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生中最有意義的時光

——談在做資料中提高心性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五月十五日】二零零八年我聽說本縣資料點工作很忙,就對協調人表示我可以為資料點做點甚麼,協調人和資料點同修聯繫後,問我在自己家裏做真相光盤行不行,我當時沒有猶豫就答應了,妻子同修也默許了。幾天後資料點同修給我拿來電腦、打印機和有關耗材,並指導我電腦操作、光盤刻錄、打印盤面。那時我心裏特別高興,幾年來自己一直想有台電腦能上大法網站,為證實法做點工作,雖然平時省吃儉用,卻一直沒有實現自己的願望。今天我有了助師正法的法器,真是難得的機緣哪,我暗下決心一定要努力學習有關技術。充份發揮這些法器的作用。

做資料看起來是做事,實際上處處都存在心性修煉的因素。

一、修去怕心

開始做資料時想的最多的是資料點是邪惡打擊重點,所以特別謹小慎微,每次做完都把現場清理的乾乾淨淨。經過長期學法和讀明慧同修的交流文章,怕心不斷被清除。

師父說:「如果真的能在困難面前念頭很正,在邪惡迫害面前、在干擾面前,你講出的一句正念堅定的話就能把邪惡立即解體,(鼓掌)就能使被邪惡利用的人掉頭逃走,就使邪惡對你的迫害煙消雲散,就使邪惡對你的干擾消失遁形。就這麼正信的一念,誰能守住這正念,誰就能走到最後,誰就能成為大法所造就的偉大的神。」[1]我經常背誦師父這段講法,每次背誦都覺得我被強大能量包圍著,有一股神聖不可侵犯的氣勢。

三年前,讀小學二年級的外孫女回家說到她同班同學撿到一本真相小冊子給她看,她當時說這是我姥爺打的。我當時聽到這事心裏很平靜,沒有責怪孩子,只是親切的告訴她,姥爺做的事不能讓外人知道,以後要注意。這事也風平浪靜的過去了。

兩年前有鄰居告訴我,在我家門口有便衣警察蹲坑,我不把它放在心上,心想我做的是最正的事,有師在、有法在,邪惡動不了。如果真受到干擾,我就用慈悲眾生的正念,講真相救度被邪惡操控的警察,解體邪惡的迫害。我該幹甚麼還幹甚麼,後來那個蹲坑的人被我的鄰居質問了就沒有再來。當然,有了正念不等於可以不注意安全。師父講:「用理智去證實法、用智慧去講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與救度世人,這就是在建立覺者的威德。」[2]我認為注意安全是為資料點負責,為整體負責,為大法負責的心性標準的一部份。

二、修去證實自我的心

我平時是一個愛琢磨好探索的人,除了電子、電器高科技以外,靠眼看、心想、手動的活一般難不倒我,在技術同修的指導下我很快學會了電腦操作、刻錄光盤、打印光盤面,接著又學會了上網、下載、做小冊子。做順手了,就開始自我欣賞了,覺得自己不一般,比別人強。

學法中逐漸明白這是證實自我的心,我儘量排除它,否定它。但是由於法理不清,沒有正念的指導,總是排不掉。後來在學師父各地講法中知道大法弟子跟師父下世助師正法,在生生世世的輪迴中,是師父的呵護才有我的生命的延續(修煉前曾有兩次奪命之險),是師父造就了我的一切,大法弟子的生命和一切能力都是為今生今世助師正法而成就的,這些能力是證實法的需要,不是個人的資本。雖然這些能力給我的生活帶來了很多方便,但是,在證實法中發揮出來才是正用。為了適應證實法的需要,我通過看教程、做實驗逐步學會了裝系統、安裝軟件、排版製作傳單、小冊子、圖片製作,光盤貼設計、視頻處理、真相光盤編輯等技術。

三、修去利益之心

我做資料有六年多的時間了,家庭經濟條件很一般,在這個過程中常常發生個人利益與做資料的矛盾。每當出現矛盾的時候,我都按照師父有關失與得的關係講法要求自己,不被常人利益所動。曾有遷居大城市的同修動員我也遷居市區,我想那裏再好我也不能去,我不能離開多年一起修煉的同修,我是這些同修的協調人,有繼續為他們服務的義務和責任。雖然我走了師父會有安排,但是,我必須選擇師父所要的。

這幾年有時看到同齡的退休同事還在打工掙錢,心裏就會盤算,如果我不做資料,繼續在外面打工,六年多的時間也能掙個十萬、八萬的了。但是,我知道這是利益之心的反映,我必須清除它。因為我知道正法機緣意味著甚麼,師父說:「如果你們到現在還不清楚正法弟子是甚麼,就不能在當前的魔難中走出來,就會被人世的求安逸之心帶動而邪悟。師父一直很痛心那些掉下去的人,多數是被此心帶動而毀掉的。你們知道嗎?正法弟子不能走過正法時期是沒有下一次修煉機會的,因為歷史上已經給了你們一切最好的」[3]師父給了我們歷史上一切最好的,我還有甚麼放不下的呢!

四、我有師父在管

在做資料的幾年裏,我遇到過很多困難,如果是個常人,在有些困難面前可能早就放棄了,而我是大法弟子,在師父的慈悲呵護與加持下具有堅如磐石的意志和超常的智慧,甚麼困難也擋不住我們助師正法的路。

記得開始學習視頻處理時,一看教程看了下句記不住上句,很多術語不知所言,看完教程一頭霧水,看完兩次還是一頭霧水。怎麼辦?放棄嗎?不行!我想光看教程太抽象了,我請師父加持、點化給我領路,我打開視頻處理軟件,參照教程,試驗著做,點錯了就重來,感覺亂套了就關閉程序,重新打開再試,開始一下做成功了,可是又想不起是怎麼做成的,那就從來,直到搞清操作程序為止。編輯刻錄光盤也是這樣走過來的。VCD做出來了,看看DVD我更為難了,做DVD光盤那三個文件怎麼弄出來的我連路徑都找不到,我真的要放棄了。今年八月,看了新唐人十六集的視頻節目《真實的江澤民》,覺得是很好真相素材,先做了三張盤的VCD。一個視頻文件做三張盤,無論製作還是發放都不方便。做DVD一張盤就夠了,怎麼辦?學做DVD!當初學VCD不也覺得很難嗎?現在面對做DVD的困難不是和做VCD前的困難一樣大嗎?怎麼能停在這兒不敢前進了呢?做!先不管DVD那三個文件怎麼產生的,走一步是一步,最後終於把DVD視頻文件做出來了。這個過程我確實體悟到是師父在管我,是師父把著我的手把我領上路的。沒有師父的加持,起碼我不可能把DVD做的那麼順利。

最明顯的是近期發生的一件事:一台打印機小黑不出墨,手工清洗噴霧狀態正常,上機測試頁偶爾能打出小黑來,經過觀察完全沒有漏氣可能,論壇技術會員讓我用萬用表測試打印頭,可我根本不會,做了一些其它方面的處理,始終沒有解決。後來我決定用原裝墨盒換下連供配套墨盒,我把連供墨盒的芯片取下來用雙面膠粘到原裝墨盒上,當往原裝墨盒安裝密封圈時發現原裝墨盒進墨孔太小,無法使用,我只好再把芯片用雙面膠回粘到原來的墨盒上。把這個墨盒裝回機內,當時忽發一念我再試試,能否打印出小黑。一試果然能正常打出小黑了,拖延一個多月的難題終於解決了,原來是墨盒芯片與墨車的觸點接觸不緊密造成的,這種故障恐怕萬用表也沒法檢測出來。如果不是師父點化把我引導上更換墨盒,怎麼可能發現墨盒芯片的故障呢?我真的感覺是師父在管,我雙手合十,不停的在說謝謝師父!謝謝師父!

回憶自己做資料的過程,就是一個不斷的提高心性過程,不論做甚麼都有修煉的因素,雖然每天很忙,但是不覺得累,而且精力旺盛,精神愉快,有那種修行的快樂!

現在,我覺得從做資料以來走過的路,是我一生中最有意義的時光,能成為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助師正法,救度眾生是我生命的真正意義。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七》〈美西國際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理性〉
[3]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正法時期大法弟子〉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