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學會了配合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五月二十八日】下面是我在配合整體方面的感悟,向師尊彙報,與同修交流。

一、從獨自修煉到溶入整體

幾年前,我被迫離開家鄉,來到另外一個城市工作。在開始的兩年多的時間裏,我都處於一種獨自修煉的狀態,除了有時候去一個很遠的同修家切磋一下,或者回到家鄉和家人同修交流一下,大部份時間都是獨自一人。有時,心裏會莫名煩躁和寂寞。在同修家交流時,看到她們把三件事安排的非常緊湊,每天都在擠時間,搶時間,對比之下看到了自己的巨大差距。

向內找自己,發現了問題。因為在黑窩裏被迫害了幾年,到了這個陌生的城市裏不太想和其他同修接觸,深挖下去自己有一顆潛藏的怕心:擔心自己的不足被同修看到;在求安逸之心帶動下,擔心自己在同修面前不能隨心所欲;甚至還擔心同修萬一有甚麼事牽連到自己……想的都是自己,多麼自私骯髒的心啊!原來我現在的不正確狀態都是自己求來的,脫離整體後慢慢放鬆了精進的意志,是邪惡因素利用我還沒有修去的因素放大自己的人心造成的。這不是師父安排的道路,師父就是要求我們「比學比修」[1],而我卻一直游離在整體之外,走了舊勢力安排的路。

有一天,我在心裏默默的求師父:師父,弟子不能這樣下去了,請師父幫我找一個就近的學法小組,讓我能溶入整體環境。師父看到了我這顆心,就安排同修給我聯繫了幾個學法小組,在學校周圍正好有一個,這個小組有七、八個人,屬於家庭學法小組,其中有幾個新學員,大家在一起學法、煉功、交流,那種純淨的場讓我又找到了九九年之前的狀態。

謝謝師父,我又溶入到整體環境中啦!

二、在家庭生活中學會配合

結婚後十個月,我被綁架到黑窩,三年後回家時,兒子已經快三歲了,我們和同修的岳父岳母一起生活。

開始時母親同修因為邪惡迫害,暫時離開了家,爸爸和妻子在做生意,家裏的買菜、做飯、洗衣、帶小孩、照顧老人等大部份家務都由我承擔,一開始真是焦頭爛額,心裏的埋怨,求安逸,怕麻煩等心不斷的翻湧。

經過一段時間的學法和向內找,我知道了癥結所在:從初三開始,我就在學校住讀,參加工作後,也是住在單身宿舍,養成了懶惰,怕累,怕麻煩,求安逸,缺乏耐心,自私,隨心所欲等等不好的心。現在出現這些需要我承擔的事情,也是到了曝光這些不好的心,去掉它們的時候了。

以前總是抱怨媽媽和妻子不用洗衣機洗衣服,浪費了時間;有時候,覺的媽媽動作太慢,事情沒做完;有時埋怨妻子沒有為媽媽分擔家務……後來悟到這都是自己沒有把家庭環境當作一個互相圓容、互相配合的環境,說白了,就是自己的求安逸之心阻擋了自己,沒有積極主動的配合家人,沒有把我們視為一個整體。

從這以後,我就開始注意清除求安逸方面的心。後來媽媽回來了,我們逐漸的學會了互相配合。媽媽買菜做飯,我有時間就端菜、洗碗、拖地;有時候,洗完澡,順手把衣服洗了;有時候,一回家,媽媽和妻子在忙,衣服沒有洗,就默默的把衣服洗了。

開始的時候,還有一種做完了想顯示,希望聽到讚揚的心,後來發現了這顆心,就不斷的清除。現在在家裏,看到哪裏需要配合就自然的去做了,沒有甚麼「這應該是你做,那應該是我做」的觀念了。當然有時候還是有求安逸的心翻出來,還在不斷的清除它,在師父的加持下,一定會和家人配合的越來越好。

我們家是一個家庭資料點,媽媽同修六十多歲了,以前從來沒有接觸過電腦、打印機。建立資料點時,一切都是從零開始,我就一點點的教媽媽操作,有時候一個很簡單的技術,媽媽說我說的太快,她還沒有反應過來,我就晃過去了,她自己操作的時候又不知道怎麼辦了。有時候拿出記在紙上的步驟,但是又找不到那個詞在哪裏,經常急的滿頭大汗。

媽媽同修不會,我就再教,次數多了,有時甚至會埋怨,不耐煩。慢慢的,我學會了為媽媽同修著想,如果我是一個年紀大的,沒有一點電腦技術基礎的人,看到師父被誣蔑,那麼多眾生被毒害,該我做的項目卻突破不了,我會多麼著急呀!我應該看媽媽同修那顆為了救眾生的善心,相信大法相信師父的堅如金剛的正念。

那些我們懂電腦技術的人一看就很簡單的東西,也許在這些老年同修眼裏就是像山一樣的高大,一個小問題過不去,就可能造成某個項目受阻。後來,我就利用電腦截圖,把媽媽同修和家鄉同修弄不清楚的一些電腦操作的步驟一點點製作出來。

幾年的磨合,媽媽同修學會了上網,下載,打印,刻錄,特別是打印機的維護方面,比我強多了。現在有空回家時,媽媽同修就將自己積累的以及其他同修碰到的技術問題告訴我,我再做相應的電腦截圖步驟。現在我們的家庭資料點這朵小花開的很茂盛,穩健的走在助師正法的路上。

三、在常人工作中學會配合

在第一個學校工作半年後,我被提拔為學校中層管理人員。學校有一個值班表,經常有管理人員不到崗,剛開始我有怨恨心,嫉妒心,不平的心,怕苦怕累的心,後來逐漸去掉了這些不好的東西,學會了為他人著想,每天早到校時,發現值班的管理人員沒有到,我就主動的去各班清點人數,巡查班級紀律;中午午休時,如果有值班人員我就去協助他,沒有值班人員,我就主動頂替;晚上查寢時,不再因為誰沒有到崗而憤憤不平,而是很坦然的主動承擔。

一段時間後,所有的管理人員和老師都對我讚賞有加,校長也在公開場合和私下表揚我:「只要有你在學校,我就放心了。」

在現在的學校裏,有時校區主管批評我們下班時沒有關門窗,沒有檢查水電開關,還反覆提醒注意事項。開始時也會有埋怨,委屈,不平,幫了其他老師後,還有隱藏的自得心,顯示心。隨著不斷的向內找,清除,現在我每天下班時,不管是我的班級還是其他老師的班級,我都會檢查一遍,下次碰到其他老師時,私下善意的提醒一下,沒有了希望別人感謝的心和顯示自己的念頭,其他老師非常感激我。有時,有老師要打印文件,修電腦,搬東西,買東西,我都主動幫忙,招生時,主動承擔一些事情。每天都是樂呵呵的,滿臉笑意。辦公室的老師經常對我說:「某老師,你真是個好人!」

在我的帶動下,整個辦公室的老師都很樂意幫助他人,很少有勾心鬥角的事情出現,工作環境也變得非常祥和。對他們講真相時也很容易切入,有幾個老師都做了三退。

四、在清除邪惡中,溶入整體,互相配合

今年三月,家鄉同修J教一個新學員煉功,被新學員的丈夫向國保大隊舉報了,開始時我只是聽說了此事,也沒有在意。六月份,我回家休息,同修J和另一個同修突然來到我家,兩位同修臉色凝重,不安,他們跟我說了事情經過,還說這兩個多月來國保、派出所、社區居委會不斷的上門騷擾,還揚言要把同修J送洗腦班……現在同修J已經十多天沒有回家了,家人壓力很大,工作也出現了問題,他們感到事情已經很嚴重了。希望我能針對新學員的丈夫寫一封真相信。

聽著同修焦慮和不安的話語,一陣恐懼襲來,在黑窩裏的經歷又浮現出來,我當時立即發出強大的一念:決不承認舊勢力的安排!決不允許我們的同修再次遭到迫害!不管同修有甚麼漏,都會在大法中歸正!任何生命都不配來考驗大法弟子!

同時,我也在找自己:師父為甚麼讓這兩個同修來我家?為甚麼要我寫?一定是有我要修的東西。當聽到這個消息時,我的第一念是甚麼?有怕心,被非法關押時被壓進去的物質還在起作用;有保護自己的心,同修要我寫真相信,我卻還有顧慮,推卸自己的責任;有埋怨同修不注意安全的心;有不想寫的畏難心;有安逸心;有常人的明哲保身的私心……一大堆的人心啊!謝謝師父,通過這件事讓我找到了這麼多人心,我不要它們,這些東西不是我!

接著我們幾個人一起交流,明確了幾點:決不承認舊勢力的迫害,每一個聽到這個消息的同修,都找一下自己,不要去埋怨別人,先看看自己有甚麼不好的心,清除它!同時集體發正念加持同修J,各盡所能,寫信,寄信,發資料,講真相,發正念,當我們形成一個堅不可摧的整體後,邪惡自滅!

交流之後,同修J滿臉輕鬆,感到壓在他身上的東西卸下了。同修離開後,當晚我就開始整理材料,發現有許多細節不清楚,還有本地近期被迫害的事例也不是太清楚。第二天,我在猶豫去不去找同修了解情況,突然看到一個廣告語:「做別人做不到的事情。」這句話來來回回出現了好幾次,看著師父的點化,我立即打車趕往知道本地情況的同修家了解具體情況。

在師父的加持下,當天下午寫了一篇《給某某某的真相信》,又針對社區工作人員寫了一封「勸善信」。過了幾天,我又將本地從九九年到現在的所有迫害事例分了幾個類別進行分析,還製作了相應的圖表,深度揭露本地的邪惡因素,曝光它們的惡行,遏制邪惡行兇,幾天後文章在明慧網上發表了。這段時間我還自動生成了家鄉地區的電話號碼,不斷撥打真相語音電話,讓家鄉的世人儘快明白真相。

再回到家鄉和同修J見面的時候,發現他滿面笑容,他說他把真相信修改後給了那個新學員的丈夫,那人看了真相信後大受感動,知道此事的同修們也都在做各自應該做的事,近期也沒有惡人再上門騷擾了,同修J也回家了──一場邪惡逞兇的假相被清除了。

聽完後,我們再次感謝師父:生活中的一切,其實就是師父利用來提高我們的環境,只要我們聽師父的話,向內找,形成整體,就沒有過不去的關難!

五、結語

每個人的修煉過程都是一本書,億萬大法徒凝聚成的整體就是亙古未有的一部新宇宙的史詩,共同頌揚著師父的慈悲與浩蕩佛恩,共同見證著法輪大法的輝煌和偉大。只有在偉大的師父的呵護下,才鑄就了今天助師正法的法徒的神跡!

在這轉瞬即逝的正法最後時刻,願每一位同修精進之意不怠,形成強大的整體,圓滿隨師還!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實修〉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