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尊郴州傳法的故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三月七日】在廣州舉辦第四期學習班之前,師尊一九九四年七月十五日至十九日在湖南郴州舉辦為期四天的講法班。

本來師尊一九九四年一年的講法班都排滿了,一九九四年元月六日,郴州氣功協會寫了介紹信,邀請師尊來辦學習班。師尊同意了,郴州的學員就簽了合同。郴州氣功協會積極籌劃售票,票價定位每張五十元。後來法輪功研究會工作人員突然打來電話,要求取消郴州學習班,說師尊實在太忙了。郴州氣功協會的人不同意。他們提議把賣票的情況再向師尊反映一下。後來研究會答覆說把辦班的時間擠一下,把九天班減到四天講完,因為時間關係,只傳法不傳功,並要求郴州氣功協會退回多收的錢,按新學員三十元,老學員二十元的標準收費。這樣郴州的學員們幫著一個個退錢。

師尊在郴州辦班時,四天要講完全部課程,白天晚上都要加班,所以非常辛苦。即使這樣,師尊對學員關心備至,親自打電話要北京研究會工作人員送來一批《中國法輪功》書籍,還滿足學員照相留念的需求,還領著部份學員到蘇仙嶺察看郴州的環境。

據一廣州學員回憶說:一九九四年七月十四日,一行十多人約早上十點左右乘坐火車,於次日下午二點左右達到郴州。後趕到辦班地點──郴州女排集訓基地的宿舍後,師尊還沒有到。下午四點,師尊從一輛停在門口的吉普車上下來,並逐一與廣州學員握手。每天晚上七點三十~九點三十授課,星期天改為下午授課。該班只講法不教功,參加聽課的學員絕大部份是當地各階層的在職人員。

排除干擾

師尊在郴州的傳法學習班受到的干擾較大,郴州當地組織的也不夠理想。廣州學員看到,當地學員坐姿隨便,有學員東倒西歪,而且場內不斷聽到有衝擊鑽鑽牆的聲音。辦班期間,還看到有人是被人用擔架抬進來聽課的。在星期天的下午四點左右,師尊在禮堂講法,忽然禮堂外面狂風大作,電閃雷鳴,似乎房頂都被掀翻,學員們隨即被這突如其來的天氣所吸引,紛紛往外張望,師尊馬上說:「不要看外面,聽我的。」當時場內的燈滅了,一會燈又亮了,全場歡呼。師尊這時對身邊的一學員說,還會滅的。果然不一會功夫,場內的燈又滅了,一會又亮了。

到了傍晚吃飯時,當學員們請師尊一起進餐時,只見師尊站在飯桌旁邊不遠的院子裏,閉著眼睛做著疊扣小腹的動作,一動不動,有學員看不懂還在喊師尊,師尊沒有任何回應。後來師尊入席與一學員進餐時說,剛才是去處理(干擾下午上課)那事去了。晚上吃完飯後,學員在散步,師尊走過來對廣州學員說:「我下來的時候,它們不知道我是誰。蘇仙都得道了,嫉妒心還這麼強,化作兩條龍來干擾!你們不知道吧,這個打雷的,它不知道我來了,可惜它不知道我的來歷,如果它知道我的來歷,它不敢這樣做的。」學員聽後恍然明白許多。

辦班期間,師尊很忙,學員看到師尊每天都在房間抓緊時間寫東西,吃飯時間都沒有出來與學員到餐廳就餐,每餐都是在房間吃饅頭。學員後來發現饅頭都有些發霉了,但師尊還照樣吃。學員看到後很心疼,跟師尊說:師父您都瘦了。師尊很輕描淡寫的說:「是嗎?」有一天,學員準備了一桌很豐盛的飯菜,請師尊下來吃。但師尊只匆匆吃了兩口,就又回房間了。可見師尊為了救度眾生多麼抓緊時間,多麼的操勞。

遊蘇仙嶺

因為晚上上課,白天頗有空餘時間,一學員見到師父提議說,附近有個蘇仙嶺,我們何不去旅遊一下?師尊說,好啊。於是廣州學員花了三十元向女排基地租了一部客車,在兩名郴州學員的陪同下,第二天便隨師去郴州郊外的蘇仙嶺遊覽。在唐代蘇仙嶺就享有:「天下第十八福地」之美譽。蘇仙嶺主要有三個景點,一個是傳說蘇仙白日飛升的地方,一塊石頭,稱為飛仙石;第二個是山上的一間寺廟;還有一個是俯看山間自然景色的「鹿回頭」景點。

到飛仙石時,學員們興致頗高,師父指著飛仙石對學員們講:「我領你們飛天」。大家聽了很高興,就在飛天石前拍照留影。一廣州學員用自帶的照相機拍照,但相機拍不了,學員便換用師父帶的相機來拍,拍了兩張又不行了。學員不知何故,正在擺弄照相機想排除故障,師尊走過來一邊拿過相機,一邊說:「別照了」,然後又說了一句:「都已經成仙了,還妒嫉心這麼強烈」,師尊指的是蘇仙嶺的蘇仙。

到「蘇仙嶺」的寺廟門口時,只見師父用手指點了一下擺放在門口的一隻石獅子的爪,便與學員一起進廟,這時,廟的右邊地上有一個年輕的和尚正盤腿打坐,正面佛像上有「法輪常轉」四個字,台上有一個牌子寫著「有求必應」。只見師尊剛跨進廟內,在佛像前就做了一個兩手抓東西分開的手勢,然後對身邊及身後的學員說,我們都是佛家的,你們可以拜吧。

當在廟內走到一處禪房時,看到不少僧人在裏面盤腿念經。師尊問旁邊的學員:「你們看這些念經的和尚誰修的最好?」在旁的一學員便仔細從全神貫注念經的和尚中找,先指一個年齡較大的,師尊說不是,然後學員又指一個較專注的,師尊還是說不是。說了幾個,都被師尊否定了。後來師尊看學員找不出來,便指著一個坐在一邊不認真念經,左顧右盼眼睛一眨一眨的和尚說,這個修的最好。大家聽了之後帶著不解出了廟。不久便看到一個和尚從廟中匆匆追出來找師尊。學員定神一看,正是那個師尊說修的最好的和尚。師尊這時對身邊的學員說,你們別過來,師尊跟那個和尚在廟裏談了大約一刻鐘才出來。

參觀完廟後,學員們隨師尊往山上走,在快到山頂時,師尊就停下,指著對面山上的一間小房說,為何旁邊的建築物不見了?郴州的學員說,拆了。師尊說,那是唐朝的建築,並開示說,我在郴州曾三世為人。到山頂附近大家圍坐一起休息時,師尊又講一段法,說現在人類都敗壞了,就像一個蘋果爛了。第三個景點是「鹿回頭」,這個景點位於一個山腰的拐彎處,師尊走到該景點前看了一下,便轉身要學員們趕快離開,學員們便迅速離開了該處景點。後有學員回憶說,走過該處時,像有股力量把人往下推似的。

四天的郴州班結束後,師尊又要急急忙忙趕去廣州舉辦第四期學習班。原來師尊是訂好了郴州到廣州的火車票,由於學員希望能與師尊多呆在一起,能同車接送,師尊便退了已經訂好的車票,與廣州學員一起上了一趟過路去廣州的火車。誰知上車後發現乘客特別多,連通道都擠滿了,原來聯繫好的鐵路乘警辦理臥鋪票不能兌現承諾,現在又不同意學員與師父進臥鋪車廂,致使師尊上車後連座位都沒有,只能在洗手池旁的地上用東西墊著坐著,閉目休息。有個學員看到心酸難忍,就去找列車乘警幫忙,恰巧該學員的丈夫也是乘警,便要了一個鋪位請師尊去休息。

第二天師尊還專門托學員感謝這位幫忙的乘警。師尊一行到達廣州這一天正是廣州第四期學習班開幕的當天。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