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學員:大法淨化了我的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六月十七日】我是一名修煉兩年多的新學員,雖然時間不長,一路走的也是磕磕絆絆,但是也有些神奇的經歷和心性提高的過程。我想如實的寫下來,以證實大法的超常與美好。

我妹妹以前有嚴重的口腔潰瘍和心臟疾患,多方醫治也未見好轉,後來她學煉法輪功後神奇的康復了。她也給我請來了《轉法輪》,還有一些大法的真相資料。因為當時江氏集團迫害的還很厲害,我沒有深入的了解,只是偶爾看了看書。記的那時我就有開天目的那種感覺,前額抽的緊緊的,感覺很不舒服,不知道是怎麼回事,也沒跟妹妹說。後來真相資料看的多了,知道妹妹為我好,我就帶上她給我的真相護身符,每天都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也做了「三退」(退出中共黨、團、隊)。

時隔六年後,妹妹又給我送來了一個mp3,讓我能經常聽裏面的師父講法錄音。

二零一二年底,我正式走入大法修煉。修煉後,我能按照「真善忍」的標準去做好人,通過不斷的學法,心性有了一定的提高。現在我不闖紅燈了,也不隨地吐痰了,在單位也不用公用電話聊天了,並且解決了一塊折磨了我好幾年的心病。

我在退休前,因單位不景氣,去了一家事業單位打工。這是政府對外服務的窗口,來來往往的人很多。一次我在打掃衛生時,撿到了一條金項鏈,當時我想:反正是撿來的,交了公還不知讓誰得了呢?有人找我就給他,沒人找我就拿回家。結果一上午都沒有人找,所以中午下班後我就心安理得的拿回家了。誰知道下午,本單位的一位職工竟然找我,問我撿沒撿到一條金項鏈?我真的很矛盾,心裏很想給他,可項鏈已經拿回家了,當時拿不出來,既怕他誤解我,又怕此事被傳開影響到我的聲譽和工作,最後我由於愛面子的心而違心的撒了謊。可是晚上我卻因為此事而失眠了。

第二天,我特意打電話叫來修大法的妹妹給我出主意應該怎麼辦?妹妹態度很堅決,讓我給人家送回去並賠禮道歉,還說如果我不好意思去送,她可以代為去送。我說:我的事還是我解決吧!但因我當時想法太多,怕當事人對我有不好的看法,怕同事們認為我貪財,怕領導知道後辭掉我──因我兒子上大學需要錢,我不願意失去這份工作,總之怕這怕那,導致最終沒有還給人家。

由於人的一念之差,這件事便成了我的一塊兒心病,折磨了我好幾年。直到修大法後我才知道我造了多大的業。我去原單位找那位職工,她已經調到別處去了。我千方百計打聽到她的下落,誰知她已經退了休,而我又不知道她的家住在哪兒,當我得知他們單位過年發放福利物品時,我寫了一封信連同金項鏈一起放在裏面,委託他們辦公室的人送還給了她。

妹妹知道此事後也為我的心性提高而感到高興,同時又囑咐我應該落實一下人家是否收到。我由於心情太急切了,也沒考慮那麼多,聽妹妹說完我又到他們單位辦公室,懇請他們告訴我當事人的電話。後經我妹妹打電話證實已經收到,並對我們表示感謝。

在此我再一次對那位曾經丟失項鏈的當事人表示深深的歉意!是大法讓我真正懂得了做人的道理,是大法歸正了我一切不正的行為,是大法淨化了我的心靈!

二零零二年,因我婆婆去世,為了照顧公公方便,我們搬到公公家同公公一起生活。因為公公的房子我們買了,可戶名仍然是公公的。我嘴上雖然不說,但心裏總覺得房子應該過戶在我丈夫的名下。讀了《轉法輪》,看到師父說:「是你的東西不丟,不是你的東西你也爭不來。」我明白了,我這是對利益的執著,作為一個修煉人就應該把利益看淡。明白了得與失的關係,我這顆心也徹底放下了。

通過一年多的學法、煉功,我的身體也發生了很大的變化,多年的頸椎病、心臟病都好了。以前一坐車就頭暈,修煉後不暈車了,能坐車到處走了。還有,每年春季,我的眼角膜都癢的很難受,雖然用了很多眼藥水,可是年年要犯,總也治不好。二零一三年春,我的過敏性結膜炎在沒有用任何藥物的情況下,徹底的好了。我體悟到法輪大法真的是超常的科學,祛病健身有奇效呀!

以上是我在修煉後的美好和神奇經歷。在億萬的修煉者中,我只是滄海一粟。我發自肺腑的告訴可貴的中國同胞,法輪大法是真正的科學,他是對人真正有益的功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