訴狀中的人生故事(6)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九月一日】明慧此前連續登載了大慶法輪功學員「訴狀中的人生故事」,其中每一位法輪功學員的修煉故事都有一個共同的特點,就是很多醫院都不能治好的病,在修煉後沒多久就奇蹟般的痊癒了,今天我們登載的大慶兩位法輪功學員「訴狀中的人生故事」有點特殊,因為故事從頭至尾沒有講到身體上的變化,而這兩個故事卻很耐人尋味。

1、幸遇大法,讓我知道了生命的真諦,我看到了永恆的光明與希望

學齡前我就很愛讀書,一個人靜下來的時候,書中的很多情節總是在腦海中迴盪。上學後,接觸的人和事多了,我開始思考,人從哪裏來,將到哪裏去?那些關於外星人和另外空間的事是不是真的?世界上有沒有神的存在?生性善良的我,更是想不通人與人之間為何要彼此爭鬥和相互傾軋?

小學期間,由於接受的完全是無神論教育,逐漸兒時純真本性對神的追尋都在記憶中淡忘了。老師總是照本宣科──人是猴子進化來的,沒有前世來生,這個世界上也根本就沒有神的存在,那些神話故事都是愚昧無知的古人的猜想,這個社會就是名爭利鬥、適者生存。

上了初中,一次學校組織大家寫徵文。我寫了一篇歌頌祖國大好河山的詩,老師同學都說好,可老師找到我,要我必須加上歌頌「黨」的內容。當時我很不理解,雖然從兒時就被要求時時刻刻牢記「黨的恩情」,說實話我從來沒弄懂「黨」究竟是甚麼。儘管老師一再告訴我,在中國,國就是黨、黨就是國,但是,我還是無法接受這個很牽強荒謬的答案,因為我至少知道,國有五千歲,黨只幾十歲,因此我沒有改,原本應該獲獎的徵文被拿下了。

還有一次,英語老師請來一位外教,最後一天給大家每人一個機會,就是可以用英文向這位外教提一個問題。我用英文寫下了:「在你們的國家裏有一國兩制的現象嗎?您怎麼看待香港回歸中國後的一國兩制?」這的確是我當時非常困惑的問題。可是,問題沒等傳到外教那,就被英語老師扣下了,他說這種問題不可以問。

我有很多的疑問,包括世事,包括人生,卻無處得到答案,甚至被禁止詢問答案,我和幾乎所有的同學一樣,只能在頭腦中裝進老師給的固定、統一的標準答案。

上了重點高中後,離家在外住校,我逐漸看到了現實與理想上的差距,而高考結束後,發生在我身邊的兩件事讓我震驚於生命的脆弱,更讓我對生命的真諦產生了疑問。一是我下鋪、關係很不錯的女生在高考結束後突然暴病而死,二是我們年級公認的最聰明、最優秀,剛剛考取了一所名牌大學的男生,在家門外的馬路上被汽車撞死了。

上大學前的這個暑期,我先後找到了多種民間氣功,還去了某教教堂,甚至接受了所謂的洗禮,我想找到人生的真諦,但最終都是失望而歸,我看到那裏早已不是淨土,常人社會的名爭利鬥在那裏同樣上演。

直到有一天,我有幸遇到了法輪大法,徹底改變了我的人生觀念。記得頭一次去煉功點,在我推開房門的那一刻,我感到一股強大的能量流撲面而來,那是一種我從未體驗過的感覺,讓我刻骨銘心。

接下來,我有幸拜讀了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大師的著作《轉法輪》,我的內心震撼極了,以至於很長一段時間都控制不住自己,總是笑個不停,每天就像吃了蜜似的從心底到外的甜。許久以來壓在內心深處的疑惑都得到了解答,甚麼都明白了,我知道自己得到了真法真經。反過來再看人世間的是是非非,都已經了然於心,我對未來充滿了希望,知道自己應該怎樣生活了。

滿載希望來到異地開始了我的大學生活,每天功課之餘參加集體學法煉功,我和所有的法輪功學員一樣,用「真、善、忍」的原則要求自己,做好人、更好的人、有利於國家和社會的人,每當我遇到解不開的疑問,只要看師父的講法,就會找到答案。我學會了理解、包容,知道了做事首先應該想到別人,知道了在一點一滴中善待他人。

有一次,我剛買了一塊比較高級的洗臉皂,同寢室的一個女生藉口試試好不好用,就天天拿去用,我沒有和她計較。之後的一天,她從水房回來輕描淡寫的丟給我一句話:「香皂掉到儲水的大水箱裏,拿不出來了。」然後就跟沒事人似的躺在床上了,寢室的人都看著我,等著我責怪她,至少會對她這種無禮舉動發幾句牢騷,而我卻只是擔心的說:「哎呀,水箱裏的水是給大家飲用的,香皂不及時拿出來會對大家身體有害的。」寢室裏的人都很感慨,煉法輪功的人就是不一樣,即使自己的利益受到損失也還是先想到別人。

在法輪大法中修煉,我不僅身心輕鬆,我的智慧也在得到開啟,我入學僅四個月就以全年級最高分通過了全國大學英語四級考試,這在我校當時的歷史中尚屬首例,這也是我在修煉法輪大法前不可能做到的。

曾經,金錢、名利也帶給過我一時的享樂,而生活中諸多的不如意卻時時困擾著我,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也該隨波逐流、放縱人生;幸遇大法,讓我知道了生命的真諦,我看到了永恆的光明與希望,我更加珍惜人生,我不知道用甚麼樣的語言能夠表達對大法的感恩。

2、那些讓我百思而不得其解的諸多問題都有了答案

1997年,因為父親身體不好,患腦血栓,同學告訴我她父親原來身體也非常不好,上北京也沒看好病,回家上四樓得歇好幾歇;後來學了法輪功,身體恢復了健康。同學還和我講了修煉法輪功後發生在她父親身上的很神奇的幾件事,我當時覺得非常好,就想讓我父親也學這個功。

同學幫忙把大法書請來,我很好奇,就想先睹為快,我在極短的時間內就把《轉法輪》看了一遍,結果再也放不下了。

當時28歲的我對人生有著許多的困惑,生命的根源在哪裏?生存的意義是甚麼?出於生命本能的渴望,我內心一直在苦苦的尋求著。讀了《轉法輪》之後,那些讓我百思而不得其解的諸多問題都有了答案,結果父親沒有修煉,而我卻修煉了。

修煉法輪功後,我時時處處按照「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明顯感覺到思想境界的昇華,從法中我理解到不管別人對我怎麼樣,我都要對別人好,要心胸坦蕩,要無私無我,把世上的人都當作自己的親人對待。修煉法輪功,使我心靈獲得了很大的受益,我與親人、朋友、同事相處非常融洽和諧,他們都說我善良,是難得的好人。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