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終於找到了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七月二日】前天,來了一位年輕同修,她說自己不精進,沒學法。我說:「師父新經文看了嗎?」她說:「看了……」。當時我很震驚,我說:「你這是不敬師、不敬法,師父講的是法,你怎麼能這麼說呢?」她不以為然笑著說:「我說話就是直!」我無言以對,沉默了一下說:「你回去從內心給師父認個錯吧,說自己錯了。」她甚麼也沒說,似乎我在說與她無關的事。她走後,我很生氣。

後來和一位老年同修交流,他平靜的說:自己從前也有過不敬師、不敬法的現象,後來認識上來,改了。這位年輕同修可能沒認識上來。這位老年同修心平氣和的在向內找,並且寬容了同修。而我則心裏不平。我很慚愧,就馬上向內找:我沒有不敬師、不敬法的現象啊!可是我心裏為甚麼如此不平呢?大法弟子怎麼能這樣呢?這事兒怎麼就讓我遇上了呢?這也不是偶然的啊。

第二天,有兩個同修來看我。我懷著對年輕同修極度不滿的心把這件事說了出來。一位同修說:「每個人的認識都不一樣。」另一位同修說:「每個人都不會和你一樣精進的」。在交流時我想起了師父講的法理:「倆個人之間發生矛盾,第三者看見了,第三者都得想一想我自己哪裏有不對,為甚麼叫我看見了?」[1]同修走了,我繼續找自己,我沒有不敬師不敬法的現象,可是這件事情怎麼讓我碰到了呢?師父講過:「很多事情看似偶然,都不是偶然的。」[2]這也不是小事啊。心裏沉沉的,像壓了一塊大石頭。突然,腦中閃出了兩個字「論語」。啊,心「咚」的一下,我一下出了一身汗。我哭了,內心深處感到師父的洪大慈悲,那一刻我無法用語言形容,心上的大石頭一下子沒有了。

我找到了自己不敬師不敬法的根源。二零一五年紐約法會後,師父的新《論語》也發表了,我就開始背誦新《論語》了。

我那時想:「新《論語》來了,還得換下來,太麻煩了。原來的《論語》也挺好都背下來了。啊,這麼想也不對,師父就這麼安排的,就應該這麼修。我後來又想:從我這裏借出的《轉法輪》也很多,是一一給他們拿《新經文》看呢,再換新《論語》,還是就說換新《論語》……怎麼說呢?對方不理解,怎麼辦呢?心裏、腦袋一團糟,太麻煩了!原來的《論語》不換就好了,就沒有這麼多事了。」不知不覺中,自己都沒覺察到我在埋怨師父。現在深挖思想根源,內心一陣恐懼,我犯了大錯。師父慈悲的點化我,給我這個不知深淺的弟子改過的機會。弟子埋怨師父,這是小事嗎?!天哪!我把自己擺在甚麼位置了?師父是創世主,表面上是同修不敬師不敬法的言語,實質是我掩蔽很深的不敬師不敬法的骯髒的心。是師父慈悲的點悟我,同修像一面鏡子照到了我。我真正的從內心深處認識到了自己犯下的彌天大錯。我哭啊、哭啊我感謝師父、感恩師父,我是甚麼啊?我只微乎其微的小小的一粒塵埃,沒有師父哪有我呀!師父,弟子知錯了。

晚上,我長跪於師父的法像前,滿臉都是懺悔的淚水……師父,弟子錯了!弟子錯了!弟子錯了!師父,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懺悔的聲音在我的小宇宙空間中迴盪著,淚水順著臉頰淌到了地板上。

當晚,在老同修的幫助下把三本《轉法輪》和兩本《精進要旨》的論語都認真的、恭敬的換下來了。

我寫下這篇修煉心得,感謝師父給弟子改過的機會。以後唯有嚴格要求自己,敬師敬法,聽師父話,按師父的要求做才是弟子的本份。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美國東部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休斯頓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