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芝加哥中國城講真相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八月五日】

慈悲偉大的師父好!
各位同修大家好!

我於二零零七年通過家人介紹開始修煉大法。今天我想和大家交流的是在芝加哥中國城講真相的修煉體會。

二零一二年我研究生畢業回到芝加哥,二零一三年五月,同修告知想恢復芝加哥中國城的真相點,我就開始參加在中國城煉功、擺展板、講真相。參加中國城講真相的過程,對我的個人修煉是一個很大的幫助。因為工作繁忙和煉功的放鬆,我經常處於很疲勞的狀態。但在中國城的煉功,我能感覺被強大的能量場包圍著,所以非常喜歡去煉功。有很多次我都是精疲力盡的到中國城,但非常精神的離開,同時正念大增。

就像師父講的:「我們的煉功場比其它任何功法的練功場都好,我們那個場只要你去煉功,比你調病要強的多。我的法身坐一圈,煉功場的上空還有罩,上面有大法輪,大法身在罩上面看場。那個場不是一般的場,不是一般的練功那樣的場,是個修煉的場。我們很多有功能的人都看到過我們法輪大法這個場,紅光罩著,一片紅。」[1]

後來發現雖然到中國城煉功的學員很多,但發資料講真相的比較少一些,能講英文的就更少,所以我就儘量早去,多待一些時間,給更多有緣人講真相、洪法。通過交流,大家一致認為除非有其它重要活動,或下暴雨,中國城的真相點不能停。就算是芝加哥很冷的冬天,都有很多同修堅持,包括很多年齡很大的同修。冬天同修到了以後,先鏟走很厚的積雪和地上的冰,再開始擺展板,煉功,有時煉功時還在下著大雪。

在中國城講真相的過程中,遇到過很多善良的有緣人,有很多中國留學生表示要多了解,有收到資料後再回來了解更多真相的,有昔日的小同修,有很多已經了解真相的民眾表示支持的,也有很多外國人知道中共活摘罪行後表示一定會簽名制止這種罪行的。

對於外國人,我發現除了介紹大法,告訴他們中共活體摘取大法弟子器官的各種證據非常重要,特別是幾位正義的人權律師的調查結果和國際醫學專家所談到的證據,外國人聽完後基本上沒有再疑問這種罪行的真實性的,也基本上都表示要幫助制止這種迫害。我一般是盡可能的多講,經常對一個有緣人解釋十幾分鐘到半個小時,儘量讓他能夠重視。

中國城的煉功點也提供了一個幫助同修形成整體的環境。很多大陸剛到芝加哥的同修都想很快的加入整體,但沒有辦法找到當地的同修,最後很多都是通過中國城的真相點找到了當地的同修。這些剛從大陸來的同修也很快加入了中國城講真相的項目。同時有幾位有緣的西方人也通過中國城真相點開始學習大法。

在中國城講真相的這幾年,也發現大法給中國城帶來的福份。我們二零一三年恢復真相點的時候,中國城週末沒有多少人,停車位也很好找,停車場很大一片都是空的。但在我們真相點建立以後,中國城週末的人越來越多,活動也越來越多。現在中國城的停車場週末連開進去都很難,就別提找停車位了。我想這些人都是師父安排來聽法輪大法真相的。

修去怨恨,善待眾生

在中國城講真相中,也會遇到一些被邪惡謊言毒害的中國人表現敵意的。在從新建立真相點的初期,碰到一些表現很負面的人,給我提供了很多修煉的好機會。為了讓更多的人能接受真相資料,了解大法,我經常告誡自己不管對方如何態度,我都要保持微笑,善意的對待每一個人。這想法想起來容易,但因為自己執著心的干擾,有時做到卻是相當難的。

記得有一天,天氣本身就很冷,我牙齒有些疼,還下著小雨,我穿的衣服也不多。我煉完功開始發資料,但很長時間一份資料也發不出去,碰到的中國人因聽信中共邪黨的謊言,表現的很反感。我的愛面子的心、爭鬥心馬上就起來了,變得憤憤不平,心裏還在提醒自己要面帶微笑,但發現很難做到,也還是沒有人接資料,同時身上衣服濕了感覺很冷。身上不舒服,同時爭鬥心和愛面子攪的我心裏很難受,但還有一些正念讓自己堅持做。這時我使勁的讓自己想師父講的修煉中遇到的一切都是好事,和師父講的世人都是從高層次來的,不管他們如何表現,大法弟子一定要善待眾生。我不停的發正念,但腦子裏還是有不好的念頭往外冒,同時感到很大的無形的壓力。

我當時一直告訴自己要對過去的每一個人善意的笑,但很難做到,臉上的肌肉好像僵硬了。但我就是盡力抑制壞思想,同時接著發真相資料,告訴路過的人要了解真相。這樣的狀態持續了很長時間,好像有一、兩個小時,但正念慢慢的佔了上風,心裏不再感覺不平了,但還是不舒服,身體也還是難受。這時,有位中國女士路過,我儘量笑著給她一份真相資料,告訴她不要聽信中共謊言,請多了解法輪功真相,她接受了。過後又有幾位中國人也開始接受真相資料。就在發這幾份資料的短短時間,一股熱流通透全身,我的身上馬上就不冷了,牙齒也不疼了,思想裏的壞思想也弱了很多。很快天也開始晴朗起來,路過的人也開始接受真相資料了,並停下來了解更多真相。當真相點結束我去取車的時候,路上還有積水,但我發現我一身的衣服都是乾的,甚麼時候幹的我都不知道。這次經歷讓我深深的感受到自己所做的只是表面微不足道的一點,更多的都是師父在做。

上面談到的經歷,在中國城講真相過程中有多次出現,而且每次要達到的要求都不同,就像師父講的:「不同層次有不同層次的法,每一層次的法都不是宇宙中絕對的真理,但是這一層次中的法在這一層次中是有指導作用的。」[1]

前段時間我聽到一些人重複中共的謊言,說一些對大法不敬的話,聽到以後自己馬上感到非常不平,委屈,非常氣憤。但這沒有引起我的重視,也沒有向內找。在我修煉的初期,我遇到這樣的人會感到心裏很難受,會感到很氣憤,會帶著很強的情緒去和人理論,但只要我有維護法的心,好像就達到了標準。但過後一段時間還是遇到這樣的人,造成自己越來越氣憤,心被觸動的很厲害,同時也造成另外空間的干擾,讓這些經歷不斷在思想中出現,這時我才意識到,現在的要求和以前不一樣了,我必須達到心不動,不產生任何的氣憤,完全不被常人帶動才是大法在這個層次對我的標準。

師父講:「講真相中常人聽信了中共邪黨早期在媒體上的造謠宣傳,對大法弟子有誤解,對你兇,或者不願意聽你講,這個時候你的情緒要被他帶動了、憤憤不平、不高興,甚至不太理性,那你這個真相就講不了了,人也救不了了。」[2]
同時在這個過程中我也發現自己還有很強的愛面子的心,非常在意別人對我的看法和態度。表面上我是因為別人對大法不敬而生氣,但更深一層上是因為自己的面子被傷害而不平,這些都是我要修去的。

修去做事心,安逸心

最近因為學法煉功的放鬆,時常會體現出很強的安逸心和做事心,中國城還是按部就班的去做,但感覺上沒有以前那樣用心了。事情做多了,發現把事情看重了,把自己的修煉淡化了,很多事情都是在用常人的方法解決。就像師父法中說的:「無論你做任何救人的項目,離開了修煉,你就會發現,你就越來越常人化,思考問題、做事的方式都會越來越常人化。如果你能夠一直在法上,一直沒有放鬆自己修煉,你會發現你所有做的事情就真都像一個修煉人在做。那是能夠完成大法弟子使命的根本、根本保證,所以你們不能夠離開法,到甚麼時候都不能夠放鬆對自己的修煉。」[3]

借法會的機會,我想提醒自己和有同樣問題的同修,自己的修煉一定不能放鬆,那是一切的根本。

我的修煉上還有很多不足,要提高的地方,寫出這些只想提供一些修煉中的體會和同修交流,如有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感謝偉大的師父!

感謝各位同修!

(二零一五年美中法會發言稿)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曼哈頓講法〉
[3]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五年紐約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