小,隨著煉功,硬塊兒變軟了,最後完全沒有了。

三十多年前,三姐做了乳腺手術,但乳房裏一直有硬塊,有時會很疼,現在一點都沒有了。二十多年前,三姐得了帶狀皰疹,導致這麼多年,後背總是疼,煉功時她明顯的感覺到法輪在她疼痛的半個後背反覆旋轉,幾個月後,徹底不疼了。三姐胃不好,吃多一點兒,或是油膩點兒就不消化,還有失眠的毛病,有時整夜睡不著覺,現在是能吃能睡。我女兒上小學一年級時,有一次從過街天橋上往下跑,三姐怕她摔倒,就使勁兒拽著她,把一條腿拉傷了,膝關節疼痛,不能走太多,並且越來越嚴重,最後去醫院看,說是長了骨刺,三姐不想做手術。最後聽說天津有一家老中醫,非常有名,在我被關押迫害期間,先生幾次托人給三姐從天津帶藥,頭幾次可以緩解,時間長了,效果也不明顯了,後來家裏人買進口藥物,其中有一種外用藥,就是治療類似三姐這種病的,當時用了幾次效果還不錯,時間長了,也沒有療效了,而且病情越來越嚴重,上樓很困難,平路也不能多走,去醫院檢查,拍了片子,半條腿的骨頭已經黑了。這次三姐修煉,我和三姐切磋,修煉就是修煉,放下治病的心,甚麼也不去想,無求自得。三姐說她不想這些,只是覺得心累,想要有個依托。覺得大法好,就想修煉,結果一切都發生了變化。

三姐現在無病一身輕,今年已經五十九週歲了,去一家銀行打掃衛生,一天到晚站著幹活兒,幾個打掃衛生的人,就三姐年齡最大,有比她小十多歲的人,但是看上去就她年輕,氣色最好,每天樂呵呵的,幹的活兒比別人多,還比別人輕鬆。三姐告訴我,從前年十月份開始修煉,到現在只有兩個晚上沒有煉功,都是因為我大哥喝醉酒,給她們打電話,兩次都折騰到後半夜,才落下的。我修煉都十四年了,煉功總是不能堅持的很好,比起剛得法的三姐,無比慚愧。我每次給三姐打電話,她也沒有怕心,電話裏說些修煉的事情,非常開心。

中共迫害法輪功十六年來,有多少人沒有被謊言欺騙,走進大法,身心受益。但願天下有緣人都能明辨是非、善惡,了解法輪大法真相,給自己一個美好的未來,千萬別被謊言矇蔽,仇視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