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與同修的配合中實修自己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六月十六日】我是九六年得法的老弟子,十幾年的修煉,結識了很多同修,有的在得法初期就認識了,在正法修煉路上,我們風雨同舟,相持相伴,在師尊的慈悲呵護下,平穩的走到今天。在與同修相互配合,比學比修中,我修去了很多人心,逐漸成熟起來。

一.在破除與同修的間隔中修去情和人的圓滑

二零零二年,我經歷過一次被迫害後,產生了怕心和安逸心,人的惰性很強。在我最消沉、最不精進的時候,師尊沒有放棄我這不爭氣的弟子,安排同修甲及另幾位同修一次次的找到我,同修甲為了及時給我送來師父的新經文和《明慧週刊》等資料,冰天雪地裏騎車跑很遠的路,棉衣都被汗水浸透了。她們與我在法上交流,幫我從個人修煉的魔難中走出來,溶入到正法修煉的整體中。

同修甲幫我找學法小組、買筆記本電腦,聯繫技術同修教我上明慧網,還帶著我發資料救人。不知不覺中,我把她當成了修煉的榜樣,對她不僅有很深的情,還產生了崇拜心和依賴心。

有一段時間,我因為不注意安全,不聽同修甲和其他同修的勸告,執著於自己的喜好,與同修甲產生了間隔。她平時對同修總是笑呵呵的,那段時間對我卻冷冰冰的。我向內找,知道都是我的錯,同修是為法負責,為我的安全負責。我改變了做法,不再堅持自我,可她對我的態度並沒有多大轉變。因為同在一個學法小組,大家經常見面,她對其他同修總是親切的笑著,轉身見到我,馬上表情嚴肅,愛理不理的。這種明顯的不同讓我很難堪,甚至打怵去小組學法。

我想起她對我說過「咱們比親姐妹還親」,就想,也許是我不聽勸太傷她的心了吧,時間長了就會好的。於是,我刻意保持著表面的平和,不計較她的態度,甚至找機會討好她。想用人的圓滑解決我們之間的問題。可是我的努力並沒甚麼效果,時間長了,心裏就有了怨氣,覺得同修甲太不慈悲、不寬容,我有錯,已經改了呀,還要我怎麼樣?同修乙和同修丙提醒我無條件向內找,別被舊勢力鑽空子。

我冷靜下來,不再想表面的對與錯,這才發現自己一直在為解決問題而解決問題,基點就是錯的。師父的法打入我腦中:「你好我也好,怎麼去修煉?」[1]同修一反常態的對我,如果從表面上向內找,是去我愛面子的心,其實沒那麼簡單。

我好好理順了一下我們之間的關係,同修甲曾經為我付出很多,我對她心存感激,是人的情,她說過「咱們比親姐妹還親」,那是她在法上悟到的,同修間的緣是聖緣,是在千百世的輪迴等待中,在今世共同配合助師正法的風風雨雨中結下的,常人中的姐妹情怎麼能比呢?同修間的環境應該是比學比修,向內找,共同精進提高的修煉環境,我用人的情對待與同修的關係,用人的圓滑維持常人式的「你好我也好」的所謂「團結」,這不是修煉。

師父為了從根本上改變我的觀念,讓我在心性的摩擦中從根本上得到提高,苦心安排了這件事情,而我的不悟,讓同修承受了那麼長時間的痛苦。我與同修甲交流自己找到的人心,曝光我的根本執著,同修甲的眼淚在眼圈裏轉,她為我的昇華而高興。同修間沒有了私,在法中相互配合,這才是師父要的。

二.在幫助同修過程中修去證實自己的心

在利用電子設備證實法方面,我掌握技術比較快,也許是歷史上發的願,也許是師父給我安排的修煉路,大法打開了我這方面的一部份智慧,學起來很快,能自學天地行網站上的教程,也能獨立解決一些小問題,我成了同修心目中的技術同修。電腦、手機、打印機等,大家一有問題就找我,沒條件上網的同修也需要我送經文等資料,有時一天要往返於幾個同修之間,有的同修家住的又比較分散。起初沒甚麼想法,覺得是正法需要,隨叫隨到。這樣一來,佔去了我很多時間,影響學法。同修產生了依賴心,我也聽慣了同修的誇獎,起了證實自我的心和看不起同修的心。

同修甲提醒我,最好的解決辦法是教給同修技術,不能大包大攬,我覺得有道理。可是有的同修學起來很慢,有的不願意學技術,沒有信心,在我看來非常簡單的技術,同修學的很吃力,我就在心裏想:這要是我早學會了,你怎麼學這麼慢呢。到後來,同修學甚麼,我都在心裏與自己比較:這要是我……如何如何,覺得自己就是聰明。還常說:你們多好啊,有人教,有地方問,我有問題問誰去啊?言外之意就是自己行。

有一位同修想用語音電話救人,我幫她買了手機,教她幾次,還帶她出去兩次,以為她學會了,再去她家的時候,她卻把手機退給了我,說學不會,連筆記本電腦也退回來了,說一直都沒用,放著浪費,給同修用吧。我震驚了,怎麼會這樣呢?她是個看起來很精進的同修呀。我後悔沒用心在技術上幫她,影響了同修證實法。

我向同修乙說了情況,同修乙也後悔沒好好帶她,幫她突破這一關。然後同修乙與我交流,指出我最近老是不耐煩,不能理解同修的困難,沒站在同修的角度考慮問題,每個人修煉路不同,不能拿自己去對比,你這方面行,別的方面還不如同修呢。我知道是師父在借她的嘴點化我,師父講過:「你們都是一個粒子,在我的眼裏,誰都不比誰強,因為你們都是我同時撈起來的。(鼓掌)有的在這方面能力強一些,有的在那方面能力強一些,你可不要因此而想入非非,你說我有這麼大本事啊,怎麼怎麼樣,那是法賦予你的啊!你達不到還不行呢。正法需要使你的智慧達到那一步,所以你可不要覺的你自己怎麼本事。」[2]大法弟子是個整體,表面看我在幫同修,另外空間是配合著正法。我的能力是師父給的,是讓我證實法用的,不是讓我拿來顯示的。在這個問題上,我沒有把自己當作修煉人,證實了自己。

前幾天,為一老年同修打法會交流稿,她講了師父如何為她承受,我邊打字邊流淚,師父為我承受了多少?為眾弟子、為眾生承受了多少?我悟到了師父要我們大法弟子相互協調配合的更深一層法理,我發願一定要修去自我,無私的、謙卑的對待每一位同修,因為每一個同修都是師父選擇的生命,都是了不起的,所以師父才不想落下一個弟子,才讓我們救度眾生,那是值得我們救度的生命。

三.在與同修配合救人中修去妒嫉心

一次,和同修乙一起配合打真相電話,同修乙成功勸退了兩個人,我一個都沒有,心裏很不是滋味,回家後,我覺得奇怪,同修勸退了兩個人,他們背後無量的眾生得到了救度,我為甚麼不高興呢?為甚麼要與同修攀比呢?修煉這麼多年,妒嫉心還這麼強,都怪自己以前沒怎麼實修,把做事當成了修煉。

想起前段時間因為幫同修裝系統佔用了一些時間,三件事做的少了,當聽同修乙說她又勸退了多少人的時候,心裏就不平衡起來,後來又想起師父說的 「無論你是拉贊助、跑廣告,為了媒體的資金所做的一切和在前台所做的都是一樣的,威德是一樣的。」[3]心態才平和了,用表面的「為不能救人而著急」,掩蓋了背後隱藏的私,就是為建立自己的威德而做,同時也有妒嫉的因素在裏面。大法弟子遇到的每件事都有修煉的因素,而我當時沒有重視自己心態的變化,沒有抓住一思一念及時向內找,人心被舊勢力放大了,自我就膨脹起來。

我的個人修煉狀態時好時壞,學法煉功犯睏,發正念倒掌,很是讓我苦惱,這回找到根本原因了:修煉的基點還停留在為我為私上。為私是舊宇宙的根本屬性,是與新宇宙的特性相背離的。我很震驚,正法修煉已經到了尾聲,自己修煉的基點還沒擺正呢,正法時期大法弟子是有標準的,不實修就等於是在大法中混事,如果不是師父以巨大的承受與付出延續著正法時間,這萬古機緣就會錯過,太可怕了!我必須在法中修正自己,不能被舊勢力拖下去。

在兩個學法小組上,我都曝光了妒嫉心,不讓它再有藏身之地,同時從內心深處發出堅定的一念:解體妒嫉心和為私為我的觀念,解體產生這些骯髒人心背後變異的微觀因素,不管這些因素層次有多高、多微觀,都統統解體,因為它背離了宇宙特性,干擾了正法。

我放下了人心,從內心感受到了大法弟子的使命與責任,真的是發自內心的願意去救人,不再像以前那樣為完成任務似的被動的去做了,結果大不一樣,狀態好的時候一部手機一次能勸退好幾個人。

我悟到人心並不可怕,可怕的是掩蓋著不想暴露,等於是在保護人心,把人心當成了自己,當我們在證實法的過程中真正的向內找,心性到位的時候,師父就會幫我們把執著心去掉,一切人心都是師父幫我們拿掉的。

我還有很多人心沒有修去,與師父的要求差的很遠,與精進的同修相比有很大差距,正法已近尾聲,我要抓緊修好自己,與同修配合好,多救人,完成使命,跟師父回家。

感恩師尊的慈悲苦度,感謝無私幫助我的同修。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九》〈二零零九年大紐約國際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