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學員:師父管我了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九月五日】我在二零一二年八月被檢查出患乳腺癌,在十天內做了二次手術,術後進行六次化療和二十五次放療,然後就進入將要長達十年的防止乳腺癌復發的治療期:每天起床的第一件事是吃一粒藥(四十五元/粒);每過二十八天要住院往肚皮上打一針(每針二千二百三十元)。沉重的醫療費用讓我難以承擔,打針吃藥也帶來了副作用:膝關節、手指關節疼痛不已。

自生病後我常常問自己:為甚麼我會得乳腺癌、我為甚麼活著、如何生活下去等等問題。我丈夫修煉法輪功。我在他和修煉大法的鄰居的引導下,先看了《絕處逢生》這本大法弟子的修煉經歷,看了《九評共產黨》和《我們告訴未來》等錄像。二零一四年九月,我正式走入大法修煉,成為一名大法弟子。

師父管我了

我修煉大法不到一個月,從二零一四年九月三十日至十月六日,我連續消業兩次,消業雖然辛苦,但是我非常的興奮與激動,因為我知道師父管我了。十月九日我起床時感覺關節不痛了(以前每天清晨起床前因關節疼痛,我需要活動一陣才能起床),此後爬樓梯關節也不痛,我馬上與丈夫分享我的感覺,開心極了,此後我的身體一天比一天好,精神狀態也一天比一天好,單位的同事見我都說我氣色很好。

因在決定修煉大法前我就預約了住院時間(每月住院打肚皮針,需要預先訂購藥品),快到住院時間的幾天裏,我十分猶豫:我修煉大法了,沒病了不需住院,可是不如約住院,醫生會因為我而扣獎金的,若我住院,師父會不會不要我了?最後我決定如約住院,然後把藥品領回家寄給以前的病友用。

住院當天,醫護人員按照規定給我抽血進行例行檢查,平時一針就行,這次換兩個護士都不行,換護士長來了也不行,我腦海裏猛然出現師父講的:「我們有個學員到醫院把針頭給人家打彎了好幾個,最後那一管藥都哧出去了,也沒扎進去。他明白了:哎喲,我是煉功人哪,我不打針了。他才想起來不打針了。」[1]我立即在心中默默地跟師尊講:我堅修大法,我是大法弟子,我不是來看病的,只是來完成以前的約定而已。剛跟師尊念叨完畢,護士長就把血給抽出來了。

求救師父化險為夷

七月二十日,我到貴州山區兒媳外婆家做客,我帶了三張神韻光碟和三張翻牆軟件及幾張不乾貼,準備在講真相時用,因親戚家地處貴州山區,村民們都沒有電腦,我在給一位大學生講真相時送了一張神韻光碟和一張翻牆軟件給他,剩餘的就仍放在行李包內。

二十三日,我坐飛機返回家。在過安檢時被一個安檢人員攔住,問我是否帶有其它物品,一個安檢人員對著電腦屏幕指指點點的,我答道沒有。他又問我:你有沒有帶書本一類的東西?此時我才驚覺起來,想起我在一本英語書中夾放了光碟和不乾貼。我馬上就開始發慌,腿發軟。

安檢人員要我把行李包中的物品逐一拿出來檢查。我一邊慢慢地拿出行李包中的物品,腦袋一邊飛快在轉,想如果發現包中光碟把我抓起來,一家老小可怎麼辦?此時,「正念正行」四個字在我腦海出現,我馬上發正念:清除安檢人員背後的黑手爛鬼,清除候機場中迫害大法的邪惡。

緊跟著我又想起平時在隨身聽裏聽到的同修心得交流中講在危險時刻喊師父的例子,馬上就在心中喊:師父,請師父救我。一喊完,原來在電腦屏幕前指指點點的安檢人員就對我說:沒事,你可以去候機室了。我心裏不停地說:謝謝師父!謝謝師父!在師尊的慈悲呵護下我平安地回到家中。

註﹕
[1]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李洪志師父經文:《澳大利亞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