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弟子:對實修的一點淺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四月十五日】隨著時間的變化,我從一名大法小弟子也成長為了一名青年大法弟子,當發現這一變化時,同時也發現自己不能再像以前那樣浮在只煉功學法的表象上,而應該真真正正的嚴格要求自己,所以實修太關鍵了。

在我上幼兒園時,就在媽媽的幫助下,當上了一名大法小弟子,但是由於得的太容易,也沒有吃甚麼苦,所以只是覺得自己得到了和許多家庭不一樣的東西,沒有太在意自己得這樣的大法,是多少人想求都求不來的宇宙上乘修煉大法。

我非常貪玩,總是將大法拋之腦後,所以當我迷失時,師父總會讓我警醒,讓我懸崖勒馬,在那時才會感歎到師父真的是無所不知,師父真的是太慈悲於我們。所以,不管是我小學的貪玩,初中被大染缸的污染,還是如今即將到來的高三的忙碌,我的修煉狀態雖如同上高山再下大海般時好時壞,但我始終都沒有真正脫離大法。

後來,我找到了不精進的原因:總是因為實修沒有跟上,並且我也發現我身邊許多小時候比我精進多了的小同修,長大後也如同常人般每天按部就班的生活,急壞了他們的同修家長。我覺得還是因為實修沒有跟上的緣故,這裏我就談談我對實修的一點淺悟。

一、摔倒了趕緊爬起來

我的修煉狀態總猶如周期性變化一樣,寒暑假是真正在家認真學法、實修心性的時間。記得高二前的暑假還是很精進的,但慢慢變得常人化。然後連自己都覺得自己不像個修煉人了,卻覺得改也來不及了,覺得師父肯定不會管我了,媽媽的話聽不進去,覺得活得很累。

有一天,媽媽無意中發現「每日明慧」中刊登了我的一篇暑期將過時寫的「法會交流文章」,我看後說不出心裏到底是喜是悲。我喜的是:原來師父還管著我呢,悲的是:自己如今的修煉狀態真的是一團糟。所以,千萬不要怕師父不管你了,最怕的還是你自己放棄自己。只要你的思想中還信師信法,把自己當作一名大法弟子,我想我們完全可以從哪裏摔跤就從哪裏爬起來,更何況師父也說過:「是啊,只要迫害一天沒結束,那一天就是機會。利用好吧,做的更好吧,快一些從新返回來吧,不要再錯過了。不要背包袱,做錯了你就再做好。以前的事想都不要想,要想以後怎麼樣做好,為你自己與眾生真正的負起責任來。」[1]

二、抓緊時間學法、煉功

師父說「法能破一切執著,法能破一切邪惡,法能破除一切謊言,法能堅定正念。」[2]

高二升高三的這個暑假,是我過的最短也是最充足的暑假。本應該兩個月的休假期,學校只給了我們兩個星期,還留了許多作業。但是,我列了個時間表,每天除了按量完成作業外,還需要背一段《轉法輪》,再看二十至三十分鐘師父的各地講法。

後來兩個星期過後便是補課,時間更緊了,媽媽又提出我光學法不煉功,只能當一名常人中的好人。於是,我又改了改,每天放學後吃完飯,花五十分鐘背法、讀經文,再煉一套功法,然後再開始寫作業。

當煉功音樂響起的一瞬間,我突然覺得好久都沒有聽了,那一刻的感覺就像在常人中沉淪了好久好久,突然聽見了指引我回家的聲音,真的只有天上才有的音樂,讓人一下子就清醒了。

雖說這樣的安排還是比不上媽媽每天晨煉、學法時間的五分之一,但是每天學法煉功兩不耽誤的狀態,讓我心裏穩多了,在學經文時,也覺得師父的法在擴充著我的腦容量,從而感受到學法的樂趣,讓我發現了宇宙的龐大與複雜、無言而喻,而在師父面前卻甚麼也不是。師父把如此偉大的法理,全部交給這浩瀚宇宙中連一粒塵埃都不算的地球上渺小的人類,這真是開天闢地頭一回,而我又在這時轉生成了人,生在了能得大法的家中,是何等不易啊!

小時候讀法根本沒有悟到過這些,爸爸(未修煉法輪大法)曾經看我讀書時笑著說:「小和尚念經,有口無心!」當時我還很不高興懶得理會他。後來才發現有時學法思想真的是天馬行空,暑假還好點,上學放學後的讀書狀態就明顯變差,一拿起書,一天在學校發生的事情歷歷在目就像放電影一般,這樣學法就很沒有效果。於是媽媽建議我背法,這樣思想一打岔就會背不下來或停下來,使我可以馬上意識到思想的走神,趕快把思想再拉回來。

從學法中,我也清楚了一個修煉人的樂趣,並不像我原先理解的那樣無趣單一,相反實修的過程是充實的,讓我對自己的修煉,心裏也踏實多了。所以,不管如何也都要堅持學法,堅持煉功。

三、放下人心,走向神

師父說:「修煉者不能帶著人心、帶著業債、帶著執著圓滿。」[3]我的許多人心會從我的學習生活中體現出來。有一次,我的作文寫的很好,老師不僅在班上表揚了我,並且把這篇文章複印了許多發到年級中,供其他同學參考。我一下歡喜心就起來了,一回家就把文章給爸媽看,想得到他們的表揚,爸爸是滿口稱讚,而媽媽卻表示沒有看懂,寫得太抽象,作為大法弟子就不應該寫出這樣的東西出來,這是魔性的體現。我當時就很不高興,並大叫:「哪裏看不懂了,這不是抽象的,你自己沒認真看,還這樣說!」結果在另一場考試中,我發現我的作文有些偏題,而且感覺寫的非常不好。恰恰這篇文章要求的中心是讓我們圍繞「在別人歡呼的時候要學會傾聽……」來寫作,我才意識到我起了歡喜心了。

在這個暑假學校要求高三年級上課,許多同學都沒有來上課,他們大多數都是去學美術和音樂,因為這樣對於高考會比較容易一點。有時,看見班上走了的同學的空位置,心裏很難受。心想:人家都有個為高考奮鬥的目標,他們都有捷徑可走,而我努力半天也看不見成效,捷徑也沒有,高考怎麼辦呢?……

結果被邪惡鑽了空子,一個很久沒有和媽媽聯繫的同修(原來很精進,現在基本放棄了)打了個電話過來,還非要我接電話,他跟我說:「你應該去學畫畫,你有這個天賦,我知道你生日,我幫你算過,不是所有人都有這天賦的,是你媽把你給耽誤了。只要過了藝考,你只要300分就可以上一類的大學……」

接完這個電話我很煩躁,心裏很亂,我知道藝術這條路並不是我要走的,可是萬一我可以通過畫畫……結果,本來按部就班每天學法的計劃也被打亂了,做甚麼事情都提不起勁來,感覺自己的高考註定就是失敗的。

後來和媽媽切磋,媽媽也後悔讓我接這通電話,媽媽說:「不聽他的,我們按照師父安排的路走,你修煉後的人生是改變的,他怎麼能給你算的出來呢?!他否定你現在的路,就是在否定師父為你安排的路,他沒有這個本事的……」

後來,我背《轉法輪》的時候,看著師父的照片就不停流眼淚,原先流淚有時候是因為自己沒有做好,而這回卻想的是「師父啊,我怎麼活得這麼苦啊!」後來,突然想起師父的一段法:「真修弟子啊,我教你的是修佛修道的法,你們卻因為在常人中的利益損失了而對我訴苦,而不是因為自己在常人中的執著心放不下而苦惱,這是修煉嗎?」[4]平常學到這段法時,還覺得那些人怎麼一點悟性都沒有,要是我絕對不會去求這些,這些都是自己要過得關啊。這時,我才驚醒,原來我學法時也帶著一種有求的心,心想自己天天學法,成績肯定能好,煉功開智開慧,那我肯定就會變得聰明。雖然嘴上沒說,但心裏卻總想著。這跟那些修煉想求得病好的人,又有何區別?這顆心太骯髒,這些都是我自己要過的關啊。

堵在心裏的大石頭終於落下了,心理壓力也小多了,對成績的執著也少了,每天又可以輕鬆充實的正常學習與修煉了,所以師父說過:「無求而自得!」[5]每天都踏踏實實的走,就在走師父安排的路。

再有看到和自己平時要好的同學談了戀愛,就天天和媽媽說他們怎麼怎麼樣了。媽媽說:「你怎麼總說他們,你是不是有甚麼心?」後來我找了找,還真有。第一,沒修口;第二,瞧不起他們的心,也就是妒嫉心;第三,不平衡的心。他們談戀愛、老師竟然不管;其他人也看得慣;成績還沒下降。說白了還是妒嫉心。所以在常人社會中,一件小事就可體現出方方面面的人心。怎樣守住心性,做到不動心,才是關鍵。

四、放下親情 對法要堅定

高二時,做了一個夢,夢見我剛一放學,是爸爸來接的我。告訴我:「你媽媽被車撞死了,撞得很慘!」我當時哭的很悲傷,快到家時,一個聲音突然打到我腦子裏:「都是因為學大法學的!」當時我很驚訝自己怎麼會有這樣的思想。趕緊又想:不可能,肯定是因為我媽有甚麼地方沒做好,才被舊勢力鑽了空子!這樣一想,我突然一下就醒了。醒了告訴媽媽,媽媽說我在夢中過了對法堅定不移的關。我覺得雖然是過了,但是那一段時間的修煉狀態也不是很好,看見周圍幾個老同修,平時修的很好,卻相繼離世。感覺有些可怕,也怕自己的親人離開自己,帶有很強的親情執著,而且一直沒去。在生活中也常常受這種情的干擾,有時還會見物思遷到流淚。

對爸爸的情就非常重。他經常在江中游泳,當學校組織到江邊遊玩時,觸碰到江水的那一刻,就會想到他,心中翻騰不已;當他晚上喝完酒回到家鬧的時候,覺的他又可憐又可氣,眼淚就不停的流。爸爸晚上回家晚了也非常擔心,怎麼也得給他打個電話。在常人中也許常人會覺得他的女兒孝順,可是對我們修煉人來說就是情太重了。我和媽媽在這上面也跌倒了好多次。爸爸雖然非常寵我,但我應該用修煉人的態度來對待他。師父說:「隨著你的層次的提高,你們的情被消下去的那部份它不會空,將被慈悲代替,它是漸漸、漸漸的會增加。」[6]情是常人中的東西,凡事應該以大法為標準,而不是由情來控制的。

通過這次寫稿,總結了一下自己這一年來的修煉過程,真的是大起大落。發現實修真的很重要。有許多小同修就差在實修方面,大法已經開傳這麼久了,昔日的小同修也已長大。我們不應該再讓家長同修們時刻督促著學法煉功,而是自己發自內心的明白自己來到世上是幹啥的。常人中的一切不過是過眼雲煙,再好玩的遊戲、再喜歡的明星,回過頭來也不過是常人想找的那麼些感覺,而這些都是不長久的,在高層次上看,完全是變異的,是不能帶到新宇宙中的,而我們還戀戀不捨,這是多麼可笑的事情。

既然師父還沒有讓這一切結束,那就是給我們的機會。所以不要總是抓著常人的東西不放,好好學法,時刻提醒自己來到這裏的夙願,真的不要因為得之於易,而失之於易。昨天學到師父的一段法:「人的生命是有定數的,他到了哪一個時候該死掉,該去轉生,那邊的人已經懷孕了,等著他轉世,要出生哪,他不出生,這能行嗎?他出生了以後,在常人社會中要生活多少年,然後他要去做他那個工作,他那工作還等著哪。你不讓他去能行嗎?你打亂了整個的社會順序。只有大法修煉的人我們才能這樣去給你做。因為世間上沒有比一個要修煉要回升再偉大的事情了,所以才能夠給你把這一切都做好。去安排別人,把你替出來,作為修煉的人,所以說修煉人不是常人。」[7]才明白師父對我們的慈悲。若說我們沒有接觸過大法,在法正人間時,我們只能遺憾自己沒這個緣份,但是我們已經修了大法,師父為我們做的一切,如果自己不能精進實修,那真是罪過啊!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北美巡迴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擾〉
[3]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三》〈芝加哥法會〉
[4]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真修〉
[5]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
[6] 李洪志師父著作:《北美首屆法會講法》
[7] 李洪志師父著作:《歐洲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