延邊弟子念師恩(上)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七月二十五日】延邊朝鮮族自治州是吉林省下轄的一個少數民族自治州,簡稱延邊州或延邊。延邊位於吉林省東部的中朝邊境,是中國最大的朝鮮族聚集地,轄區面積四萬三千多平方公里,人口超過二百萬。延邊州首府為延吉市,此外還包括龍井市、和龍市、敦化市、安圖縣、汪清縣、琿春市、圖們市等轄區。

據已發掘的新石器時代出土文物及兩千年前的史書記載,早在新石器時代,中華朝鮮族就在這塊土地上繁衍生息。而延邊被認為是一塊寶地,不僅因為其悠久的歷史,還有地域、氣候上的優勢以及豐富的物產資源,最重要的是這裏承接著萬古流傳的聖緣,使這塊土地變的如此與眾不同!

一九九七年,韓國清溪寺首次出現了傳說中「三千年一現」的奇花──優曇婆羅花。而後的幾年間,韓國多家寺院也都出現了優曇婆羅花開的現象。據佛經記載,優曇婆羅花每三千年開花一次,這種花的出現意味著有轉輪聖王要來世間傳法度人。十幾年來,這種佛國聖花正在世界各地競相綻放。

延邊地區也多次出現了這種優曇婆羅花,花莖細如髮絲,花瓣潔白似雪,很多世人都親眼目睹了奇花的風采。二零一零年八月下旬,延吉市盛開了幾簇優曇婆羅花。這些花有的開在水泥地上,有的開在鋼管上、鐵絲上,也有的開在西紅柿上、黃瓜藤上。(見下圖)

聖潔的優曇婆羅花在延吉市綻放,這已不是第一次。而時間追溯到一九九四年的八月二十日至二十七日,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師父親臨延邊朝鮮族自治州首府延吉市,舉辦了十堂課的「延吉傳法班」,從此將宇宙大法帶給了延邊眾生。對照近年來延邊大地婆羅花開現象,「神將要回來」的傳說已不再陌生和遙遠。

師尊親臨傳大法

法輪功也稱法輪大法,是由李洪志先生於一九九二年五月傳出的佛家上乘修煉大法,以宇宙最高特性「真、善、忍」為根本指導,按照宇宙演化原理而修煉。經億萬人的修煉實踐證明,李洪志先生所傳的法輪大法是大法大道,把真正修煉的人帶到高層次的同時,對穩定社會、提高人們的身體素質和道德水準,也起到了不可估量的正面作用。

法輪大法在中國曾獲多項褒獎與讚譽。在一九九三年北京東方健康博覽會上,李洪志先生榮獲博覽會最高獎項「邊緣科學進步獎」和大會「特別金獎」,以及「受群眾歡迎氣功師」稱號。多年來,李洪志先生和法輪大法因對人類身心健康作出的傑出貢獻,獲各國褒獎、支持議案和信函三千多項。法輪大法至今已洪傳世界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受到世界人民的喜愛和尊敬,法輪功書籍被譯成四十多種語言,在全球出版發行。

圖為傳法班結束後師尊親自授給延吉各煉功點的法輪旗
圖為傳法班結束後師尊親自授給延吉各煉功點的法輪旗

法輪大法延吉傳法班於一九九四年八月二十日開班,地點在延吉體育館,參加人數近四千人。學員來自全國各地,有的是從遙遠的廣州甚至從新疆來的,有些學員是跟了好幾個班的,其中年齡小的剛滿週歲,年紀大的已近古稀。師尊講課時會場靜的地上掉一根針都聽得見,只要師尊在場,從不用維持秩序,全場鴉雀無聲。八月份的延吉還是酷暑天氣,十分炎熱,幾天的課下來,師尊沒喝過一口水,沒擦過一次汗。每堂課結束後,師尊都親自教功,為大家做示範動作,最後一堂課師尊專門為學員解答問題。

圖為當年延吉傳法班的學員證和入場門票
圖為當年延吉傳法班的學員證和入場門票

師尊的講法班收費在全國氣功門派辦班收費中是最低的,十講課僅四十三元,而且老學員只收半費。其他氣功師辦班十天左右的課要收八十~二百元,有些甚至更高。聽課期間,總有粗心的學員掉了金戒指、金項鏈的,甚至還有掉現金的等等,卻沒有一個真丟的,學員們拾到後都交到師尊那裏,等大家去認領。

傳法期間,師尊親臨延吉市各煉功點,並給弟子們買了錄音機。傳法班結束時,慈悲的師尊將這次辦班的收入七千元現金,全都捐贈給了延邊紅十字會。因為那一年夏天延吉遭遇了水災,師尊在生活費很緊的情況下還惦記著延邊的眾生,把所有的收入都贈給了受災的延吉百姓。講法結束後,全國各地的大法弟子向慈悲偉大的師尊敬獻花籃和錦旗,朝鮮族學員則穿上鮮豔的民族盛裝,以最隆重的禮節表達對師尊的感恩。師尊始終面帶微笑,慈悲的看著學員,場面熱烈,激動人心。

圖為當年延邊紅十字會頒發給師父的榮譽證書

圖為當年延邊紅十字會頒發給師父的榮譽證書

有幸參加師尊在延吉傳法班的學員,無比幸福的回憶著這樣的故事、表達著這樣的心聲,而那一個個動人的細節不經意間展現出的是我們的師尊博大的胸襟以及坦蕩謙和、心繫眾生的慈悲:

「我在參加法輪大法傳授班之前,沒有參加過其它氣功班,對佛、道、神知之甚少,天目也沒有反應,但在傳授班上每當師尊一進來,我就感到光芒四射,師尊高大魁梧,微笑的坐在那裏,特別像一尊大佛。師尊每天講課不用講稿,就從兜裏拿出一張卡片似的紙張看一眼,講起來出口成章,由淺入深的娓娓道來,就這樣把博大精深的法理傳給了一個個普普通通的世人,從此以後這些人的身心發生了巨大的變化。在最後的答疑解法中,有人提出的問題比較刁鑽,我想這不是難為師尊嗎?但我們的師尊以大覺者的風範極其耐心的認真解答學員的問題,百問不厭。師尊能講宇宙中所有的一切,又能把每一句話都印在人的心裏,使學員感到師尊為人慈父一般,無人不心服口服。」

──《回憶參加師尊在延邊傳法班的點滴》

「那年的夏天延吉特別熱,四千多人的全封閉式體育館裏,只有靠西面的個別窗戶敞開著。聽課時,有人使勁兒扇著扇子。師尊告訴大家把扇子放一放,越扇可能越熱,煉功人這點苦也吃不了嗎?師尊的話沒多久,果然,一陣陣涼風迎面吹來,我心想太神奇了。更神奇的是我聽師尊講的這麼好,便後悔沒帶紙筆記下來。這邊我剛想完,那邊師尊就知道我的心思,說『你不要拿筆記,不然你聽不明白也記不全』。而當我又有了想聽別的氣功師講課的想法時,師尊又知道了,講課中講了修煉要專一的問題。每想起當時的情景我現在還臉紅呢,那時悟性實在太差了!」

──《延邊大法弟子憶師恩》

「八月二十一日是星期日,有兩講課。中午十二點四十分左右延吉市突然下起雷陣雨,風大雨急夾著驚雷,很多汽車拋錨,一些樹被劈倒,也有的被連根拔起。雨過天晴後天邊現出了彩虹,我在去體育館的路上看到局子街道西被劈倒的樹的樹心是血紅的,當時感到很奇怪。這天下午在延邊大學俱樂部有某某假氣功師作報告會,過幾天聽了師尊講的關於假氣功和附體的情況之後,知道了是師尊在清理延吉空間場。十多年過去了,現在回憶起來仍能感受到師尊當年傳法的艱辛,其中有我們知道的,也有很多是我們不知道的。」

──《朝鮮族弟子回憶師尊在延吉傳法的日子》

「師尊能來延吉邊陲小城傳法傳功,這是非常難得的機緣。聽說當時各地邀請函很多,師尊選擇來延邊,真是延邊地區的福份。這次傳法班是在延吉體育館舉辦的,為不影響學員白天的工作,都是晚上開班。當時收費是全國氣功界最低的,新學員每人收五十元。因為期間有一個週日,師尊為了抓緊時間,也為了周邊縣市和外地來聽課的學員少一天辛苦,節約費用,一天講了兩個晚上的內容,比原計劃提前了一天結束,每人又給退了七元。按理說,內容已經全部講完了,講課的時數也都保證了,這錢是完全可以不用退的。師尊還把這次辦班收入的七千元錢全部捐贈給了『延邊紅十字會』。從這兩件事上我看到了師尊高尚的道德和博大的胸懷。」

──《難忘的延吉法輪功學習班》

聚居在延邊地區的朝鮮民族是一個非常榮幸而有福份的民族,師尊在中國大陸傳法兩年多時間,延邊首府延吉市是師尊親臨傳法的唯一的一個少數民族聚居地,生長在長白山腳下的延邊朝鮮族是除大漢民族之外最早得法的民族。現在韓國有很多人修煉大法,北朝鮮也有人在修煉。長春大法弟子還告訴延邊弟子,師尊非常關注延邊弟子的修煉情況,並告訴大家:你們與師父的緣份很大,不要辜負了師父對你們的期望!二十年過去了,無論當年是否親自參加過延吉傳法班的大法弟子,只要想到師尊曾親臨自己家鄉傳法度人,都感到特別的幸運和幸福!

「大覺心更明 得法世間行 悠悠數千載 緣到法已成」(《洪吟》〈緣〉),這是一九九四年八月二十七日師尊在延吉傳法班期間所寫的詩。這聖緣果真流傳千古,至今仍在延續,並且定將留在宇宙永恆不滅的歷史當中!所有的延邊大法弟子,一定珍惜這萬古不遇的修煉機緣,一定要在助師正法、救度眾生的歷程中走好最後的路!

(待續)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