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兒媳六年的心性關終於過去了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五月二十三日】我修煉已將十八個年頭了,風風雨雨,溝溝坎坎地走到了現在,知道了很多大法的法理,心性也得到了很大的提高。可就是和兒媳的關係搞不好,她怎麼看我都不順眼,我怎麼做她都不滿意。

我的小孫女伊伊二零零八年出生。沒有伊伊的時候,我和兒子、兒媳相處都挺好的,他們每天在我家吃飯,也不用他們買菜做飯,不用他們花錢。自從伊伊出生後,問題就來了。兒媳婦坐月子時,我給請了個月嫂。我是大法弟子,我還有我要做的很多事情。那時她整天不給我好臉色看,她媽媽和姐姐家離我們家很近,她姐姐當時也懷有身孕,和她媽媽成天呆在我家,甚麼活也不幹,中午還要在我家吃飯,買菜做飯,照顧兒媳和孩子也不用她們,即使這樣,兒媳和親家母也還是不滿意。我當時就想,我怎麼就攤上了這麼個親家?當伊伊四、五歲時,經常告訴我說:奶奶,媽媽又說你壞話了……兒媳還總給我話聽,不是這兒錯,就是那兒錯,怎麼做都不行。我說好話她當壞話聽。我只好少和她說話。她說來就來,說走就走,連個招呼都不打。天天問孩子早上吃啥了,吃了多少,午間吃啥了……聽的我心裏很煩,這樣我覺得很苦、很累、很委屈,我一直忍著、忍著。

有人對我說,你心裏頭過不去,就讓他們自己出去過吧(指不在一起吃)。我想不行,我不能推出去呀!我甚麼都不管,讓周圍的常人怎麼看我?說我煉法輪功家裏甚麼都不管了,這不是給大法抹黑嗎?家也是要圓容的。

有時我也想起師尊在《轉法輪》中說的話:「在修煉中,在具體對待矛盾的時候,別人對你不好的時候,可能有兩種情況存在:一個是你可能生前有過對人家不好,你自己心裏頭不平衡,怎麼對我這樣?那麼你以前怎麼對人家那樣?你說你那個時候不知道,這一輩子不管那輩子事,那可不行。」看到師父這段法,我的心放下了許多。可還是沒有徹底放下。總想,她怎麼就這樣呢?甚至事情還沒有發生,我就想她會怎麼想我,都是一些負面思維。

有一次,伊伊拉肚子,兒媳說是我給孩子吃炒飯吃的。我對此事很執著,怎麼吃個炒飯就能拉肚子呢?怎麼也想不明白。後來我又給伊伊吃了一次炒飯,又拉肚子。而每次都是拉一次就好了。又有一次,我帶伊伊從藝校學電子琴回來,已是中午十二點了,天又要下雨,我還得把晾曬的白菜收拾起來,我倆都挺餓了,我說伊伊咱倆吃點炒飯吧,又快又省事。她說行。我倆又吃了一次炒飯。結果下午二點多鐘兒子帶伊伊從娛樂場回來了,我問怎麼剛去就回來了?說是褲子濕了。我一看,小內褲上都是像芝麻一樣的小黑點,別的甚麼都沒有。我問兒子,也沒吃黑芝麻怎麼拉這個?兒子說昨天晚上在他們家吃火龍果了。我的心又動了。心想這又得怪我了。晚上兒媳回來後,伊伊告訴她媽媽說:奶奶又給我吃炒飯了,我又拉肚子了。兒子說拉的都是火龍果的籽。兒媳說:還是吃了不乾淨的東西了,要不能拉肚子嗎?聽了之後我的心裏很不好受,飯也吃不下了,學法也靜不下心。兒子因發燒,讓我第二天早上去接孩子,我說行。

他們走後,我心想,明天早上我去接孩子,兒媳要再說甚麼怎麼辦?我要忍不住不得吵架嗎?於是我就雙手合十,站在師父法像前和師父說:師父啊,弟子也知道向內找,可我又找不著錯在哪兒了?請師尊幫幫弟子吧!之後不一會,在我發正念剛一打坐時,師父在《和時間的對話》經文中的一段法打入了我的腦子裏:

「師:這樣的老弟子中也有,而且一個最突出的表現是:他們總是和人比,和他們自己的過去比,而卻不能跟法的各個層次的要求來衡量自己。

「神:這些問題已經非常嚴重,他們怎麼樣能把看到的對方如何如何,反過來看自己就好了。」

我一下子茅塞頓開,一身輕鬆,對兒媳的怨一乾二淨,一點也沒有了。我立刻站在師父的法像前雙手合十,和師父說:謝謝師父的慈悲點悟,是弟子擰勁了。是我用人心去想別人了,總看對方如何如何,沒有反過來看自己如何如何,沒有真正把自己當成大法弟子嚴格要求自己。我太執著兒媳說我甚麼了,我越執著,她越表現給我看,其實不都是我的人心太重求來的嗎?她說我甚麼我不當回事,心不動,我按修煉人的標準要求自己,該怎麼做就怎麼做,也就沒事了。

伊伊六歲了,我這個心性關也整整過了六年,提高的太慢了。謝謝師父的點悟,謝謝師父的慈悲苦度。也由衷的感謝兒媳對我提高心性的幫助。這六年她為了我的提高也吃了很多精神上的苦。現在好了,我們婆媳也有話說了,今年過年兒媳還給我買了一件羽絨大衣。二零零八年我家也開了一朵小花,我做助師正法的事,全家人都支持,我們一家人很愉快,其樂融融的沐浴在佛光裏。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