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修自己 兒子變好了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三月六日】我一九九八年喜得大法。當時我名利心、爭鬥心還很強,我想讓兒子學習好,將來考上好大學,就給他設計了一個美好的藍圖。

從小學到初中,我一直監督他的學習,每天檢查他寫的作業,就給他定了學習計劃,每天放學回家先寫作業,再去玩。可總事與願違,他不按計劃執行,即使完了作業也是敷衍了事,錯題很多。我就氣不打一處來,還動手打他,讓他按我的要求去做,可是沒有效果。到了初中迷上了網吧,放學不及時回家、去網吧玩遊戲,學習成績越來越差,在班裏倒數幾名,對學習越來越沒興趣,甚至裝病逃課,學會了撒謊,在學校還惹是生非,學了一些不良習氣,老師經常叫家長去談話。因我當時名利心很強,遇到這事除了打罵,沒了別的辦法。孩子逆反心理越來越重,學習根本沒興趣,也沒考上重點高中,又交了不少錢上了好學校,結果高一沒上完輟學了。

當時我感到我所謂的「希望」一下破滅了,別說上大學,就是高中都上不完,孩子不上學怎麼辦?上班年齡還小,又沒有辨別是非的能力,走向社會不得廢了嗎?我徹夜難眠,痛苦的流下了眼淚,怎麼是這樣的結局?我回想這麼多年我也沒少為他費心,也不像有的家長不管孩子,我百思不得其解。

就在我迷茫時,忽然想起了我是修煉人,兩句話打入了我腦中,「靜思幾多執著事 了卻人心惡自敗」[1],這時,我才想起了師父的法理,深挖自己的執著,發現我雖然得了大法,但並沒有把自己當作一個真正修煉的人實修,法理與行動沒有結合起來。對孩子學習上,認為把孩子管嚴點,看緊點,學習好了,才有好的未來,忘記了師父說的「在一個人降生的時候,在一個特殊的沒有時間概念的空間當中,人的一生已經同時存在了,有的還不止一生呢。」[2]

人的一生都是安排好了的,我怎麼能安排我兒子的命運呢?這是很強的求名心。在管孩子時也反應出了妒嫉心、爭鬥心,看到別人家孩子學習好,心裏不平衡,就給他施壓,採用魯莽的打罵方式,採用了邪黨強壓式教育方法,只注重分數,忽視了道德教育,沒有耐心,沒有慈悲心。還有疑心,我疑心較重,由於孩子太淘,有時孩子表現好了,也不鼓勵他,還以為是裝的,總是懷疑他不幹好事,我越想他不好,他表現越不好,真是「相由心生」,實際上是我的疑心促使他表現不好。

我的這些執著心拖了這麼多年不去,還促成孩子表現不好,險些毀了孩子。師父的多次點悟,如幾次自行車帶扎了補車子時,服務人員說:「天冷帶兩張皮不好粘在一起」。我也沒找自己的漏洞,是自己沒有溶入法中,直到我走投無路了才想起了師父。

我又重溫了師父的教誨「有人管孩子也發火,簡直吵翻了天,你管孩子也用不著那樣,你自己不要真正動氣,你要理智一些教育孩子,才能真正的把孩子教育好。」[2]師父還講了「我不只教了你們大法,我的作風也是給你們留下來的,工作中的語氣、善心,加上道理能改變人心,而命令永遠都不能!別人心裏不服而只是表面的服從,那麼看不見時還會按著自己的意願行事。」[3]在對待具體問題上,我把師父的教誨早已拋在腦外。可師父沒有丟棄我這個不爭氣的弟子,鼓勵我跌倒了爬起來。當我找到執著心後,剜心透骨的將這些不好的心拋棄時,我感到了異常的清心。

我決定按照師父要求腳踏實地去修,把自己言行和大法法理結合起來,時刻想到自己是修煉人,發正念清理自己不好的思想、業力和各種執著。經過和他溝通,他又從高一開始學起,我用大法的法理去教育孩子,引導他從做好人做起,提高道德素質,給他講一些傳統文化的故事,啟發他的善念,我平心靜氣的和他講道理,增加了耐心,他能聽進去了,不和我頂撞了。在生活上耐心的給予關愛,使他感到了母愛。至於結果如何不再看重,只注重這個過程,從中磨煉著我的心性。

隨著我心性不斷提高,不知不覺,孩子向好的方面轉變,到高三他突然變了,學習用心了,也不用我督促他學習了,自己主動學習,學習成績不斷提高,也知道感恩了,完全變了一個人。完成了三年高中學業,在高考時超常發揮,考上了大學。了解我兒子的人聽說他考的成績都感到很驚訝。

我深知這是師父的慈悲呵護。是大法改變了我兒子,使他變好了。我也深刻體會到修煉是非常嚴肅的,必須時刻把自己當作煉功人,一思一念都得按照大法要求的心性標準去做。感謝師父!只有勇猛精進才能報答師父。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別哀〉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3]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清醒〉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