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秋謝師恩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九月二十六日】在這中秋佳節來臨之際,大法弟子們懷著崇敬感恩的心,恭祝師尊中秋快樂!

在我生命的長河中,許多事情會隨著時間的流逝而淡忘。唯有與師尊在一起的日子,將成為我生命中不可磨滅的永恆而珍貴的記憶。

那是一九九三年的秋天,在紅塵的拼搏中,使我身心都到了崩潰的邊緣。病魔使我痛不欲生,前程無望使我看破紅塵。想死又放不下上有老下有小的責任,想出家廟裏又不收。於是我找到一位精通周易的人算命。當他得知我想出家時,說:「你不要出家,不久將有高師點化你。」我急切的問:「我的高師在哪裏?」他說:「在東北。」我決心要找到我的高師。

一個月以後,一個看似偶然的機會,別人給了我兩張李大師的氣功報告會的門票,我和母親去了。於是,聖緣接上了。聽講座時,師父叫我們伸出一隻手來,給每個人的手心打個法輪感受一下。當我看到手心的皮肉都鼓起來一圈一圈的轉動,我興奮的喊道:「媽,這個功是真的,我要學這個功。」

一九九三年九月十二日是我終生難忘的日子。我參加了我地的第一期法輪功學習班,從此我走上了修煉之路。在師父洪大慈悲的呵護和引領下,我磕磕絆絆的走過了風雨兼程的二十二年。

八天的班, 十堂課,我沐浴在佛恩浩蕩中。身心淨化了,明白了人生的真諦,了悟了生命的歸宿。那種絕處逢生、脫胎換骨、重生後的喜悅,使我沉浸在幸福和快樂中。讓我在修煉的路上精進不停。

難忘與師尊在一起的寶貴時光,難忘師尊的諄諄教誨,難忘師尊的慈悲救度,難忘師尊將真我從沉睡中喚醒。記得在師尊的傳法班上,有一瞬間,師父的目光與我的目光相遇,忽然,我看到師父的眼睛一亮,猛然間,我的渾身一震,一種從未有過的震撼從我心靈深處迸發而出。一個強音在我的空間中迴盪──我終於找到師父了!我身體的所有細胞、所有粒子都在興奮,在歡呼、雀躍。一種幸福、愉悅、美妙、殊勝、莊嚴、神聖、奇異、似曾相識的感覺將我濃濃的包融住、包融住。那一刻,時間好像停止了,被定格在這種氛圍中,靜靜的,靜靜的,成為了永恆……永恆的記憶,永恆的懷念。

最難忘師尊離開我們的那一幕。這一晚是師尊這一期傳法班的最後一堂課。下課後師尊馬上就要乘坐當晚的火車到下一個城市去,第二天那裏還要開課。師尊解答完問題後,幾個學員上台發言,感謝師尊的慈悲救度。最後一位學員聲淚俱下的講述著:她是一個穿著鋼背心的一級殘廢病人,痛苦不堪,生不如死。在學習班期間,師父單獨給她調理了兩次身體,現在脫下了鋼背心成了健康的人。她說她很困難,是借錢來參加學習班的。師尊當時讓跟隨他的弟子把五十元學費退還給她。學員不收,哭著說:「我不要,退給我,我就不是師父的弟子了。我要做師父的弟子……」師父只好說那就收一半吧。學員堅決不要。是啊,師父給予我們的又豈是用金錢能夠衡量的了的。這場景,使每一位在場的人都感動的淚如泉湧,多麼慈悲偉大的師父啊!真是「師徒不講情 佛恩化天地」[1]。所有人的心都在這佛恩浩蕩中感動著,震撼著,淨化著,昇華著。任由淚水默默的流淌……也許普天的神都為這一幕落淚吧。

突然,一個強烈的願望───我要跟師父握手。於是,我提前來到禮堂中間的過道,等著師父經過。師父要離開了。在沸騰的空氣中,在持久而雷鳴般的掌聲中,學員們依依不捨的簇擁著師父往外走。大家搶著跟師父握手道別。終於,我握住了師父柔軟而溫暖的手。瞬間,一股暖流通透全身。強大的能量場將我罩住。那一刻,思想中空空如也,沒有任何雜念,身心被淨化的好像不在這個空間,一種超然入仙的感覺。這是人類任何語言都無法形容的。連說句謝謝的話的都想不起來。是啊,大恩不言謝!這再造之恩又豈是人間的語言能表達得了的……

每當想起這些,我都淚流滿面。真是師恩浩蕩師恩重,弟子無以回報,唯有精進再精進。

最後,我用一首歌曲來表達對師尊的感恩之心:

雙手合十

百靈鳥在風中歌唱
睡夢中又重回您身旁
幸福的時刻無需要語言
雙手合十在胸前
霞光萬丈映蒼穹
無量眾生笑開顏
幸福的時刻無需要語言
雙手合十在胸前
感恩的心在跳動
雙手化出一片片彩虹
五彩祥雲布滿了蒼穹
天高地厚雙手合十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師徒恩〉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