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憶參加師父面授班的點滴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八月二日】我曾有幸參加師尊三次傳功講法班,兩次在天津,一次在濟南,以及兩次帶功報告會,一次是在九三年的東方健康博覽會,另一次在公安禮堂。

感受法輪功的超常

一天,母親將一本書放到了我手上,讓我一定要看看。我一看是《法輪功》,因為我從沒接觸過氣功,不感興趣,但怕母親失望,就接過來看了。看到一半的時候,就被吸引住了,書中好些話就像敲打在我的心上似的,很受震動。其中的好多道理是我頭一次看到。

看完書,我主動找母親要看母親煉功,母親為我演示第五套功法,當打手印時,我心裏一陣喜悅,感覺那動作是那麼優美。我說我也試試。一坐下剛跟著比劃時,就感到坐的地方有東西旋轉起來,我當時就叫了一聲:真有法輪。母親說:你和這功有緣,李老師都管你了。

一九九三年十二月二十日,母親買到了三張票,帶著我和妹妹參加了一九九三年東方健康博覽會李老師的帶功報告會。因法輪功在那次博覽會非常轟動,一票難求。而李老師這場帶功報告會,是博覽會將結束時,應大家的強烈要求,臨時又加的一場,才使我有幸第一次見到李老師。

那天我和母親、妹妹到了博覽會的報告廳,在五、六排靠左側的位置坐下。就看到一中年男子走上台,激動地講述李老師為他去除癌症的經歷。我那時心裏還是將信將疑。這時我聽到大廳裏響起了掌聲,順大家目光看時,發現就在幾步之遙的門口,李老師就站在那裏了。看見師父那一刻,心裏一震:這老師怎麼這麼正呀。

師父走到台上,開始講:「我們很多人都是為祛病來的……」我在台下心想:我不是為治病來的,我是想聽聽理論。師父似乎看了我這邊一眼說:「有的人想聽聽理論,」[1]。我心裏「咯登」一下:李老師能看到人的思想嗎?兩個小時的報告,讓我感到師父講的理是那麼博大,越聽越愛聽。這中間,師父還給在場的人清理身體,讓大家將手伸出,感受法輪的旋轉。我只感到手上一股涼氣往外冒,剛和旁邊的妹妹說:就是手有些涼,馬上聽到師父在台上說:「感到手涼的,那是你身體有病,法輪在給你調整。」

兩個小時報告結束了,我還想聽師父講。可不知怎樣才能參加師父的正式班哪?已經結束講課的師父又走回講台,對著話筒告訴大家說天津將在九四年一月十七號辦班,如果有想去的可以到博覽會的門口買票。那天從禮堂走出來的時候,我感到身體從未有過的輕鬆,走路就像踩著雲朵一樣。後來我順利地買到去天津聽師父講法的票。

參加天津傳法班的故事

那時我在北京上班,師父的傳法班定在天津,時間是晚上。我那天先上班,到下午兩點來鐘就請假往天津趕。聽完課在旅館住一宿,第二天再坐頭班火車回北京上班。也來聽課的母親那時已退休,住在旅館,早晨五點多還要送我到車站。我聽了師父的講法,走夜路甚麼的都不害怕了。大概母親覺得我畢竟還是沒結婚的姑娘,有些擔心。

這樣跑了三、四天,那天就看到師父的講法台旁邊立了個小黑板:上邊大概寫著往返北京──天津接學員聽課的大巴車還有空位,有要坐的請聯繫。聯繫人:X排X座:林某某(此同修後因堅持信仰,遭團河勞教所迫害)。我很高興的聯繫到了林,他告訴我巴車就停在復興門,下午兩點準時開車。

第二天我到了復興門,已經要兩點了,轉了一圈也沒找到車,我以為自己來晚了,車開走了,就決定還是坐火車吧。這樣想著走到人行通道口,就看到通道裏走出倆人,其中一人正是小林,我很驚喜說到:真巧,我以為車走了。小林當時說了聲:「師父讓我來接你,我們快走吧。」這樣他帶著我順利上了車,趕上了師父講法。後來我知道師父真的有法身引導我,解決了我一人聽課跑路的難題。

師父知道我想甚麼

一天,我和母親早早來到劇院門口等待上課,已有很多人來在大廳等待了。母親和熟悉的功友去聊天,我聽到有人談論著如何祛病了,也有些在議論著自己遇到的神奇事。有很多人是想能見到師父吧。我避開了人群,站在大廳門口邊上的一株植物邊,覺得那裏清淨,默默等待開課。這時,我忽然覺得有個高大的身影從我身邊走過,我一扭頭看到了師父往講堂進,不由的輕呼了一聲:「師父」。我當時感到很詫異,師父穿過那麼多學員走進來,怎麼沒有人能看見哪?師父停下了腳步,回身看著我,沒說話,只緩緩的單手立掌於胸前。我當時腦子一片空白,不知該如何是好……

我出生於六十年代,在中共無神論的灌輸下長大,聽師父講法前,我連神、佛的概念都知之甚少,更不知道修煉是甚麼了。師父當時面對的就是像我這樣無知的弟子,真不知要操多少心呀。

在參加師父的面授班時,雖然知道師父講的理是如此博大精深,因從沒學過其它氣功,就覺得是不是氣功講的都是這些我不曾知道的理哪?隨著師父講課,我的頭腦中就冒出了這想法:原來氣功這麼博大精深哪,以後再聽到哪裏有辦氣功班的我也去參加了。當我的想法剛一出,就聽到師父在說這方面的事:「我說你千萬別去,聽了不好的東西就從耳朵往裏灌。」[1]

師父的這段講法就像敲到我心上一樣,無論經歷多長時間都是那樣清晰。我也因曾有這想法經歷了許多這方面的關,讓我遇到其他氣功師,全辦公室的人都動員我去聽別的氣功講座等;再以後各種邪悟的說法,拉你信別的門派的等等,那時我都能想起師父在班上講的這段話。

我得法也有二十一年了,師父當年傳法情景還歷歷在目,已注入我的生命深處了。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