胃癌晚期患者的見證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七月十六日】

起死回生的秘訣

〔山東濰坊大法新學員來稿〕人生有很多選擇,在我的生命即將走到盡頭的時刻,是「真、善、忍」大法讓身處絕境的我獲得了新生。我慶幸我的選擇,衷心的感謝李洪志師父的救命之恩。

我叫樹林,是一名船員,山東省濰坊人。二零零七年四月的一天,突然發現小便帶有血絲,第二天我就去醫院做CT檢查。檢查結果是:患膀胱癌。因發現的早,馬上做了切除手術。

術後經過化療和休養,感覺身體恢復的差不多了,我就上了船。

當時母親已經修煉法輪大法很多年了。這次查出癌症後她多次勸我學法煉功,修煉大法,我聽不進去,覺得自己已經好了,而且醫生也說只要控制好,一般在兩、三年內不復發就是徹底好了。

三年內我定期複檢,都正常,就以為徹底好了。母親勸我學法輪大法的事就更不放在心上了。

到了第四年年底,也就是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份,我下船到醫院做例行複檢,結果是晴天霹靂,當時我就懵了──不僅膀胱癌復發,還轉移到了淋巴,並且淋巴癌已經是晚期,淋巴腺裏已滿是腫瘤,已無法做手術。因怕當地醫院診斷有誤,抱著一絲希望去了北京。北京大醫院的診斷和當地醫院的結果一樣,人家不接收了,還說你就是留在這邊也是白浪費錢,還不如回當地醫院治療。這是我找了熟人的關係,醫生才跟我說了以上的實話。

回家緊接著是一系列的放療、化療,把這幾年所積攢的十幾萬元錢全花光了。身體也被折磨的極其虛弱,已沒有了抵抗力,一有點風吹草動就感冒發燒。

母親開始苦口婆心的勸我學法輪大法,她說只有師父和大法能救我。我想我都這樣了,沒有生的希望了,就抱著「有病亂投醫」的心態決定修煉法輪功,看看能否治我的病。

我按母親的建議首先放棄了化療,把李洪志師父的《轉法輪》這本書從頭到尾認真讀了一遍。這時就感覺身體不那麼虛弱了。接著我把藥停了,跟著母親一塊學法煉功。自此身體越來越好。

過了兩年,我的身體已經完全感覺不出異樣時,我又回到了船上工作。至今我的身體非常健康。

周圍知曉我的情況的無人不說「這真是個奇蹟!」

胃癌晚期患者的見證

〔遼寧本溪來稿〕看著眼前神清氣爽、吃甚麼甚麼香的文哥(化名),誰能想到半年前的他是個身患絕症、滴水不進,被醫院判了死刑的人呢?

文哥家在遼寧本溪,五十出頭,以在飯店打工為生。二零一三年四月份,文哥身體出現不適:經常胃痛、便血,還時不時的昏迷。文哥自己一個人過,生活本來就不寬裕,而醫院的費用又太高,所以每次一胃痛就吃幾片止痛片,以為養一段時間就會好。可他的身體卻漸漸消瘦下來,到了七月,已無法正常上班,只能在家靜養。

親人看到他的身體狀況很是擔憂,為了不讓文哥上火,親人出錢帶他到醫院做了全面檢查,最後經三家醫院(中醫院、中心醫院、本鋼總院)確診他患有胃癌晚期、強直性脊柱炎、雙腎結石,還有他自己知道的老毛病類風濕。醫生斷言,做手術下不了手術台,已無藥可治。

回家後滴水不進,手腳浮腫,生活不能自理。

文哥的母親是大法弟子,搬到他家來日夜照顧他,並告訴他只有法輪大法能救他的命。文哥以前也經常看法輪大法真相資料,相信裏面講的都是真的。但一到自己身上,想想自己過去是個天不怕地不怕啥事都敢幹的,再看看自己現在的身體狀況,還是猶豫,怕師父不管自己這種壞人,就對母親說:「師父要不嫌棄我就救救我。」

從那天起,文哥開始修煉了。母親白天給他念《轉法輪》,晚上和他一起聽李洪志師父的廣州講法錄音。

一週後文哥能坐起了。三個月後去複查,胃癌消失,連已經得了三十年的類風濕也好了。

文哥翻天覆地的變化令他的親朋好友嘖嘖稱奇,不再相信中共對法輪大法的造謠誹謗了。是啊!誰能將一個滴水不進、瀕死的人在幾十天內就能變成一個能蹦能跳、能吃能喝的人了呢?只有大法師父。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