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同修共餐 看自己的執著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四月十六日】我從小就在飲食方面有潔癖,別人吃剩的東西我從來不吃,包括自己孩子吃剩過的飯菜。夏天的時候,如果發現飯菜裏有小蟲之類的東西,我寧可餓著也不吃。看到別人把米蟲撿出去照吃不誤,我心想真「孬食」。甚至家中有時有老人吃飯,她摸過的饅頭我吃著也不放心,要把皮剝掉。

就是這樣我也沒覺著這心有甚麼不好,愛乾淨也不是壞事。儘管常在一起的同修有時會說我該修修這方面,我不以為然,也沒深想過。

直到有一次和同修去某市找A同修,辦完事已經過午了,於是三個人去吃快餐,每人一份米飯炒菜,吃到最後大家都吃完了,就剩我一個還在吃,吃來吃去,怎麼也吃不完了,盤中剩了幾片黃瓜、胡蘿蔔和一小塊米飯,我放下筷子說:「吃不了了」。這時A同修說:「女孩子就是飯量小啊,剩這麼點不值得打包」。端起我吃剩的殘羹倒在了自己的盤中,吃了個乾乾淨淨。

我對同修這一舉動感到不知所措,看到同修一粒不剩的吃光盤子裏的食物。我反過來又看看自己,心裏有種說不出的滋味。因為和A同修不是太熟,只打過幾次照面,而且A同修是城市裏的人,乾淨俐落……難道我這顆嫌別人髒的心真的該修去了嗎?!

念頭在腦中盤旋著,回到家和別的同修說起此事,同修善言善語的對我說:你還記得同修寫的文章(《憶師恩》)嗎?同修們與師父在飯店吃飯,有一次幾個同修沒吃完,師父把同修們吃剩的統統倒入自己的碗中……我突然心裏酸酸的,淚水模糊了視線。《轉法輪》中師父講:「他可以吃常人在明白狀態下吃不了的苦。」[1]怕髒也是一種苦,三界本身就是最骯髒的地方,誰比誰也乾淨不了多少啊。當我意識到這顆讓我最大限度想保留的一顆心終於感覺到應該修去的時候,才感覺到苦。師父要求弟子「修得執著無一漏」[2],可我卻偏偏和師父討價還價,用那顆「愛乾淨不是壞事」來掩蓋自己的執著,覺得這些「小來小去」的心不用修,現在想要去這顆心時才發現竟是如此的艱難,再也不覺得是小執著了。

感謝師父、感謝同修,讓我發現了自己多年的執著,我一定得修去它!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零年紐約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