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里八村的鄉親為何都知道我?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九月五日】說起我現在的聲望,還得從我多病的身體說起。

藥簍子獲新生

由於婆婆過早的去世,我生下三個孩子月子裏沒人照料,身體受涼,肚里長出三塊磚頭大的東西,農村人叫寒疙瘩。每天在肚裏上下翻滾,疼痛難忍,經常咳嗽不停,中草藥成包成袋的往家取。熬的草藥湯還得趁熱喝,稍一涼喝下去,腹痛的在床上打滾,還會引起腹瀉。中藥服的多了,胃經常劇痛,疼起來如刀子割一般。後來關節經常痛,走路十分困難,走不一會就得蹲下歇歇,站起來得手按著地才能站起。後來,肚里長出許多像雞蛋大小的腫瘤,家人讓醫生做手術,醫生說不能手術,一做手術命很難保住。後來又患上了風濕病,每年春天草芽一發,頭上癢的撓不下。本來身體就弱,飲食上還得忌嘴,只能吃點清湯麵條,有時用個菜葉下鍋,吃後腹內就會劇痛。

疾病的折磨,使我骨瘦如柴,臉色蠟黃。丈夫四處求醫問藥,附近的大小醫院去了個遍,為給我看病弄得傾家蕩產,別人問起我的病情,他眼淚就像斷了線的珠子流了下來。一九九六年十一月,丈夫看我病情非常嚴重,就先炒一袋花生送給縣人民醫院一位技術比較高的醫生,然後找他給我看病。由於我身體極度虛弱,去的路上怕有生命危險,就叫我先在村醫療所掛幾瓶吊針再去。在村醫療室,醫生在我身上扎了許多處也沒紮住血管,連吊針都沒法掛了。醫生說:「算了,實在紮不上,你煉法輪功吧。你聽錄音機裏的煉功音樂,是前邊這一家正在煉功。聽說這個功效果很不錯。」當天下午,我就抱著試試看的想法走到這個街坊家去了。

說起來真是神奇,大概煉了有二十天左右,我的身體一天天日漸好轉,全身輕鬆,病狀很快消失,精神煥發,身體一天比一天胖,簡直幸福極了,那種無病一身輕的愉悅無法言表,十多種疾病不翼而飛。從此一家人萬分感激李洪志師父的救度之恩,非常支持我修煉法輪功。

公公誇俺是好媳婦

二零零四年,公公突然得病,臥床不起,生活不能自理。我想:公公有病了,我作為一個修煉人,應該聽師父的話,按「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與人為善,做事先考慮別人。於是,我主動承擔起照料公公的事。每天去給公公做合口的飯菜,端到床邊。公公大小便解到床上,我一點也不嫌棄給他擦洗。公公非常不好意思,很難為情。我說:「大(方言,爸),我學大法了,李老師叫俺做個好人,看你病成這樣,我不忍心讓你受罪,我會把你照顧好的。」我把公公換下的髒衣服、髒墊布每次都洗的乾乾淨淨。說實話,若不是我學了法輪功,就是自己的親生父親,我也做不到這樣。有一次,婆妹來瞧他大,倚著門框不進屋,看著換下來的髒衣服、墊布,連手都不願意伸。我一直把公公陪護到臨終。公公生前逢人就說:「俺媳婦真孝順,比自己親閨女都待我好。」

以前我患病,時間長,又是個少見的怪病,整天像個活死人,所以很多人都知道我。一修煉病就好了,在當地引起的反響可想而知。

中共迫害法輪功,鄉親們都知道我修煉前後的情況,所以很多村民根本就不相信中共的誣陷。我對公公悉心照顧,在當地的影響也非常大。現在的農村,不孝敬父母的太多了,哪有像我這樣對待公公的!其它村有很多人都知道我是俺村最好的媳婦。一些上了年紀的人,見到我都很尊重。大家都知道我修煉法輪功,都知道法輪功是教人做好人的。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