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做資料過程中修好自己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八月二十二日】這個資料點兩年來一直是我一個人在運作,除了本地取資料的總協調人外,沒有同修知道我。這兩年來我從一個甚麼都不知道到現在基本能全面做的人,要不是師父的幫助,我以前根本想不到會做這些。儘管當中有不少困難,但每次都是師父給我信心,我也明白,做好資料點就是修好我自己。

做資料中真的明顯感覺自己的不足,考慮同修的需求,只要他們證實法中需要的,我就應該配合。但確實沒人幫,因為我姐的工作量大,還有小孩,她也不懂,也幫不上甚麼。我呢,以前除了會打字,甚麼都不會,我好多次遇到難做的項目,就想著師父,想著被迫害的同修,想著師父講的法,「難忍能忍,難行能行」(《轉法輪》)。好多次心煩的時候,師父就會讓我在夢中看到美好的事,給我信心。

就這樣我慢慢的成熟起來,心性也平靜了許多。做資料中經常出現許多技術上的事,比如打印機一直我都很小心的使用,希望能使用時間長點,但總是出事,打真相幣的時候經常卡在裏面,卡得不深時能取出來,卡得深時就取不了,又不能找常人幫忙,用了許多的辦法,真是越急越弄不了,求師父只要一會兒頭腦中就出現主意,用打印不乾膠紙帶,結果一下就好了。後來只要出現技術上的問題我就不再和它較勁,我換別的項目先做,或者學法,一般都能自然而然的解決好。

記得開始做資料時,心裏特別緊張,感覺自己壓力很大,不是因為害怕邪惡,而是根本甚麼都不會,所以做甚麼都小心,生怕出甚麼差錯。儘管同修們都很諒解我的一些問題,但我感覺不能出現一些不好的,比如資料的不乾淨,和紙張的不平整。一份資料就是向世人傳遞一份美好,了解一個真相。但越是緊張,越是出錯,越不學法,精力全放在資料上,把自己累得夠嗆,還經常浪費一些紙張。之後也感覺是自己做事的心太重,儘管是想著多救人,但沒有把學法放在第一位,越感到有點力不從心,家裏的常人干擾也大,矛盾也多,真是心沒擺正,甚麼都不順。但後來發現放下那份壓力,多學法,家裏的事多擔一些,家人也干擾少了,資料也做得好些,紙張也少浪費了許多。

第一次同修讓我做《轉法輪》時,我感到不知如何是好,因為那是法,我又沒做過,也沒人教,連做書的東西也沒有,做書的步驟也不會。但看到同修那渴望的眼神,我只好硬著頭皮答應,開始做的書真的不好,而且當中還錯頁,我都哭了,求師父原諒我的冒失。每次看師父的法像,師父都微笑著,很慈悲。我那時真想告訴同修我不做,因為做得不好我很內疚,但同修們都沒說甚麼,他們有書就很滿意了,只要內容是對的。那時邪惡迫害得許多同修都沒有書,都是好多人一本書。我感覺自己的責任很大,我不停的找做書的方法,慢慢的做的也好起來,開始不敢在《轉法輪》中加師父照片和法輪圖,後來看到同修都想看師父。在師父的點化和鼓勵下,我放下那份緊張的心態,和小心對事的心,在書中加上師父照片和法輪圖。心態平和了許多,現在做經書就好多了。

其實這兩年我做資料就是我的修煉過程,以前許多不好的心都在這其中不知不覺中去掉了,比如做事毛糙、糊弄、耐不住寂寞、煩躁、好勝的心、好強的心,都平淡了許多。也能對家中的常人寬容了不少,以前總是覺得家裏的常人不好,總看他不順,儘管知道自己不對,但他一發脾氣我就討厭,但他對我做資料的支持,讓我感到他明白一面是偉大的,也就感覺自己修得不好才會對他看不順,現在他發脾氣我就沒有甚麼計較的,起碼他真的在做資料上是一點沒反對,還經常幫我拖材料,這點我就感覺自己一定要做好,他才能看到我的變化。我感覺他也變了不少,脾氣也好了許多。

其實經過這幾年的實修,真的明顯感覺法學得好就做事順,而正念足,學法不足基本就和常人做事的方式一樣了,而且遇事就慌,怕心也重。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