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學員:修大法 始悟人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七月十六日】我是一名走入大法修煉僅一年零兩個月的新學員,短短一年多的時間,我親身體驗了大法的種種神奇和超常,證實了大法的博大精深和師父講的都是千真萬確的,大法更是在短短的時間裏,從新塑造了一個全新的我,把我從一個有種種惡習的人變成了現在的賢妻良母。下面我向師父彙報一下我一年來的修煉經歷,並與同修們分享。

一、修大法 始悟人生

我能與大法結緣是源於我的親家母,她全家都修煉大法。記得那是在修煉前的二十多天,我身體很不舒服,高血壓、血糖高,我頭昏目眩,渾身無力,當時還有很嚴重的感冒,我就去輸了五天液,一點沒見好轉。沒辦法,我就去了一個大法弟子開的診所,問他我輸了這麼多天液沒見一點好轉,怎麼辦?他告訴我:「你去找你親家母去。」我當時很納悶,心想:她又不是醫生,我找她幹嘛?

可能是我的得法機緣到了,正好親家母聽說我病了就來看我。她讓我看師父的講法,我說這管用嗎?親家母說:「管用。」我半信半疑的跟著親家母去了她家。她先給我放「神韻」、「風雨天地行」等光盤,我當時看的時候鬧心,根本坐不住,甚麼也沒看進去,而且受黨文化及中共邪黨的謊言毒害,我當時根本不信。當晚就回家了。

第二天,親家母又來找我,讓我去聽師父講法,礙於情面,我跟著去了。結果聽師父講法時只聽了三、五分鐘我就睡著了,接下來的八講,我都是這樣一直在睡覺。但就是這樣的狀態,聽到第三講時,師父給我下了法輪,我當時就感到肚子裏有東西動來動去的,後來問同修才知道是法輪。在聽法的第四天我就不暈了,身體感覺好多了,我就把所有的藥都停了。

聽完第一遍師父講法後,我要求再聽一遍。聽第二遍時,雖然人還在睡覺,但耳朵卻聽的清清楚楚。第三天看師父講法時,突然腦袋裏「嘎巴、嘎巴」的響,聲音很大,就像是一塊堅硬的混凝土塊碎裂之後往下掉。這樣持續了有兩、三分鐘。我問親家母,才知道是師父在給我清理腦袋。

在聽師父講法大約二十天左右時,在師父講關於天目的問題時,我就感到我的天目部位有兩扇大門銧當一下關上了,還上了一把大鎖。我後來悟到是師父在給我修補,可能我的天目以前傷的很厲害。修煉一段時間師父才又給我的天目打開了。

我看了一遍《轉法輪》後,親家母教我煉功。一上來我就雙盤了二十分鐘。修煉了三、四個月左右,我就可以雙盤四十分鐘,半年左右突破了一個小時,現在已可以雙盤一個半小時,腿基本不痛。但剛開始煉功時,腿痛的簡直剜心透骨,但不管怎麼痛,我心裏就是有一個堅定的信念:疼折了我也不拿下來。有時師父會加持我,讓我定住了一樣,腿根本也拿不下來。

剛開始煉抱輪時,每當我累的快堅持不住時,就感覺法輪在我手指上給我調整,然後我就不累了。有時煉功時能看見師父穿著黃色的煉功服在我身邊,當我動作不準確時,師父會給我糾正,我這邊身體的表現就是煉功時手或胳膊等會動,直到動作調整到準確了為止。

一次我煉抱輪時,全身的脈都連成了一片。煉完抱輪,我一點都不累,非常美妙。煉功過程中,我的主元神還和師父到另外空間的大海邊去煉功了。

剛開始修煉不長時間,一次我打坐了四十多分鐘,入定了。師父帶我出去玩,我看見立體的大浪花,我在翻滾的浪尖上坐著煉功,還看到高大的竹子,我在竹葉上坐著煉功,還看到遼闊的大草原,美麗極了。還看到了另外空間美麗壯觀的亭台樓閣,我和十幾個人在裏面讀法,師父在我們身邊慈悲的看著我們微笑。和我一起讀法的幾個人中,就有我親家母和我身邊認識的一位同修,她們這時都穿著美麗的古裝衣服,都變成七、八歲小孩的模樣。這時的我顯現的是二十歲左右的模樣(現實中我五十歲),但在那個空間體型卻很小。我還衝破了兩層像花崗岩一樣的物質向上飛。

在我修煉三個多月時,有一個多星期的時間,我就感到我的頭、五臟六腑及身體裏面都是空空如也,甚麼也沒有,身體好像只剩下一張皮,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一天晚上在夢中,看見師父把一摞一摞的大法書往我整個身體裏面打。醒來我與同修切磋悟到,我應該多學法,身體裏只裝法。因為在此之前我只有《轉法輪》這本書,而且看的也很少,每天只看幾頁,其他大法書都沒有。悟到後沒幾天,恰巧就有同修給我拿來了很多師父在國外的講法。從那以後我就大量學法,到最近兩個月左右,我每天學法將近四個小時,煉兩個小時的功。

就在我學法很少、身體感到空空的那段時間之前,我看見在我的腰部有一個乾瘦乾瘦的手掌大的小孩,手裏始終攥著一根繩子,繩子是從上面下來的,我看不到這根繩子的頭,繩子上面寫著「真善忍、正念正行」。當我精進時,這個小孩也跟著精神起來了,當我不精進的時候,小孩也很乾枯萎靡不振的樣子。當我開始大量學法後,就再也看不到這個小孩了。

在修煉三、四個月左右時,一次打坐中看到師父是位白鬍子老人的形像,而我則變成了一個三、四歲小孩,爬到師父的肩頭上拽著師父的鬍子玩,當時心裏還很疑惑:這是師父嗎?我師父不是這樣的呀?就問:您是李洪志師父嗎?師父就捻著鬍子笑,我當時心裏就知道了是師父。

在我修煉五個多月時,由於悟性差,沒認識到殺生的嚴重性。一天我買了幾斤活鯽魚,把魚收拾好做熟了。當天晚上煉抱輪時,突然一條一條的死魚「啪啪」落在我面前,一會在我面前就堆了很多,而且這些魚都是被開膛破肚的,很慘的樣子。我當時還很疑惑,哪來的死魚呀?這時死魚就說話了:我疼著呢。它一說疼,我的鎖骨就跟著像針扎似的疼起來。我才悟到這是我今天殺的魚。

我和同修切磋,同修讓我和這些魚善解。在打坐時,我就和這些魚說善解,我一說完善解,就看到我正在結印的手心裏都是水,那些小魚在我的手心裏歡快的遊著,我一抬手這些魚都流入了大海。

還有一次我家裏鬧耗子,我就買了粘耗子的粘板,粘到一大一小兩個耗子,我就把它們扔了。打坐時,我看到了那兩個耗子很可憐的畏縮在一個小土坡上,我還看到了上次我善解的小魚還在很歡快的遊著。當時沒想到要和那兩隻耗子善解,在同修幫我寫稿時,和我切磋應該善解它們。

在修煉四、五個月時,有兩個和我一起煉功的同修,她們當時不知何故煉功的時候總是打嗝,影響我煉功,我很反感,煉完功後我就很不客氣的對這兩位同修說:「你們煉功老打嗝,影響別人,你們知道嗎?」還說了很多難聽的話。第二天抱輪時,師父法身對我說:「你是新學員,不應該以這樣的態度對待老弟子,即使她們有錯,你也不應該嘴巴不饒人的這樣說她們,你知道應該怎麼做了嗎?」我說:「師父,我錯了,我知道應該怎麼做了。」煉完功後我就去給那兩位同修賠禮道歉,同修也原諒了我。

修煉是嚴肅的,不時都會有考驗。前段時間我經歷了一次「不二法門」的嚴肅考驗。在我四、五歲時,那時還是文化大革命期間,我家旁邊住著一個白鬍子老頭,大人們都叫他老道,誰也不知道他從哪來的。一天在沒有任何人在的情況下,他突然在我面前從地上飛到牆上,又飛到房頂上。在這個過程中他一直用眼睛看著我,一句話沒說。那時我太小,也不知怎麼回事。在我上小學以後,那個老頭突然失蹤了,誰也不知他上哪去了。以後我再也沒見到他。直到我修煉大法五個月左右時,一天學法時,他突然飛進我的腦袋裏。在我打坐時,他又飛進我的腦中,讓我跟他走,收我當徒弟,我當時很堅決的回絕了他,我說:「我不會跟你走,我有師父,我就學大法。」他後來又來了兩、三次,每次都讓我跟他走,每次我都回絕了。

一次我心性守不住,和同修發生了很大的矛盾,竟然氣的讓同修把大法書和師父的法像拿走,說不學了。過後我悟到我錯了。我發自內心和師父說:「我甚麼心都不要,只留一顆慈悲心。」隨著我的這一念發出,我看見從我心裏分出很多枝杈,每一個杈上都是一顆黑糊糊的執著心,我一把都把它們揪過來,連根拔起,在手心裏一搓,這些執著心都成了粉末,我一吹甚麼都沒有了。從那以後我就發現我發生了一個質的變化。

在修煉中,師父還給我顯示了一些過去世轉生中的一些因緣關係,及和師父結緣的一些故事。例如,一次打坐中,我看到我今世的丈夫在某一世中不知何故正在瘋狂的毆打我,擰著我的胳膊,用腳使勁的踹我。顯現到今世就是被他擰過的這隻胳膊沒勁,往高處舉時伸不直,只能伸一半(學大法後徹底好了),而且今生我和丈夫總吵架,總是看不上他,原來都是有因緣關係的。

師父還給我顯現,在古代某一世中,那是一個古戰場,戰鬥非常慘烈,師父是我們的首領,我和六個勇士一起保護著師父,後來我被敵人砍了幾劍,倒地身亡。

二、修大法 脫胎換骨

修煉法輪功前,雖然我是女人,但抽煙、喝酒、跳舞、打麻將樣樣在行,一天兩包煙,抽了二十年,沒日沒夜的打麻將、推牌九、鬥地主……根本不管家,也不做家務,常年和丈夫吵架,關係鬧的很僵。

修煉後不長時間,我就把這些惡習都戒掉了,以前從來沒上過班的我開始上班了,也不再和丈夫吵架了,因為丈夫耳朵有點聾,我以前很看不上他,現在我善待丈夫,即使丈夫對我大吵大嚷,我也忍著不吱聲。我以前的高血壓、血糖高等疾病也徹底好了。以前所有了解我的人都很驚訝我的變化。

因為我的得法,丈夫和女兒也先後走入了大法修煉。丈夫以前得了腦梗,頭暈的甚麼也幹不了,還流口水,經常跑醫院,吃了很多藥,也不見效,修煉後都好了。

我原來有過一次婚姻,那時因脾氣不好,和前婆婆及大姑子經常吵架,積怨很深,根本不和婆婆來往,一提起對方都恨的咬牙。離婚之後更是有二十多年毫無來往。

女兒結婚之後,婆婆和大姑子想來看看我女兒,但擔心我不搭理她們,會很尷尬。我和同修切磋,同修說學大法了,一切都應該善解。開始我還有點怨恨心,思想裏想不通。後來我悟到我現在是大法弟子了,是應該化解一切恩怨。婆婆和大姑姐來的前一天,我就買了排骨、菜等東西做好了等她們來時吃。她們來的那天,在去和她們見面的路上我心裏就和師父說:請師父幫我,我一定要對她們慈悲。一進門,看到二十多年不見的婆婆已經衰老的不成樣子,大姑子也老了很多,不覺心裏很難受,對著婆婆叫了聲媽就抱著她哭了,婆婆和大姑子也哭了。婆婆說沒想到我變得這麼好。此後大姑子還有緣得了法。

婆婆走後過了一段時間,女兒要回去看望奶奶,親家母想去救度我的前夫及前婆婆等人,就隨著一起去了,婆婆一見面就和親家母說:「我真沒想到她(指我)能變得這麼好!」親家母說:「這都是大法的神奇,否則你們娘倆的怨恨不但這輩子解不開,下輩子也解不開。」婆婆拍著手說:「哎呦,我可真想不到,可了不得,做夢沒想到她能變得這麼好,你們師父真有本事!」

雖然我得法晚,但我不執著能否當上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只要大法需要我做的事我都會義無反顧的做好,更要在有限的時間裏把自己修好,抓緊時間救度眾生。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