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封信和兩千元錢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月二十九日】今天,一位同修遞給我一個黑色塑料包。我打開一看,裏面有一封信,信裏還包裹著兩千元錢。

看完信,我的心久久不能平靜,思緒萬千。我收下這難得的兩千元錢,馬上將它轉交給資料點;將信抄錄下來轉發明慧網。為了安全,隱去同修的相關私人信息。

* * * * * *

我名叫×××,75歲。我是98年下半年有緣得大法的。(那時)我每天到鎮上去學法煉功,來回走十幾里路。路很不好走,我堅持每天很早帶點稀飯去吃,為的是在那裏抄書和教不識字的功友讀書,一天認一行字,下午才學法煉功。我抄書的本子是從我的孫子沒寫完的作業本上撕下來的紙訂成的本子。因我廠解體了,經濟生活很困難,還要負擔丈夫每天斷不了的藥。因他參軍在西藏部隊,給邪黨賣命8年,得了一身的病,邪黨沒負擔一點,退伍後一直是我負擔。他干擾我做三件事,我做的很少。

我正念正行,幾次闖過邪黨的迫害。2006年,丈夫病逝。過了三個月左右,大兒媳婦被車子壓死了,一對一歲多點雙胞胎小孫女,又需要我照管。我做三件事全靠晚上做,也做的不多。因此舊勢力、病魔就鑽我的空子:我的喉管側面長一個大包,咽口水、吃飯都很難受,很困難。家裏人強迫我和他們一起去市裏大醫院檢查,醫生還叫我馬上開刀。我信師信法,堅決不開刀。醫生說,吃藥無效,只有開刀,我說天氣很熱,我不開刀。待天氣冷了,家裏人又強迫我去開刀。我給師父上香時說:師父,他們要強迫我開刀,我咋辦呢?第二天,我的喉管的包散了,沒有了。我知道師父替我承受了痛苦!

現我存二千元錢,我交給市裏功友做大法真相資料用,我請你們千萬要收下!我感謝師父!我永遠忘不掉師父的大恩!我要多多做好三件事來感謝師父!我今年一次都沒有參加過你們的學法,我很想參加你們的學法。我以前到市裏洪法、學法,都是半夜三、四點鐘步行走去走回的。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