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變觀念 修自己 柳暗花明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五月四日】二零零八年我家開了一朵小花,小花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越開越旺,一直平穩的走到今天,為我周圍同修提供學法所用的大法書和救人所需資料。同修們救人需要甚麼資料,只要他提前告訴我們,不管怎麼忙,我們都及時滿足同修們的需求。可是不知不覺中生出了很多人心,和同修間有了矛盾。下面就把自己轉變觀念,在矛盾中找自己、修自己、去人心的過程與同修們交流。

同修們救人需要甚麼資料我們就做甚麼資料,這不是一句口號,而是實修自己的過程。我們平時按同修們的需求平穩的做著資料,但如有同修需大法書或有其它需求,時間就緊起來了,就要忙起來了,有時人心會往出冒。

去年春季裏的一天,我們本來就已很忙,這時,另一資料點同修跟我們說:「你們還有神韻光盤嗎?」我說:「沒有了,今早剛給老同修送去。」她說:「那就給我做二十幾盤神韻晚會光盤,再做二十幾盤翻牆軟件。我明晚去取能做出來嗎?我這週日有份禮,救人用。」我出於愛面子,不好意思拒絕,就說聲:「行。」可同修走後,心裏就不平衡了(因每次去她家,看到她很悠閒),就叨叨咕咕:你有刻錄機、打印機好幾台,都閒置起來了,每週就寄幾封信,你有時間,自己卻不做,一有婚禮就來我們這要光盤,我們本來就忙不過來,學法時間少,這不,又把我們學法時間給擠了……丈夫同修說:「怎麼不找自己?怎麼誰都上你這要東西?是不是你有甚麼心?既然答應了就抓緊做吧!」於是就忙開了,每樣做了三十幾盤(因週六我也有份禮)。第二天她來取,全拿走了,她走後我才想起來,她是週日用,我週六也用。心裏又不舒服了……沒辦法又忙起來了。

當我冷靜下來學法,對照法找自己,師父說:「它可以產生人的妒嫉心,別人要好了呢,不是替別人高興,而是心裏不平衡。」[1]我這不是妒嫉心嗎?師父講:「惡者妒嫉心所致,為私、為氣、自謂不公。」[2]原來我還那麼惡,那惡不是邪黨的東西嗎?再深挖下去,為甚麼都願意上我這取東西?同修來取東西說:「看你們做的資料真好,小冊子都做大本的,封面那麼亮,哪個哪個資料點做小本的;有的資料點只打印粘貼,其它都不做,你去要東西啥都沒有……」聽了覺得很舒服,多做,別耽誤同修救人,不知不覺中生出了幹事心,愛聽好聽話的心,證實自己的心,顯示心……這一找,我真的驚出一身冷汗,正法已到最後了,我還有這麼多人心哪!於是我趕緊發正念清除這些人心。解體邪黨邪靈因素!

想想同修法學的好,很會講真相。與周圍的親戚、鄰居相處的很好,不管是請吃飯、出去旅遊、和別人聊天,那是表面形式,實際是在利用常人中的這個形式在救人,她周圍環境開創的很好,親戚、鄰居都明白真相了。記得前年她被一同修請去參加農村親屬婚禮,那一天她讓一百人明白真相得救了……想到這,真的感到很汗顏,同時在心裏升起對同修敬佩之心!同修身上淨是閃光點……自己和同修比差距多大呀!想到此,心裏亮亮堂堂,渾身輕鬆!

在給電腦裝系統過程中修自己

由於邪黨邪惡的破壞,為了安全,電腦由原來的XP系統全部改裝W7系統。這樣一來技術同修的工作量就特別大,他們起早貪黑,市內、外縣忙不過來,為了減輕技術同修的壓力,我也學會了給電腦裝系統(技術不熟)。

一天,我接到一位協調同修發來的信,讓我去她那取電腦(給電腦裝系統)。吃過早飯,騎自行車將近四十分鐘就到了她家,帶回兩台電腦。由於技術不熟,就照筆記本操作。分好區後,安裝系統,有一項沒安上,安了幾次都沒安上,但我不灰心,想起師父說:「學好法,修煉中絕不會影響你甚麼,反而工作起來、學習起來事半功倍。」[3]師父叫我學法呀!我今天忙了快一天了,還沒學法呢!於是我捧起寶書學法。頭腦清醒了,我給同修電腦裝系統,是為了同修安全上網,做資料救度眾生,做的是最正的事,誰也不配干擾。我又發正念:清除干擾我給電腦裝系統的邪惡因素。發完正念,很順利的裝好了。因兩台電腦都是農村同修用,她們到市內來一次很不容易,於是我又更新殺毒軟件、做成單加密系統(雖費時間,但為同修安全、方便著想,認可費時也要全弄好,)並上網下載一些東西,自認為好用了才停下。就這樣,第一台電腦裝好後已是半夜一點多了。

第二天先學一講法,又裝第二台電腦,這台電腦裝的很順利,裝好後上網試一下,打開信箱看到同修又有一台電腦需安裝。於是我送去兩台電腦,同時取另一台電腦,接著安裝……雖然辛苦,想到能幫助同修解決一點困難,做了自己應該做的,心裏很高興。

有一次,一位協調同修來信讓我給她電腦裝系統。我發完早上六點鐘正念,吃了口飯就騎車出發了,到她家後,她說:「今天是週五,我還得打週刊。」因我還有別的事就回家了,到家丈夫說:「她要修的訂書機拿回來了嗎?」我忙說:「忘了。」他責備我說:「你都想啥呢?說不定同修還等著用呢!」我想,也是,責備自己也無用,忙說晚上五點我再去,那時她週刊也打完了。我騎車又去取,結果她沒在家,訂書機也沒找到,發完六點正念就回來了。

第二天因有事我下午坐車去取,結果她仍不在家。另一位同修邊幹活邊打印週刊,機器出墨不好,只能點高,特別慢。看到同修很忙我就接過來打印,到了七點半她也沒回來,週刊也沒打完,最後一趟車是八點鐘,我說了聲我得走了,再晚就沒車了。換了兩次車到家九點多鐘了,一叫門丈夫同修把門反鎖上了,這時我才想起太晚了,丈夫同修擔心我的安全(因中共邪黨太壞了),我又按了兩次門鈴,過了一會兒門開了,我連忙認錯,向他道歉,他不依不饒的(因不是一次了),那天晚上他也沒吃飯。我的心裏也覺得很委屈:還協調人呢!我兩天去了三次也沒取回電腦、訂書機,四、五個小時的時間都扔到路上了,怎麼不為別人想想?想裝系統自己送過來吧……責備起同修來了。想起師父說:「不叫舊的邪惡勢力鑽你們的思想空子,唯一的辦法就是抓緊學法。」[4]我向內找自己:由於忙於幹事,也沒怎麼學法,即使學了,也像完成任務似的,眼睛看著法,心裏卻想著要幹的事。

師父講:「你眼睛在看法的時候思想沒在法上,大家想想,那你不等於白看嗎?那給誰看呢?自己並沒有學呀。」[5]我懂了,學法不入心,不但沒得到法,反而對法還犯了罪,所以被邪魔鑽了空子,做事就不順;再說協調同修負責市內、外縣那麼大一片的事,不知吃了多少苦,操了多少心,她心裏裝的是整體啊……而自己太自私,心胸太狹窄,想的都是自己。師父教導我們「做事想別人,遇到矛盾想自己」[6]師父還講:「你們今後做事就是要先想到別人,修成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正覺」[7]我是師父的弟子,必須聽師父的話,放下自我,多想著別人。第二天,我高高興興的騎車向同修家奔去。

修機器過程中修自己

在我家附近有一老年同修也開了一朵小花。老同修默默地為八、九位同修提供真相資料,每週一包紙(五百張)。也許是工作量大,也許是舊機器……機器老出毛病,總來找我,其實我也不怎麼會,每次老同修來找我,我都馬上放下自己的事趕過去看一看,弄好了再回來。有時到那一點就好使,沒毛病。老同修不好意思,樂了:「你一來它就好了。」這樣的事好幾次了,時間長了心裏也發煩了,因為我們的時間真的很寶貴。可一想老同修那麼大歲數,能承擔那麼大的工作量,已很了不起了,我是修煉人哪,這不正是去我那顆怕麻煩的心嗎?我們交流:網上同修有文章說「先修人再修機器」。遇到問題找找自己。

後來有一段時間老同修不來找我了,可我的心裏還覺得空蕩蕩的,這時我吃驚的發現自己還隱藏著一顆顯示心、證實自己的心。於是,趕緊發正念清除這些人心,不准它在我這停留片刻。

有一天,老同修的機器又出毛病了,不出黑色,拿出墨盒發現黑色空了,注墨吧。我發現她拿出的針頭很髒,問後得知每次注墨後從不清洗。我就開始埋怨:「特意給你送來小墨瓶(因小墨瓶蓋是尖尖的,頂端帶孔的,注墨很方便)你不要,現在好,管都堵了,我也沒辦法了。」她說我找我丈夫,我丈夫還真有辦法,把墨瓶中的墨全抽出來,用釣魚線把管通好了,注上墨,打印機又歡快的幹起活來。

就在前不久的一天早上,老同修又來了,說機器底下往出淌墨,她自己把打印機底朝上翻過來擦,等再翻過來她傻眼了,裏面全是墨,不能幹活了,讓我去給看看,我一聽就樂了,心想:真是沒辦法。我說:「機器得拆了清洗,我也不會拆,我今天上午小組學法,下午給你送商場清洗。」她說:那不行,我還等著打東西呢!讓我丈夫給修。我說:「他拆沒問題,但不一定能裝上,萬一裝不上或有其它毛病還得上商家修,更耽誤你用了。」她就走了。等我們小組學完法,和小組同修說了去修機器的事,同修姐說:「用我的車送去(電瓶車)。」我說:「那太好了。」當我們到她家,我進門就說把機器遞給我,她說往哪拿?「我說:去商家修。」她說:「不去!你就給看看吧!」我急了,說:「我要能修還能往那送?你快拿來吧,外邊還有人等著哪!」我邊說邊進屋自己去拿,因著急語氣也不善了「找塑料布」,她拿來一小塊,我說:「要大的」,她說:「沒有。」我說:「得找大的,否則一邊走一邊流黑墨,別人看見問你那是甚麼,怎麼辦?」心想你也不為同修想想安全否,滿以為都準備好了,拿起就走……包機器的布很小,機器都露出來了,我說:「找大布。」她說:「沒有,那就用被單。」我說:「行,有的同修被罩都拿出來用了。」到了維修機器的商場,維修工人說:今天機器是帶不回去了,留下電話吧。我說:急著用哪,幫幫忙吧!工人說:最快也得明天,我說:明天上午我來取。

回到家,我就忙著上網下載打印週刊、小冊子、單頁等(因是週五)。因每次遇到這種情況我都為他們組同修提供資料,不耽誤同修救人。忙到晚九點多鐘老同修也沒來取。心想:給你修機器、給你打印資料、還得給你送去,不平衡的心又出來了。

第二天早上給老同修送去,問她:「你怎麼沒過去?也不知用多少,你看看夠不夠,若不夠用,機器取回來你再打,中午十二點之前在家等我。」吃過早飯取回機器直接送去了,告訴她:「在那試了,挺好使的。」我就回家了,因有事出門了。

晚上回家,丈夫同修說:老同修又來了,說機器打不出字,讓你去呢!我放下飯碗就過去了,到那一看,墨水瓶沒掀蓋,拿出墨盒一看:全空了。老同修說:「我忘了。」我自責的說:「是我太疏忽了。」在給墨盒注墨時,老同修說:「我不想做資料了,就出去講多好!」我說:「你不助師正法了?」她不出聲了。這時我突然想到是我昨天對老同修態度不好,不慈悲。想起師父說:「我們大法弟子之間也不能不慈悲。你們是同門弟子,大家都在為宇宙正法在盡心盡力,所以互相之間要配合好,不要過份的用常人心來看待問題,互相之間帶著常人心產生一些不應該發生的矛盾與爭論。這些事情都應該有大法弟子寬容、善良、祥和的表現,他的事就是你的事,你的事就是他的事。我們不講甚麼常人的團結,那是一種強求的表面形式,你們是修煉者,你們有更高的境界。那麼,在很多工作中的表現上就應該是能理解別人、能聽別人的意見、能用大法來衡量對與錯。」[8]我慚愧至極,「給你修機器、給你打印資料、還得給你送去……」那老同修給誰做呢?我們都是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助師正法是我們的史前大願,那是我應該做的,那是我在兌現誓約。老同修承擔那麼大的重任,每週還出去幾次面對面講真相,粘貼都貼的最明面上,她的女兒幾次叫她去北京居住她都拒絕了。她說:我走了,我們組八、九個人的資料怎麼辦。多好的同修哇!我連忙向老同修道歉:昨天是我錯了,由於著急,來取機器我說話的語氣很衝、不善,哪像個弟子?傷著你了,真對不起,真對不起,以後我會注意的。

我們交流後,機器正常工作了,老同修也高興起來了。走在回家的路上,很感慨:大法真好!同修真好!自己決心在以後的修煉中遇事用法去衡量,時刻注意修去自己的人心。

修了十幾年了,現在才知道:轉變觀念,向內找,修自己就會柳暗花明!正法修煉所剩時間越來越少,我們都要抓緊這有限時間多學法,修好自己多救人。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境界〉
[3]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
[4]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走向圓滿〉
[5]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二》〈美國佛羅里達法會講法〉
[6]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九》〈二零零九年華盛頓DC國際法會講法〉
[7]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佛性無漏〉
[8]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二》〈二零零二年華盛頓DC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