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緣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七月四日】我曾經是一個身患心臟病、類風濕、胃腸炎、腎炎等多種疾病於一身的老病秧子。

誰知禍不單行,有一次我突然感到頭痛欲裂,兩眼視力模糊看不清東西。急忙上市地區醫院檢查,說是長了腦瘤。在醫院住了半年沒治好。又轉到省醫院做腦電圖,也確診是腦瘤,並安排我一九九四年年底去動手術取瘤。

我想做完手術誰知道後果會怎樣呢,我還是先回東北老家和自己的親人見見面吧。於是在一九九四年秋,兒子陪我坐上了開往東北老家的火車。車上很擠,我們只好站在車廂門口等待有人下車再去找個空位子坐。

這時從車廂裏面走過來一個高個子、慈眉善目的年輕人,到我面前把我領到他的座位前讓我坐下。我怎麼好意思坐呢,年輕人和氣地說:「你坐吧,對面這兩位很快就下車了。」這樣我就坐下了。

到站時,對面的兩個人下了車,年輕人便坐在我的對面和我聊了起來,問我從哪裏來到哪兒去?我回答說從河南安陽來,回東北老家探親。年輕人笑著說:「我們是老鄉,我是長春人,你們安陽我去過,安陽那地方不錯。」就這樣我們就一直聊著。我看他的同伴都帶著一個小紅章似的東西,又不知他們是幹甚麼的。

說著話,我突然感到一陣睏意向我猛烈襲來,兩隻眼睛怎麼也睜不開了。稀裏糊塗地就睡著了,甚麼都聽不到、感覺不到了。足足睡了有兩、三站路才慢慢醒來。醒來後我睜眼一看,嚇了一跳!自己竟然是趴在年輕人的雙膝上睡了那麼長時間!頓時心裏非常不安,忙說:「真對不起,我怎麼睡得這麼死!」就看那年輕人笑著說:「沒甚麼,就好了。」

到達齊齊哈爾時,年輕人和他的伙伴下車了,我和兒子隨後回到老家。

回家後我仍然非常困,在我姑家整整睡了三天,睡得昏昏沉沉。我姑說:「怎麼這麼能睡,這下可休息好了吧。」我也奇怪,打從遇到那個年輕人後我就一直打瞌睡。就這樣在老家住了半個月。因惦記做手術的事,我便回到安陽的家。

回家過了些日子說去住院吧,可也奇怪,從老家回來後我的頭一點也不疼了,相反頭腦清醒,兩眼看東西也清楚了,紉針都不用戴眼鏡了。既然不難受了何必還去挨那一刀呢。

自那以後我的頭再也沒有疼過。我心裏很納悶,也很慶幸。

一九九五年初,對門鄰居給我送來一本叫《轉法輪》的書,跟我說:「這本書太好了,你看了就甚麼都明白了。」打開書一看,我大吃一驚,指著書上的照片激動地說:「我認識他!他就是在火車上給我讓位的那位好心人!」

我趕緊拿書看了起來。越看越高興,又有些說不出來的一種感覺,鄰居對我說:「你怎麼這麼幸運,你遇到了大貴人!你的緣份太大了!」

待讀完《轉法輪》,我才恍然大悟,啊!我的腦瘤就是師父在火車上讓我處於麻醉狀態下給我拿掉的。我真是太幸運了,又覺得自己太傻了,當時怎麼懵懵懂懂的甚麼都沒多想想呢!至今一直感到一種莫名的遺憾。

就在我明白了真相的當天晩上,師父又在夢中點化我:讓我到市輔導總站找負責人拿資料。我們按夢中的指點果然順利地找到了當時的負責人,拿到全套的大法資料。

就這樣我懷著對師父萬般感激、崇敬的心,一頭紮進法輪大法修煉中。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