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修離去 重錘之下終醒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三月十六日】去年十月,在我們身邊有兩名同修突然以病業的假相先後離世。這突如其來的打擊給本地同修和周圍的眾生及其家人都帶來了很大的影響,也給助師正法、救度眾生帶來一定的損失。為甚麼舊勢力能在師父正法到最後,時間緊、救人急,正需要人手的時候,把同修從我們身邊奪走了呢?而且這兩名同修在助師正法、面對面講真相中都能走在前面。

先說A同修。她六十五歲,得法十幾年了。修煉前多種疾病纏身,修煉後多種疾病不見了,身體變化很大,皮膚變得白白的,和同齡人相比年輕很多。她屬於內向性格,做甚麼事情都是默默的去做。每天能按照師父要求做好三件事,擠出時間她就背法,《轉法輪》已經背過幾遍。在修煉中,遇到自己利益受到損失,或者誰對她出言不遜了,她都能按照修煉人的高標準要求自己去坦然相對,常接觸她的同修感覺她修得比較精進。

去年十月的一天晚上,A同修出現病業假相,又吐又拉,我知道後就去幫著發正念。二天後,A同修被家人送進了醫院,知道的同修都去幫她發正念,到了中午A同修就離開了我們。

聽到消息的同修都在迷中,不知道A同修漏在哪裏。A同修走後的第三天,她的女兒跟我說:「我母親可能知道自己要出事,以前有人給她看過,說她能活到六十五歲。前段時間她剛過完生日,我放假回家,她把房照、房子公證、遺囑都給了我,當時我就覺得不對勁,這才幾天她就出事了。」我說:「你怎麼不早點說呀?早說你母親就不會走了!」她說:「我母親犯病的那天晚上,我想跟你說,可是話到嘴邊,又說不出來。」我說:「你那天要跟我說件事,就是這件事啊!」她說:「對!」我明白了,A同修沒能徹底否定舊勢力的安排,被舊勢力控制住了不讓她說,包括她的家人。如果那天晚上,或者在學法小組能說出來,同修們能幫助她從師父的法中提高上來,徹底否定舊勢力的一切安排,那樣A同修就不會走了。

A同修走後,緊接著B同修也出現了病業假相,連續發燒幾天,咳嗽不停,知道的同修都去幫著發正念。B同修在本地同修中影響挺大,也是修煉十幾年的老同修,她承擔了本地救人的各種項目中的許多工作。平日身體遇到干擾,發正念向內找就過去了。這回一直沒有突破,拖的時間挺長,同修們後來就安排搬去她家裏幫她發正念,陪她學法,與她交流。這時才知道B同修幾年來,發正念都是倒掌,學法也犯迷糊。同修多次與她交流,她也很著急,老是突破不了,她自己說:「出去講真相就精神起來了,一回到家裏,發正念、學法我就犯迷糊。」這種狀態始終沒有突破,病業的假相越來越重,後來與開著修的同修交流,同修說:「把你最怕丟面子的那顆心給放下,曝光它,跟師父承認錯誤,只有師父能救你。」後來B同修找到了被迫害的原因,可是她還是沒能完全把它放下,徹底曝光它,最後還是帶著遺憾走了。

B同修走後,一部份同修受到干擾,有些不明真相的同修說:「象B同修這麼精進都修不好,我們還能修嗎?」

B同修走的第二天晚上,我坐在家裏地上,哭著對師父說:「師父啊,這是怎麼了?是不是我們整體有漏了,錯在哪呢?」這時我順手翻開師父的《澳大利亞法會講法》,其中有弟子問:「有修煉者在經歷生死關,而他不是清醒的,那麼和他一起的修煉者應該怎麼辦好?」師父說:「『有修煉者經歷生死關』,這個話不太對;而他又是不清醒的,這不能說他是修煉。他實質上並不精進,憑著感性對法的認識和人的熱情,並沒有真正的從理性上認識法,並沒有真正的精進實修,不是真正的修煉。大家知道,修煉是嚴肅的,我不能承認這樣的人是一個修煉者。世間上任何事情都沒有比修煉這件事情再嚴肅不過的了。一個業力滿身的人,骯髒思想充滿了頭腦的人,想成為一個大覺者,修成圓滿,這是一個多嚴肅的事啊,修煉者能放下人的一切的過程又是多偉大的啊!那麼,大家不能夠嚴肅的對待能行嗎?!每一關大家自己過不好能行嗎?!漫不經心的,似信非信,似修非修的,對自己根本就不負責任的,他能圓滿嗎?!是吧?不能按照大法的心性要求去做,那是不行的。常人就是會有病,生老病死是常人的規律。」

我讀著法,淚流滿面,師父的每句話,都很嚴肅,感覺像重錘在敲我,當時我慚愧的雙手合十:謝謝,謝謝師父!弟子愧對師父!我被師父的重錘徹底敲醒了,真正認識到錯誤的嚴重性,就是沒有真正的去實修自己,都在看外表修的精不精進,實質並沒有真正的從理性上認識法,都是似信非信,似修非修的,對自己根本就不負責任,這正是舊勢力鑽空子的好機會。我悟到,為甚麼同修在難中,有時發正念,時而好用,時而不好用,就是因為最根本的問題得自己做出選擇,誰都代替不了你。

以上二名同修,沒有徹底否定舊勢力的一切安排,最後走了舊勢力安排的路,也可能同修是無奈的。但是師父在講法中說:「因為大法在正法中不承認舊勢力的安排,我這個當師父的也不承認。當然了,我們大法弟子每個人都說我們不承認舊勢力的安排,那不是嘴上說說的,就是按照大法、正法的要求去做,就不承認你歷史上安排的那一切,我包括你舊勢力的本身我都不承認。正念很足就能排斥它,就能否定它的安排。」﹝1﹞當這一切被破除時,一切假相全部消失。同修們都能從法中認識提高上來,以後要真修、實修自己,走好師父給弟子安排的修煉的路。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二》〈二零零二年美國費城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