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憶師父在凌源傳法(上)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七月二十八日】凌源因其得天獨厚的歷史積澱,使這裏的人們對於古老的修煉文化情有獨鍾,因為它修身養性、強身健體、淨化心靈的功效是有目共睹的事實。上個世紀八十年代,全國各地出現了氣功熱,各種功派在社會上流傳,凌源也不例外。

入駐凌源的國有企業凌源鋼鐵公司(簡稱「凌鋼」)氣功協會應運而生,組織和引導職工開展氣功健身活動。當時能經常參加氣功健身活動的職工達到千人以上,所練的功法多達十幾種。有很多職工通過氣功鍛煉起到了強身健體的作用,但也有部份人因練氣功出現了精神障礙和身體健康的偏差,影響了工作和家庭生活。為了使職工氣功活動能夠正確發展,凌鋼工會從一九九二年開始,加強了對各類氣功資料信息的搜集和研究。

通過對當時國內各種氣功雜誌和報刊的研究,凌鋼工會發現一九九二年以來法輪功成為當時中國氣功發展最快,影響力最大的一種功派。《工人時報》、《法制報》、《中國體育報》等全國較大的報紙和《中華氣功》、《氣功研究》等專業雜誌都以較大篇幅報導過,好評如潮。

一、千挑百選,最好還是法輪功

特別是一九九三年九月份《中國體育報》登載的「中國法輪功」定於在北京二炮禮堂舉辦傳授班的消息引發了很多凌鋼氣功愛好者的關注。

1.凌鋼工會以出差名義派人去北京學法輪功

凌鋼工會以出差名義派出幾名氣功愛好者去北京參加傳授班,要求他們認真的學好動作再回來輔導其他職工。他們去北京後,因辦班地點改在了安徽省合肥市政府禮堂,因此他們轉到合肥參加了法輪功的傳授班。由於參加傳授班使他們的身心都受益很大,認為此功法是他們所接觸到的最好的功法,於是他們在辦班期間,向凌鋼工會領導打電話彙報參加學習班的情況,並請示能否同意李洪志師父在凌鋼辦一次傳授班。工會領導們研究同意後,經過多次與法輪功研究會協商和聯繫,研究會同意於一九九四年二月二十二日至二十八日在凌鋼舉辦「法輪功傳授班」。

親歷此事的一位學員回憶道:到合肥以後,不知為甚麼我就是想見師父,這強烈的願望讓我一早就趕到師父住的旅館,我站在一樓的吧台前,一定要等師父下來,看看師父甚麼樣。不一會,我就看到有人站在二樓,首先我想到:這就是師父,就等著師父下樓來。可是,我看到的不是師父從樓梯上走下來,而是師父一下就來到我的跟前:師父滿面紅光,慈祥的看著我。我終於見到了日夜想念的師父,不知說甚麼才好……接下來,在學習班上,師父的講法滋潤著我的心田,讓我們感到法輪功的無比美好,更激勵我們一定要把師父請到凌源,把法輪功請到凌源。

有一天,我們見到師父在一小吃部用餐,我們也進去了,等著師父,請他到凌源傳功。一小會兒,師父吃過飯,向我們走來,沒等我們開口,就問(大意):「領導支持不,有禮堂嗎?」其實師父早就明白我們的心思。這時,師父身邊的工作人員老劉告訴我們:「師父答應去凌源,只要有二百人就去,要在過年放假期間去。」師父這麼爽快的答應了我們的請求,讓我們高興極了。

合肥學習班結束之後,我們滿載著喜悅的心情回到了凌源,向領導做了彙報,領導也非常高興,沒想到我們不虛此行,真的把師父請來了。

2.去北京接師父的車解決了

一九九四年二月十八日(正月初九)是過年放假後上班的第一天。上午剛上班,凌鋼工會就接到了北京法輪功研究會的電話,說李洪志師父過年期間在石家莊辦班,二十日才能趕到北京,如果乘火車去凌鋼,二月二十一日很可能趕不到凌鋼,這樣將影響按時開班,於是提出能否派一輛車去到北京接一下師父。由於當時凌鋼工會並沒有專屬的汽車,所以只能向公司辦公室求助。

凌鋼辦公室出車的規定是比較嚴格的,一般不是公司級領導是不允許使用公車的,因此工會領導比較為難。當年法輪功辦班具體事宜皆由工會副主席負責。於是他就去找了當時的凌鋼辦公室的於主任,於主任說趕巧了,明天公司派兩輛車去北京送公司宋經理和朝陽市政府秘書長、市經委、市冶金局的領導去南方考察,汽車將他們送到北京機場後將空車返回。因為乘車的都是公司和市裏領導,你如果用車還是去找宋經理說一下,他要是同意你就同他們一起進京,等他們上飛機後,你就可以用汽車把氣功師接回來了。向宋經理彙報後,宋經理非常同意,就這樣解決了接師父的車輛困難,真是機緣巧合。

3. 遇大霧,虛驚一場

凌鋼一行人二月十九日下午到達北京後,入住凌鋼駐京辦事處,當晚北京電視新聞播發北京、華北地區晚間到第二天白天有大霧,首都機場已停止所有飛機起降。這時在凌鋼,工會郭主席也看到了電視新聞,遂擔心因大霧飛機不能起飛,怕宋經理一行滯留北京,汽車不能按時返回影響辦班,於是向北京打電話商討對策,最終工會主席和副主席二人敲定如果一旦宋經理一行不能啟程,汽車不能返回,就在當地雇車接師父回來。這一夜副主席急的一宿沒睡好覺。

二十日早晨五點,起床到外邊一看,整個北京都被濃霧籠罩,能見度極低,估計整個上午飛機都不能起飛了。宋經理所乘的飛機是十一點的,由於當時還是過年期間,雇車也不是那麼好雇的,心裏是真急啊。於是硬著頭皮找宋經理請示:飛機一旦不能起飛,領導們能不能在機場賓館住一宿,我先帶車返回接人。宋經理非常理解並支持,說:既然凌鋼工會同人家氣功師定好了,就要按時把人家接到凌鋼。這樣吧,到了機場後不管天氣啥樣,你都把車帶走,我們如果今天飛機走不了,我們就在機場打車回駐京辦事處,明天再打車來,我們打車好打,你們那麼遠上哪雇車去?宋經理的話讓副主席非常感動。飯後七點多,凌鋼一行十二人乘兩輛麵包車去了機場,一路上始終大霧不散,能見度很低,汽車的速度很慢。同車的凌鋼總經濟師跟副主席開玩笑說:你今天請大師,他能不能保祐我們乘飛機不受影響啊?宋經理說:你別逗了,啥大師也不可能把大霧吹散啊,我們到機場去等吧!因為大霧,平時一個多小時的路程走了兩個多小時才到。趕到機場時還是一片大霧。工會副主席把各位領導送進候機大廳,就帶了一輛車回了駐京辦。十二點多,另一輛車也回來了。司機說上午的飛機都停飛了,到了十一點時,大霧散了,一片晴天,只有宋經理他們的飛機按時起飛了。當時駐京辦的工作人員都感到宋經理他們太幸運了,今天的事有點兒奇。

4.小城凌源迎來八方求道者

二十日晚上九點多鐘,師父乘車來到凌鋼賓館後,一進大廳,來自全國各地的近百名法輪功學員等候歡迎師父的到來。他們不分男女老少,都恭恭敬敬的站在大廳門前,雙手合十向師父表達敬意。師父也以單手立掌的手勢歡迎他們來凌鋼參加法輪功傳授班,並向他們表示問候。後經了解,這些人分別來自吉林、黑龍江、北京、河北、山東,最遠的來自新疆和湖北,他們中有教授、公安民警、政府公務員、企業職工、企業老闆……少數人住在凌鋼賓館,大部份為了節省費用住在凌鋼周邊的小旅館。他們有的已經跟了幾個班了,走了好幾個地方。據他們講,能夠參加法輪功學習班,親眼見到師父是他們人生中的最大幸福。通過這些外地學員,凌鋼的學員對師父的威望和法輪功神奇的功效有了更多的了解。

(待續)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