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深的愧疚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四月二十二日】我兩年前得法,全身是病的我修煉幾個月後,所有病症都不翼而飛,我感謝師父,感謝大法。

帶我走進大法的弟子給我請了《轉法輪》和師父在各地講法及師父經文等,我如獲至寶,高興萬分。兩年來,大法弟子把「明慧週刊」、「明慧週報」、真相小冊子及真相光盤等都及時給我送來,對我明白真相、精進實修都起到了很大的促進作用。

為使更多的人明白真相,救度世人,我也學著老弟子的樣子,把這些真相資料送給親朋好友和有緣人。就這樣,兩年來,對同修送來的大法資料,我都是高高興興的接,看完再愉愉快快的送,其他甚麼也沒想。

直到有一天,經常看真相的一位同事問我:「問你個事,你們的活動經費哪裏來的?」我莫名其妙:「甚麼活動經費?」「就是做這些資料,光盤的錢哪裏來的?」……我不知道。」

兩年來,每當同修快來送資料的時候,我就急切的盼,來了就快看,看完了,就快速送給世人看。是啊,做這些東西的錢是哪裏來的?我怎麼就沒想過哪?!

上週,同修來送資料時,我問這個問題,同修說:沒有任何地方、沒有任何人給我們一分錢,這些都是我們大法弟子自己湊的錢。因大法被迫害八年多,大法弟子大多都是受到非法勞教、拘留、抄家、罰款、開除、停發工資等迫害,經濟上都比較困難,大家都是省吃儉用,省下錢,送資料點,做資料救人。有的老年弟子省下兒女給的生活費,有的小弟子拿出長輩給的壓歲錢、零花錢,有的賣菜的、賣早點的、做小買賣的大法弟子,在街上挨凍受累,風吹日曬掙的錢,捨不得吃好的,捨不得添衣服,攢的都是一元一元、一角一角的錢,一大堆。資料點的同修看了,都哭了……。

我真糊塗,以前怎麼就沒想到這些?兩年來,同修給我請的大法書有一大摞,真相資料已無數,我都沒拿過一分錢,我有工資,卻讓經濟上都不富裕的同修擔負著資料費。我的病全好了,在大法中受了益,卻不知回報,這不是沒良心嗎?

第二天,我準備了兩千元錢,送到同修家,我恭恭敬敬的雙手遞給他,請他捎到資料點,彌補我對兩年來的深深愧疚。我想:資料點的同修,又要上班,又要做資料、買耗材、保養設備,何等辛苦,還擔那麼大風險。像我這樣等著看的,再不及時拿錢,讓本來就辛苦的資料點同修再為缺資金髮愁,這怎麼說的過去?

我把這件事寫出來,一是表達一下我的愧疚之情,再是,讓有像我以前沒想過這個問題的同修知道一下,免得像我一樣,過後如此的慚愧、內疚。

另外,我建議傳遞資料的同修,對想不到拿資料費的同修,送資料時,及時善意的提醒一下,我覺得這不存在不好意思的問題。我們是一個整體,都是師父的弟子,都是為了證實法,為了更好的救度眾生。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