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做資料的幾個嚴肅問題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七月二十三日】近來在當地發現很多偏離法的地方,而且其它地方也有這種情況,因此寫出此文,與同修交流,以期能共同提高,走正路多救人。

一、資料點對做大法書籍很不嚴肅

最近在與同修接觸中,發現僅《轉法輪》就有好多版本。有的書做的特別大,字也特別大,說是為了老年同修看的清楚,有的做的特別小,說是為了攜帶方便。有的其中師父的法像換了。有的封面用的皮紋紙。大法是嚴肅的,作為法中的生命,只能無條件的維護大法,絕對不能為了自己的甚麼想法或方便,隨便改動大法的排版。現在大陸的情況特殊,很多新學員沒有書,師父慈悲允許我們自己做書解決大法書籍不足的問題。我們參與做大法書的同修,一定要抱著無比神聖與謙卑的心態來嚴肅對待這件事情,絕對不能隨心所欲的想怎麼樣就怎麼樣。明慧的版本是甚麼樣的就是甚麼樣的,那是師父親自定下來的,不是我們這些小小的生命能夠理解的了的,以任何理由改動,都是嚴重的亂法。希望還在做這樣大法書籍的同修不要再做了,同時儘量收回自己原來做的版本,從新整理裝訂一下,也是維護大法。

二、資料點隨便自己做資料的問題

據同修說,有位資料點的同修,把師父對於某個問題的相關講法全部摘抄出來,並彙集成冊,然後在大組學法的時候,一起學習。

師父在《精進要旨》<驚醒>中講到:「亂法有多種形式,其中以內部弟子無意的破壞最不易覺察,釋教的末法就是這樣開始的,教訓是深刻的。」「弟子們切記,所有法輪大法的經書都是我講出來的法,都是我親自修訂整理的,以後任何人都不能再從我的講法錄音中摘寫或整理文字材料了,無論以甚麼藉口都是亂法啊,包括所謂的講話與文字差異上的對照等等。」所以,我悟到這種私自摘抄整理師父講法也是亂法。希望同修不要再這麼做了。

三、很多同修在做一些表面的東西,而不是把時間精力用於救人。

還有的資料點在做法輪掛鏈,人手一根。有人把廢光盤加上墜子做成法輪掛件,掛在家中,等等。有時候甚至象形成了一股風氣了,當興起甚麼的時候,救人也淡漠了,一大堆人全副精力的投入做這些表面的東西去了,結果浪費了很多精力和物力。師父講過現在的時間值千金值萬金,而常人受邪黨的干擾迷失的很深。要想真正的救一個人,要費很多時間和精力。如果我們把做這個的時間用來講真相,或者與講真相好的同修交流心得,而不是做這些表面的事情,不是更好嗎?這本身是不是也是被邪惡鑽了空子干擾呢?

有的同修看到別人有甚麼,覺的好,自己立刻也要,讓資料點同修投入很大的精力為自己牆上做各種畫和其它掛件等東西。而資料點的同修有時做事也不拿法來衡量,別人要甚麼,就投入精力來做,就像轉生了一個打印機了。比如有同修要《毛澤東鮮為人知的故事》,資料點的同修也做;有人要項鏈,他就做項鏈;有同修要《蒼宇劫》,他也做。而別的同修交流也根本不聽,只有明慧相關文章發表出來了,他才會停下來。但是下一次出現甚麼,又會隨波逐流的加入其中。為甚麼會這樣的?主要原因是法理不清,分辨不清現在這個時候我們最應該做的是甚麼。修煉不是大幫哄,也不是教條化的做事。是在真正的學法修心中紮紮實實的提高著自己。修煉中犯錯了,不知道用法來衡量,找找自己是哪裏有執著心被利用了,哪裏不足需要提高了,而是麻木不仁的,從表面上改正了,實際上並沒有得到提高。那麼下一次事情出現了,還會犯同樣的錯誤。這不是修煉,也會不斷的被邪惡利用來干擾正法和救度眾生。

出現這個問題的同修,很多情況是因為學法放鬆了,沒有用法來衡量,用自己的觀念覺的哪個人做的好,就學人不學法。有時候是因為人情放不下,別人讓做甚麼,不好意思拒絕造成的。還有一個很重要的原因是,有的同修不明白怎樣才是真正的救人,有的人認為送給常人一個漂亮的護身符他收下了,這個人就是得救了。有的人認為常人同意退黨就是得救了。其實只有一個生命從心裏明白大法好,明白中共的邪惡,從內心退出邪黨,這個人才能真正得救。如果他僅僅是礙於情面表面上同意退出,有的人是因為護身符漂亮才收下,而心裏還是對大法反感,那是沒有用的。所以,找到常人的心結,解開它,徹底說通他,才能真正救了他。

而其他知道這件事情的同修也要找找自己,為甚麼資料點的同修會做這些呢?是不是也有我們的原因造成的呢?我們是一個整體,哪裏有不足,都可能被邪惡鑽空子,利用來干擾。是不是我們有顯示心、虛榮心和歡喜心呢?給邪惡提供了可以生存的空間場。

我悟到現在最緊迫的事情就是如何更多的救度眾生,同時要多學法修好自己,引導那些沒有走出來的同修走出來,拉起掉隊的同修。這才是最重要的。

這是兩位同修的體悟,不足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