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明慧編輯部文章《出發點》有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四月一日】前段時間有事到外地小住了一陣兒,因以前曾參與過營救當地同修的項目,所以在小範圍內有些同修認識我,這次去同修出於感激、信賴或是認可,有意無意說了些如你正念強、法理清晰,熱心,我們這裏需要像你這樣的同修等讚譽之話,無形之中助長了我求名的執著心。

剛開始同修說時我還能用正念抑制住,但由於實修不夠,架不住被多個同修「捧」或是依賴,導致人心膨脹,同修們發過來的那種物質我抵擋不了,正念終於決堤了,感覺自己潰敗了下來,於是就出現了有時和同修交流時不自覺的就把自己擺在同修之上,有指導同修修煉的想法,在心魔的帶動下甚至說過讓神佛都為之震驚的話,可是當時同修竟然沒能察覺我說的話不在法上,沒人指出來幫我糾正,事後自己回想才清醒過來,後悔說了大話。

因為覺的被同修依賴很受用,於是應同修邀請不斷的去這裏交流那裏切磋或幫忙等,在愛面子虛榮心的作用下,竭力在同修面前表現出自己正念強修煉狀態好,其實在那裏的後些天我的身體狀況並不好,真是身心俱疲,到後來我的修煉狀態就越來越不好了,感覺自己游離於大法之外很虛弱很飄渺,學法看不到法理了,煉功思想不清靜了,令「邪惡膽寒」的正念沒了,發正念時「力可劈山」[1]的勁頭不見了,做事想問題都是常人的思維,就連駕輕就熟的證實法的項目也不願意做,有時還不自覺的瀏覽常人網站看些新聞甚麼的,主意識不能主宰自己,三件事全部鬆懈下來,自己也非常痛苦但好像無力擺脫。

幸而能及時抽身回家大量學法背法,長時間發正念清理自己,才調整過來。

回想在那裏時師父曾借同修的嘴點過我,如誰誰被崇拜的看人的眼神都不一樣了,可是我都沒能及時清醒過來。想一想現在有多少同修就處在那種環境當中,被同修追捧或崇拜著身不由己,逐漸喪失了精進意志,如不能幡然醒悟,後果是相當嚴重的,我知道的同修中,因此有出賣同修的,有被反覆判刑的,還有過早離世的,這令師父多麼痛心啊!

就在形成此文即將發往明慧網的時候,有一個多日不見的同修來了,也談了類似的事情,由於對同修的依賴或認可,因而對同修犯的過失視而不見並幫其開脫。大法弟子維護的是法而不是人的「情」,捧同修的,用人心維護同修的,不僅害了同修也害了自己,那真是幹了舊勢力想幹的,一石二鳥,因「捧」而「殺」了。

師父講了要「以法為師」[2],我們切不可因為同修有優點或特長而一葉障目,學人不學法,袒護或誇贊同修。師父說:「修煉可是極其艱苦的,非常嚴肅的,你稍微一不注意可能就掉下來,毀於一旦,所以心一定要正。」[3]通過此事,我深深的體會到了修煉的嚴肅,所以才寫出此文讓同修引以為戒。不足之處,懇請諒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一》〈二零一零年紐約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悉尼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