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日的病包子變得無病一身輕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九月十四日】我是一九四八年出生的,由於和妹妹相差年齡小,沒吃多少奶,從小就體質弱,據媽媽說:捨奶之後,每天飯後在火裏埋兩個土豆,餓了就吃土豆,一下子把脾吃壞了,成天拉稀,弄的夏天都招綠豆蠅了。

叔叔從部隊回來探家,一看我髒兮兮的快死了,就讓我父親把我扔了算了,媽媽死活不讓(因為我前面的兩個哥哥,一個三歲死的,一個七歲死的),後來鄰居大姐求她父親(老中醫)給配了點藥,真把我的肚子治好了,但我一直病歪歪的,念書沒上過體育課、勞動課,夏天從不敢穿半截袖衣服,因為胳膊細的像麻稈似的。一九六五年考上中專,去學校報到的火車上,鄰座的老太太問我是不是去看病的,可想而知,我當時的健康狀況甚麼樣了。

成家後,由於家庭條件不好,再加上自己爭強好勝,身體越發的不像樣了,得了神經衰弱、胃下垂、膽囊炎、低血糖、風濕、肝鬱氣滯、散光頭痛,各種病都上來了。丈夫給我起外號叫「弱不禁風的林黛玉」,婆婆說:「蒼蠅踢一腳,也得躺三天。」那時自己在醫院當行政院長(職工醫院),淨吃好藥,進口藥,也沒治好我的病。無奈之下,我練起了氣功,都不管用了,結果身體還是老樣子。

一九九五年,從崗位上下來後,很失落,每天除了打麻將,就是上街。單位的同事給我介紹了法輪功,我還以為和其它的氣功一樣呢,不屑一顧,後來她說你先看看這些修煉故事吧,和別的氣功不一樣,我想看看故事也行,就回家看了起來,這一看,讓我耳目一新,這些修煉故事都是有名有姓有地址的真人真事,一下子把我吸引住了。他們的病那麼重,還有的是絕症都好了,我這點病算甚麼,我也要學。

我馬上就參加了當時辦的法輪功錄像學習班,九天班下來,我摘掉散光鏡,頭也不疼了。修煉了一段時間,不知不覺的有些病就消失了,甚麼都敢吃了,渾身有勁了,八十多斤體重的我可以扛五十斤一袋的白麵上五樓,每天都喜氣洋洋,心情愉悅,家人看我的變化都說,還是這個氣功好,鄰居、同學、同事、親朋也有不少人走入大法修煉。

修出慈悲心,善待公爹

我公公在我們這兒是個有名的花花老頭,以前因為作風問題被判了八年刑,出來後也沒怎麼收斂,經常在外面惹事生非,而且還經常打著我的旗號招搖,說我兒媳婦是醫院的院長,經常有人找到我來要挾私了的,弄的我們子女都抬不起頭來。所以,我這個兒媳婦就特看不上他,每天不給他好臉色,不讓他上桌吃飯,來人不讓他露面。為這事,我母親,娘家哥哥,舅公公等人都來說情,我誰的面子也沒給,所以公公很怕我,一見到我躲不及了,馬上臉轉向牆站著(像犯人似的)或者正在我屋看電視,聽見我回來了就趕緊跑回自己屋,不出來了。我都煩死他了,跟別人說:他要是彩電冰箱,我都從五樓扔下去(我那時沒有冰箱彩電)。我那時有個信條,得讓他知道「馬王爺三隻眼」。得讓他怕個人,要不就更不像樣了。我有時也覺得過分,就跟孩子說:「媽媽以後眼睛得瞎了。」孩子問:「為啥?」我說:「瞪你爺爺瞪的唄。」就這樣,在精神上虐待他多年,我丈夫和婆婆也不敢吱聲。

一九九九年五月,我得大法了,用大法的法理對照自己,我發現我大錯特錯,我做了傻事了,虧大了,為甚麼?因為我恨他、瞪他,我就做了壞事了,我就損德了,這些德都給他了,另外,我師父說對誰都得好,法的力量真大呀,我一下就扭轉了自己的心態,和他說話了,讓他上桌吃飯了,給他講大法的法理,耐心的告訴他甚麼事該做,甚麼事不該做,他高興啊!自己找個看自行車的活。八十七歲那年,臥病在床,倆兒子不在身邊,我擦屎擦尿,無怨無悔,愛吃甚麼弄甚麼,十個多月,我瘦了一大圈,他感受了大法的善和慈悲,滿懷著大法美好的心念離開了我們。周圍的人們評論說:她要不是學法輪大法,她才不會這麼對待他呢!

修大法從根本上改變了我,「病包子」、「藥簍子」都不屬於我了,而且心胸豁達,能包容很多常人之事,應該說是一個好人中的好人吧!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