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次被同修「趕走」後所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四月二十二日】我在家裏排行老大,又讀過大學,家裏處理甚麼事,父母都要徵求我的意見,家裏唯一的弟弟不怕父母卻怕我,小時候做錯了事,見到我都哆嗦,因為我會嚴厲的批評他。我在家裏管弟弟妹妹,結婚成家後,管孩子、管丈夫,只有指責別人的份,還認為自己樣樣都行,也輪不到被別人指責。

第一次被「趕」

一次,我看到天地行網站發布了用於手機講真相的軟件的升級版,就趕緊把這事告訴了一起配合講真相的技術同修A。沒想到他說:「就你標新立異,我們不更新,那些老年同修剛剛掌握了這個使用方法,再更新又得重新教。」

聽了A同修的話,我心裏很不舒服,心想我是出於好心,覺得升級的軟件肯定是更完善,救人效果更好,善意的告訴他卻被他指責了一頓,心裏很不是滋味,就與A同修爭執了幾句。他生氣的趕我走。我說:「你以前也趕過C同修走,人家C同修心性高沒走,你讓我走,我也不走。」他接著說:「你要不走,我就走。」我急忙說:「你可別走,那還是我走吧。」

到了下一次配合講真相的前一天,A同修到我家來了,向我道歉並說:「那天是我不對,我脾氣不好,明天繼續配合講真相吧。」我說好吧。

過後我向內找,發現當時說的時候,確實帶有顯示心,再往深挖下去,發現這個顯示心是因為有爭強好勝的心,才會去顯示,這種顯示心理還體現在:投稿的文章發表了,登到《明慧週刊》了,被錄製成真相語音了,等等。在與同修交流時就想顯示,有不說誰知道的顯示心理。寫的文章被周圍的同修猜到了,提及此事時自己也沾沾自喜。寫到這兒,我覺得自己還是有顯示心,發現了就抑制、排除它,正念清除它。

其實,與A同修發生的矛盾,根本原因是同修在幫我修去顯示心,在這裏真心的謝謝同修。

又一次被「趕」

在講真相過程中,當有人同意三退時,我都告訴對方:把三退保平安的大事轉告親朋好友。並且說有一個辦法,可以在一元錢人民幣的背面寫上三退聲明,再寫上小名或化名,把錢花出去。天滅中共這個大難來時,也能保住性命。

A同修不同意我這樣講,並找了幾段師尊在各地講法念給我聽,並說他認為救人這麼神聖的事,只有大法弟子才配做,不能讓常人做。我聽後說:「師尊也沒說不能這樣說,那是你自己的理解。常人做那也是我讓他做的,這不也是我間接的在救人嗎?師尊讓我們多救人,不是救的人越多越好嗎?」我和他爭辯起來。最後他說:「你要繼續這樣講,那你就別來了。」我帶著刁難他(A同修只播放語音,不直接勸退)的語氣說:「到底應該怎麼講,你先示範講一遍,我們都照著你的講。」他說:「那你是學人不學法。」就這樣,我又被趕了出來。

一次與B同修搭伴出去打電話講真相,在路上又談及此事,我心裏仍然憤憤不平,因為B同修也被A同修趕出來過,所以我倆有共同語言。我說:「A同修太執著自我了,別人都得聽他的,不聽他的就不與你配合。你要不想與他配合就不要勉強,A能做的事我也能幫你做。」煽動、挑撥離間的心都出來了,恨不得大家都不去與A配合,從而證明自己沒有錯。當時還沒有意識到,結果一個下午的時間,我一個人也沒有救成,這是從來沒有過的事。B同修也只救了一個人。

向內找,被自己的人心嚇了一大跳

通過學法、靜下心來向內找,我找到了自己有一顆很強的不讓別人說的心,執著自我的心,還有愛面子的心,A同修是在幫我去掉這個很重的不讓人說的心。因為我與丈夫早在十八年前就離婚了,我和女兒一家一起生活,女婿在外地工作,一年在家也呆不了幾天,女兒很乖、很孝順,很少頂撞我,誰來幫我去這個心呢?師尊就安排了A同修幫助我,我卻沒悟到,而是在矛盾中與他爭誰是誰非,我對你錯,並由此產生了更不好的人心──煽動、挑撥離間的人心,自己都被這些人心嚇了一大跳。在以後的發正念時我就針對這些心,進行清除,歸正自己。

我悟到,做事再多,救人再多,也代替不了修自己,因為只有把自己修上去,才能救了自己宇宙體系中的層層生命,如果不能達到大法要求的標準,隨著正法洪勢往上回歸的時候,不同化法,那舊勢力就會阻攔你,不讓你過去,那麼他們就會被正法洪勢所清除,而這些生命都是我們代表的那個宇宙體系中的生命,所以我們修不好自己就是在毀眾生。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