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內找的體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八月十日】對於寫心得體會每次寫之前都是拒絕,覺得去年我發過言了。其實一年是一個不長卻又很長的修煉過程,一定有全新的內容可以寫。每次只要一開始寫,包括過程中和完成後,都能得到意想不到的收穫和喜悅;這讓我開始思考我在修煉中是不是一直都是這麼被動?被一種力量推著走或推著也不走,這種修煉的走法可想而知,必然是慢的驚人;這又讓我想到另一個問題,我是不是還抱著得法當初對修煉的那一點點微弱的認識,還有得法之後也不斷的在修煉過程中形成一些當時所在層次的認識,回頭看其實很多是觀念,被這些並不純淨的東西阻擋,而自己在這種修煉的生活狀態的慣性下全然不覺或不願察覺?

一、來美國的四年

回頭看在美國四年的過程,確實如此,修煉逐漸變得懈怠和停滯。看似在修煉中,但經常的交流都是努力尋找在法理上的依托,而實際上是一種自我認識的再認識;在做事中也是需要提醒自己,把「這是在救人」的外衣披上,而好像並非是來自心底的本質。

在美國的四年,開始時一切都是新鮮事物,生活環境,接觸的人,修煉環境,修煉中的事,還有能經常見到師父的激動感覺,都使生活充滿嚮往和希望,就一心投入到正法的環境中來。可是前面說的那些外在條件並不會改變內在,開始飛快學會的新事物、新軟件漸漸變成了無休止的重複勞作;四年前嶄新的修煉環境如今也變得熟悉的不能再熟悉,我被這種無形的無聊和寂寞包裹著,感覺很強烈。於是身心變得疲憊,煉功減少,學《轉法輪》感覺都是熟悉的,沒學到甚麼,學各地講法也是明白一時,不能長久。我發現追求生活上的新鮮感,是我的一個強烈的執著。把追求各類新鮮事物也誤當作了對修煉的支撐,正念和雜念相互交織,而在這種潛意識的作用下自己渾然不覺。

如自己喜歡汽車,就藉著在媒體也做汽車銷售為由,需要研究汽車,而腦中想的都是這部車我如何喜歡,那部車我如何不喜歡的諸如此類的,再來形成各種推斷。如自己是學建築設計的,原來也在專業上很執著,來美國說是完全放棄了自己的事業,其實經常還在想,唉,經濟這麼緊張,我幹點啥建築設計的活呢?不是說具體的事情不能做不能想,我是說我的那顆心,我自己能感受到的又不願意放棄的,那顆躁動不安的帶動我的思想隨時在動的那顆執著心,而這個過程我自己清楚,一定是沒在法上的。這些執著心是在自我放鬆的情況下被滋養的。我在想我本質上到底是不是一個修煉人?師父把我們撈起來,洗淨,我本質上一定是個修煉的人,並且環境狀態師父都給安排好了,可是表面這個空間的我有時並不像個修煉人,就是有時我的主意識沒有管住我的執著,也沒有分清我的執著不是我。

修煉如逆水行舟,不進則退。我想真實的暴露出這些執著,並下決心去掉它們。

二、警惕被自己的執著心欺騙

修煉以來,我自己覺得名、利、情三個字,「利」我經常看得很重,藉口是為了生活需要;「情」我也經常難以割捨,藉口是一下子放下做不到啊,得慢慢的放吧;而「名」是我一直以來覺得可以最輕鬆放下的。我性格內向,不願表現自己,我在大學得法,大學裏獲的獎我都讓給了別人;單位裏的職位我從來不爭;也自以為經常是幫助別人不記名不求報的;對別人的爭名行為從來是最討厭和不屑一顧;這種表現使我在名的問題上也一直沒有甚麼魔難和考驗,於是慢慢自己就有了一個自以為比較清楚的認識,認為我根本就沒甚麼為名的心,可是下面發生的一件事徹底改變了我的認識。

去年我們當地所有的神韻印刷品的設計和修改工作是由我來做的,本來是說兩個人做,後來由於時間和分工等原因基本上是我一個人完成的,過程中看著做的種類和數量的不斷增多,不僅是傳單等原稿的修改,還有幾個城市的很多次的報紙、雜誌、網站廣告等,各種修改自以為都能儘量的保證時間,很多都是晚上熬夜和白天做媒體銷售的空隙中完成的,自己不免沾沾自喜,覺得雖然時間緊張,但還是安排得很好,至少都完成了;而且由於我還是比較仔細,所以一直以來也沒出甚麼錯;心裏就愈發覺得這麼重要的事我一個人承擔下來,而且做的還可以,覺得自己不一般,你看我也是後學的軟件,後接觸的這件事;這事本地區也沒幾個人做得了,等等,許多不好的想法。當時雖然沒有現在說的這麼清楚和露骨,可那顆心時隱時現的一直在心底被慢慢滋養著。

這樣一直到了最後,節目單的設計,因為都是有現成的模版,我們只是改一下日期地點等,很簡單嘛,也經過了幾次修改,從不通過到通過,自己也覺得很有耐心的做完了。可是問題出現了,在神韻演出期間有同修發現在節目單的封面和第二頁,「February」這個詞「r」和「u」寫顛倒了位置,並發到了大家的手機群上,並說去年就錯了,今年又錯了,我才意識到犯了嚴重的錯誤。

當時我想,如果說某個廣告,或者過程中的材料出錯了,基本上屬於產品的推廣和包裝出了問題;可是節目單上出錯,這已經直接是神韻產品的組成部份了,我在我所能涉及到的最核心的位置出了錯,當時心裏很沉重。

當然也可以找很多理由,比如前年不是我做的,我是拷貝過來的,不知道;比如做出來給大家很多人都看了也沒人看出來,至少不是我一個人的錯;比如這麼不顯眼的位置基本不會被注意到吧,等等,目地當然是想推掉一部份責任。仔細想過之後我知道,作為修煉人,這個責任我是推不掉的,事情也無法修改了,不論甚麼理由這個問題都是我這個直接經手人的全部責任。

可是,事情並沒有完,我一直在想,為甚麼出現這樣的事?為甚麼在這麼嚴重的位置出這麼大的錯誤?是干擾吧?是不是認為是干擾就完事了?我就繼續找,知道出了錯以後,我雖然想到了神韻的損失,會被認為我們不專業等等,可我忽然注意到,在我心裏實際上是更在意這件事情被揭穿了出來,在手機平台上被全體知道,大家都知道了我犯這個錯誤,我歷來自以為做的不錯的形像會受損,這樣的錯誤會讓我覺得抬不起頭來,明年會不讓我再做了,等等;想的全是自己。

我才意識到,這是一個巨大的為名的心,在神韻這麼重要的演出的整個產品部份裏,因我的原因直接犯下的錯誤,我並沒有更多的想到整體,而是在想自己。如果是件小事,我會簡單的認為就是有點愛面子吧,沒多嚴重,把事情彌補了就行了,彌補不了就熬過去,根本不會想到是自己這麼大的為名的執著心造成的,不會把愛面子和為名聯繫到一起,不會願意觸及到這麼大的一件事:「名」,我性格的內向,其實只是不顯露而已,並不代表我沒有為名的內心。我發現我歷來認為的自己根本沒甚麼為名的心是假的,使我這很大的為名的執著心一直沒有暴露出來,一直在被掩蓋著,我的想法被我的執著心所欺騙,是它讓我這麼想。

我又仔細看這個出錯的詞,「February」我寫成了「Feburary」這也太不明顯了,我又想掩蓋。然後我看到了,我是把「u」寫到了「r」前面,現在大家簡寫英文詞「u」不就是「you(你)」麼?啊!我才知道了,我把「我」自己放到了前面,是我執著於我自己,我的面子,執著於我自己的「名」呢!

到此,至少心裏稍微輕鬆了一點,知道為甚麼了,知道是用這種方式暴露出我這麼大的執著心,可是損失夠大的,我也知道以後一定要認真仔細。

這件事情我一直想在本地的大組學法中講出來,可能因為是神韻結束後的兩次學法我沒有參加,也就沒有機會講出來。也許是因為我認識到了問題根本出在哪裏了,也許是因為大家沒有機會或者遷就我,這件事情我從未聽到任何人對我的指責。可是我想在這裏說出來,並對自己犯的錯誤做深深的道歉,為我的疏忽和執著導致的錯誤道歉。

修煉就是這麼點點滴滴過來的,有很多事都記不起來了,有很多事刻骨銘心,每一件事都要管住自己的一思一念,守好自己作為修煉人這座城。

(二零一五年美中法會發言稿)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