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學員:師父給我新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九月六日】我是一名得法不久的新學員。家中母親、姥姥、大姨都是修煉十幾年的老學員,從家人得法起,我就見證了大法的美好與神奇。在九九年七二零大法遭受迫害期間,當時作為一名常人的我,也曾捍衛過大法,向身邊人講真相。或許是因為緣分還沒到吧,自己卻沒有真正走入修煉。

頑疾纏痛不欲生

二零一二年八月,我得了一種怪病,全身的神經,在沒有外界條件觸發的情況下,亂竄式的疼痛。起初十幾分鐘疼一次,持續不到一分鐘再換其它部位疼,後來就發展到間隔不到一分鐘就疼一次。我到處尋醫問藥,中西醫看遍了,有的醫生說沒見過這種怪病,有的醫生也是沒有把握地說,吃點藥試試吧。西藥吃了好多不起作用,中藥吃了幾十副也不見好轉。病急亂投醫,我又去試針刺拔罐,就是有用梅花針(七個針頭)在我身上某個穴位不停地紮,直到紮出幾百個針眼,再用高壓罐抽血,然後再換其它穴位紮和抽血,被扎的部位腫的像饃饃一樣不敢碰,可是病痛卻絲毫沒有改善。我們當地有個人說特別靈驗的「神婆」,對我也無能為力。

後來越來越嚴重,到十一月底的時候,已經發展到沒有間隔地痛,一處接一處,凡是有神經分布的地方都會疼。我時刻感覺有電在擊我神經,有針在刺我肌肉,有蟲子在咬我內臟。醫院對我的情況卻束手無策。那種不被人理解的疼痛難以表達,我每天就想吃安眠藥來麻醉自己,只有睡著了才不知道疼痛。

媽媽勸我快跟她一起修煉法輪大法。當時我還寄希望於這個現代的醫學。後來我自己上網查到兩個權威專家主編的有關神經痛的書籍,我急忙買到手自己研究,了解到我的情況屬於神經痛的一種──自發痛,現有的藥物不能消除疼痛感,只能緩解症狀,需要長期服藥,且副作用大。我吃了幾次書中推薦的藥後,雖然疼痛有所緩解,可我感覺天旋地轉,反應遲鈍。我想難道我一輩子就這樣了嗎?我才二十八歲,就要一輩子依賴於藥物嗎?病痛的折磨,幾度讓我失去生活的信心。

終於,我再一次拿起了《轉法輪》。當我看到「因為人在以前做過壞事而產生的業力才造成有病或者魔難。遭罪就是在還業債」時,我感慨自己很幸運能遇到大法,不然生生世世的業力輪報,何時是頭啊。我想修煉!我要返本歸真!這次我放下治病的執著,真正走入了修煉之路。

修大法奇蹟出現

我每天下班回家看師父的講法錄像,看到第五講時,我全身出現了重感冒的症狀,我堅持上班,回家後繼續聽法。到第六講時,我難受得想吐,不等我跑到衛生間就噴射狀地往外吐,非常猛烈。我踉踉蹌蹌回到講法前繼續聽法,幾分鐘後又開始噴射狀地吐,反反復復五、六次,吐得食道跟火燒似的,全身發冷、發抖,我仍堅持將法聽完。丈夫回家後見到我此症狀要給我吃感冒藥,我拒絕了,他見我態度堅決就發火了,他脾氣又大又倔,我知道一時之間跟他解釋是沒用的,於是假裝將藥服下,藏於舌頭底下,等丈夫離開後再將藥吐出來扔到床下。我堅信我一定沒事的。第二天早上起來,我感覺身體好多了,就堅持去上班,當天小午,感冒症狀消失了。我心裏激動,更加信師信法。

我每天讀法、煉功、修心,神經痛的症狀大有改善,到新年期間,已經好多了。一天,我的腸子痛得不敢動,下班回家痛得更厲害了,後來腎臟也一起疼,坐不了也躺不下。丈夫要送我去醫院,我堅決不去,僵持之下,他又開始發火。當時疼得我滿床打滾,我打電話叫來媽媽同修,媽媽來後,丈夫委屈地告狀,說我死倔不聽話。媽媽問我:你自己要是認為是病就去醫院,全憑你自己做主。我說:我沒事的,幫我勸勸他,不要讓他那麼激動了。媽媽勸了丈夫幾句後,他不再堅持將我送往醫院了。媽媽開始幫我發正念,清除舊勢力的干擾。我心想:如果是師父給我安排的消業,我承受,如果不是,我一概不承認,我只走師父給我安排的路。有師父管,我一定沒事的。到凌晨時,我漸漸睡著了。早上醒來,腎臟一點也不疼了,只有腸子還有點不舒服,但絲毫不影響上班了。

現在,神經痛的症狀已經全好了,長達六年的椎基底動脈供血不足導致的脖子僵硬、時常頭痛的毛病也痊癒了,我激動的感受到一身輕的感覺,我像一隻蛻變的蟬蛹,破繭重飛。

丈夫脫離「恐艾症」

得法前,我不僅身體上承受著病痛的折磨,精神上也是備受煎熬。丈夫本是一個心地善良之人,可三年前,突然性情大變,稍不如意,輕則跟我大發雷霆、連摔帶打,重則氣得呼吸困難、滿地打滾,甚至要輕生。無論我怎麼好言相勸都無濟於事。對他人他也是動不動就火冒三丈。每當他「犯病」,我都嚇得心驚肉跳,那種無奈、無助、無望,讓我想要逃避。我想過要離婚,可一想到當年丈夫有恩於我,就不忍心看他自生自滅。我不知如何是好,每天生活在痛苦之中,時常感歎活著真沒意思。

後來得知丈夫是患上「恐艾症」,進而引發了其它許多心理疾病。他每天都生活在恐懼中,百分之九十的精神都用來對抗害怕這種心理問題,沒有精力關心我和這個家,也容不得再有一點兒不順心,導致他變成這個樣子。可是丈夫拒絕看心理醫生,世間小道的說丈夫有「鬼」附體,「驅鬼」後,雖然有所好轉,但還是會犯,他再犯病時,雖然知道他不是故意對我這樣,可我還是怨恨他這樣折磨我,我常問自己這種日子甚麼時候是個頭啊?自己的命怎麼會這麼苦。

我修煉大法後,有一次因為心性沒守住,衝撞了丈夫對我的訓斥,他又開始氣得難以抑制,半夜不睡覺,呼吸困難,滿床打滾並喊叫,就像著了魔一樣。要是以前,我就會害怕和怨恨想逃避了。我想我現在是修煉人,對外人我尚且能做到慈悲寬容對待,何況丈夫是我的親人,他這個樣子也挺可憐的,我要救這個生命。我放下怨恨心,開始發正念,清除他背後操控他的魔性和他空間場不乾淨的邪惡生命和因素,發了近一個小時,丈夫漸漸恢復了正常,但又開始對我大聲訓斥,說我如何不對,整整訓了我半個小時,我一句嘴也沒有還,只是心平氣和地問他:「你訓夠了嗎?氣消了嗎?趕緊睡覺吧!已經凌晨一點多了。」丈夫躺在床上深深地舒了一口氣說:「是我錯了,我不該對你發那麼大的火。」

打那以後,丈夫再也沒有對我發過那麼大的火。他對我說:「現在我只要一害怕,就念法輪大法好,就沒那麼害怕了。而且你在我身邊時,我心裏就會好受點。」我相信一定是師父幫助他清理了不乾淨的東西,加之我修煉人有正的能量,才使丈夫這麼快恢復性情。

現在我身體健康、家庭幸福,這一切都是師父和大法賦予的,是師父和大法讓我重新找到生命的意義。每當想起這些,我都激動地忍不住想哭,就如歌詞所寫:千言萬語道不盡師恩浩蕩。弟子唯有更精進,惟願師尊笑。

這些是我修煉半年多以來的一些心得,寫出來一是為了表達對師父和大法的感恩,二是為了證實大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