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到真正的「以法為大」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五月十五日】下面我交流的是在日常工作中清除利益心、私心的干擾,以證實法為大的體會。

警惕舊勢力安排的金錢誘惑

多年前,我所在的公司的股東之間的關係出現裂痕,公司幾乎要解散了,大家都各自找出路。我準備在家休息一段時間做好三件事,過一段時間再找工作。

可是,同事很快給我介紹了一份工作,年薪十多萬。這個薪金差不多是我原來工資的三倍多,但每週只休息一天。

在我去應聘的路上,一位女士來到我面前問:「你聽說過三退嗎?」我下意識的說:「聽說過。」她問:「你退了嗎?」我說:「退了。」她說:「祝你平安。」然後就走了。我平時也是很注重隨時隨地講真相的,可是這次在應聘的路上,同修搶先向我「講真相」,我知道這是提醒我:要把救人放在首位,別被錢沖昏了頭。

應聘單位很滿意我的學識和工作資歷,我也和老闆談到我的信仰,老闆說:「我看過法輪功的書,你要是有這個信仰,那做好工作肯定沒問題。」我建議老闆先試用我幾天。

應聘回來,又發生了意想不到的事:本來步行十多分鐘就可以到家,結果我竟然迷路、找不到家了,繞了一會才回到家。我知道,我必須清除利益心的干擾,理智對待這個工作。

果然,這裏的工作強度非常大,甚至晚上還要加班。我不能迷於舊勢力安排的金錢誘惑,我必須有充足的證實大法、救世人的時間。在試用的第四天,我決定不幹這份工作了,

接下來,老闆給我打電話,要給我這四天的工資並想挽留我,我婉拒,老闆就說:那以後有機會甚麼時候來都行。

我在家調整狀態,做好三件事。兩個月後,原單位的一位股東組建新的公司,邀我去做技術負責人,年薪十萬左右。這裏工作強度適中,有正常的雙休日,我就這樣順理成章的上班了,工作、救人兩不誤。而且這裏能遇到許多本專業的大學生,大學生的人員流動也很快,我就一批一批的給他們講真相。

我的「以法為大」中隱藏著「以我為大」

二零一三年底,公司的工作突然忙起來,沒有了雙休日,而且忙完之後客戶還都不給錢。這很不正常。

其實就我個人而言,當時我已經通過了專業資格考試,用我資格證的單位每年都會給我十萬元,單純地從經濟上來講,我真的不太需要這份工作了。

當時,我因為工作忙、學法少,狀態也不太好,正趕上電腦的XP系統升級,我用了六年的打印機也出了問題,還有一些軟件在一個證實大法的項目中要用,急需學習,還要照顧要中考的孩子,我打算休整一段時間,靜心學法。

我以照顧孩子中考為由,就辭職回家了。在不上班期間,經過大量學法,以上的自身修煉問題和技術問題一一都解決了,我還有更多的時間去離市中心較遠的地方去發資料。

在靜心學法中,我發覺:其實我的「不上班」中包含著求安逸、愛清淨、以自我為中心、不讓人管、妒嫉心(單位工作不累,因此工資也低於市場價格)等……我的「不上班」,無意中在滋養這些人心。

這心來源於「私」。都明白遇事要「以法為大」,而我的「以法為大」中隱藏著一些「以我為大」的因素。這個掩蔽很深的「私」,我一定要修掉它。

我就想:工作的事順其自然、聽從師父的安排,怎麼對救度眾生有利就怎麼做。不能想當然的安排自己修煉的路。

師父給安排的是最好的

在辭職回家的幾個月期間,單位經理先後給我打過三次電話。前兩次,因證實大法的事沒做完,我就回絕了。

在我找到了上述執著心,想「聽從師父的安排、怎麼對救度眾生有利就怎麼做」時,經理第三次給我打來電話,說一直沒找到合適的人,找的人價碼高、水平還不行,希望我能回去工作。而且單位接了一個大項目,設計費是六百多萬元,經理很著急。

當時,要做的證實大法的事已經忙完了,雖然距離孩子中考還有一個月,我還是答應了。經理很高興,誇我心態好、為他人著想、解決了公司的燃眉之急。

這樣,我又繼續工作了。不同的是,上班後,公司整體依然很忙,我的工作卻不忙。經理讓我做技術總負責人,只需負責「把關」,不需要做太多的耗時間的工作,這樣時間也就寬鬆了。而且我的薪金也按照當時的社會統一標準調整了,年薪升為二十萬,比以前漲了一倍,每週都有雙休日。孩子最後也考上一所不錯的省重點中學。真是自心修正了,外界的一切也都正了。

我理解,大法弟子的時間和精力是很珍貴的,不但應有充足的時間證實法,物質條件也都應該跟上。其實常人中的物質財富,是你的不丟,不要陷在追求金錢中去,凡事真正「以法為大」,以正法的需要為出發點,師父給安排的是最好的。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