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去氣恨 修出慈悲 要回退休金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三月六日】我今年六十九歲,我的前半生是在貧窮、憂愁、病痛中度過,一九九七年五十二歲時生命快走到盡頭。這時我有幸得法輪大法,第一次看《轉法輪》,就被書中的法理所折服。修煉才一個星期的時間,我覺得無病一身輕,沒花一分錢原來所有的病都不治而癒。按照「真、善、忍」做一個好人,很快就能放下名、利。真正體會到法輪大法修煉的輕鬆、快樂和幸福。

二零零六年十一月,我女兒發法輪功真相資料,被誣告,關看守所,後被非法判刑,縣政法委、六一零指使我單位執行「經濟截斷」的邪惡政策:父母修煉子女下崗,子女修煉父母扣發退休費。

從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份就不發我的退休工資了。在接下來的八年時間,我經常去要退休費,同時講真相,有時單位或發三千,或發五千,或是每月發給一部份,三百到八百。截止二零一三年底我在單位財會賬上被扣發的退休費總額已達十三萬多元。後來因為所住的房在拆遷要補差額,需要近十萬元。這就促使我又去單位要退休費。開始心中不穩,覺得不知怎麼說,想寫真相信,寫了幾天,心中升起正念,有了智慧,還沒有交信,我和同修老伴就直接去要錢。

和局長見面後,局長當時就同意全部發還。在辦理轉款的過程中,原來在這件事中參與了迫害的同事都表現的很積極,也非常高興。

回過頭來看看自己這八年所走過的路,在反迫害的過程中,暴露出很多的執著心,在正法修煉中把它們一一修去,在講真相中慈悲救眾生,最後否定邪惡的經濟迫害。

迫害開始時我把它當成了人對人的迫害,心中氣憤:邪黨怎麼這麼壞,一直欺壓老百姓,這麼好的大法,這麼偉大正派的師父,也給造謠,把大法弟子迫害得那麼慘,做個好人不給飯吃。在這些年中我們不斷的和公檢法和本單位頭頭腦腦打交道,講真相中,自己的仇恨心、爭鬥心、看不起常人的心、妒嫉心、恐懼心、怕見官的心全暴露出來。

和他們辯論,當然他們說不過我們,但是他們有權,不講法律,侵犯人權。比如他們安排單位的人監視大法弟子,走哪裏要求要給他們打招呼。我當時想,我才不打招呼呢,並不是從法理上清晰,而是出於強烈的爭鬥心。結果他們對我盯得很緊,只要沒看見我,就去外地到處找我,到外地轉一圈回來,具體執行的人乘機遊山玩水一趟,旅差費就在我的退休費中支出,二零零八年出去玩一趟,二零零九年又出去玩一趟。

我知道後,出於人的氣憤,把縣政法委的人、我單位的局長、書記、保衛幹事的電話號碼發往明慧網,我強烈的人心被邪惡鑽了空子,障礙他們得救,使海外同修給他們打電話失去了應有的效果,他們抱怨說海外電話干擾他們了,對我行報復,原來單位上還發三百元退休費,這下一分錢都不發了。當時不少同修都有困惑:其他人曝光惡行,迫害會減輕,而我這樣做,為甚麼反而迫害還加重了呢?其實,就是我那顆怨恨和爭鬥心被鑽空子造成的假相啊!

由於帶著一大堆執著心反迫害,忘了自己是大法弟子,連修真、善、忍都搞忘了,我和常人去爭去鬥,就是常人。舊勢力鑽空子老是迫害,警察也總是來砸門,不給開門,還砸得心驚肉跳。我心裏想不清楚怎麼修成這樣,一分錢都得不到了,利益之心放完了吧,怎麼還過不去?當時我錯誤的以為邪惡對我的經濟迫害只是針對利益之心而來,而且把自己放在了被舊勢力考驗的位置。

後來經過大量學法,學會上明慧網,看同修的交流文章,漸漸懂得正法修煉中我們應該怎麼提高心性看問題。我們是大法更新的生命,是大法一個粒子,我們把執著心找出來修去,在大法中歸正,我們有師父管,舊勢力不配來考驗,我們只走師父安排的路。

我們不能總是承受迫害,邪惡利用世人對大法弟子犯罪,是在毀世人,世人才是最可憐的,比如我們單位上的人,在迫害中他們兩頭為難,中共歷次政治運動把中國人整怕了。我們不怕共產邪黨,是因為我們有師父保護。師父教我們「用理智去證實法、用智慧去講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與救度世人」[1],我們不是去壓倒他們而是去救度他們,當我們修出純善,慈悲的對待他們時,不再和他們爭鬥,彼此的關係漸漸好轉,退休費也年年增發,到二零一四年九月全部還給我。

表面上是我們在承受人看得見的經濟迫害的苦難,實際上我從來沒有缺過錢,只要我們去講真相要錢,他們也發三千元或五千元。煉功人身體非常好,吃甚麼都好,對生活要求也不高,把錢財看得很淡。要是常人是受不了的,不去拼命自己也得氣死。

我後來也更明白了:我放下了錢財利益之心,並不是不要自己應得的錢財,大法弟子的錢財是珍貴有限的大法資源,是師父賜給我們用以證實法、救眾生、以及在世間平衡好方方面面關係的,我們的一分錢邪惡都不配佔去,不明真相的世人都不配扣留,否則那都是迫害,都是破壞大法的大罪,所有有意無意參與迫害的生命都將在將來去加倍償還,那是任何生命都難以承受的。所以我後來去要還自己的退休工資時,更多的想到的是這些與我有緣的生命,真心想到的是他們,為他們真正生命的未來著想。我認識到這些時,我體會到了甚麼是大法弟子的純善和慈悲,感受到了超越了舊宇宙的私的生命的昇華。

而這種昇華也在不斷的向上突破,我認識到,師父掌控著一切,只看我們向善的心,我只要找到一點執著,只要想救人,師父就在安排。我想寫勸善信,當我用心去寫的時候,勸善信還沒有寄出,單位就通知去領錢了,我想是我在實踐中一步一步做到時,師父就把那些已不值得存在的邪惡和阻礙清除了。當我們的認識真正到位,配合成熟了的時候,參與其中的生命也贖還了罪過,得到了解脫。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理性〉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