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法上幫同修走出魔難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四月二十四日】2012年臘月初,丈夫鄉下的一個親戚來電話,說到市裏來看病了,我趕到醫院去看望。到了醫院門口,一看病人(名叫仙雲)由其丈夫及三個家人陪著,從鄉下老家「打的」來的。

醫院檢查是「牙漏」,裏外爛透,流血、流膿水,不能吃東西。醫生說:「這個病我們看不了,現在主任不在,等主任回來再說。」他們三、四個人把病人架著、背著送到了我家。

當時我身體也很不舒服,正在消業,心裏想:師父啊,可不能讓他們看到我「病態」 的樣子,我要把大法的美好展現給世人,要振作起精神,把他們照顧好。做好了飯,先把飯端到病人面前,並鼓勵她多吃點,和在自己家裏一樣。她丈夫高興的說:「在家裏,她甚麼都不吃不喝,來你家裏,吃了一碗,怎麼好的這麼快!」他覺得很驚奇。我知道是師父慈悲,大法的威力。

我和她親切的交談,才知道2008年,她從我家裏拿走一本《轉法輪》而得法。由於她住在農村山溝裏,交通不便,村裏只有她一個人學法輪功。在當地親戚家學了幾個動作,自己不識幾個字,動作不規範,掌握不好。由於學法煉功跟不上,別說做三件事,一件事做好也不容易。慢慢帶煉不煉的就懈怠了,讓舊勢力鑽了空子,導致病魔纏身:風濕性心臟病、腰腿疼,牙漏流膿、流血。脫衣服、穿衣服不能自理,躺著自己不能翻身,都要她丈夫幫著。走路,去廁所也需要別人攙扶,真是弱不禁風。年齡不大,卻很蒼老,骨瘦如柴,臉色灰黑,眼窩深陷,看她很可憐,我很同情她。

她有氣無力的和我說:「大嫂,我不知道怎麼得了這樣的病,我都不知道自己還能活幾天,真是生不如死。」「我家上有90多歲的老婆婆,下有兒子、兒媳、孫子。我幫不了他們,還讓一家人為我操心,連累別人,活著無用,不如一死了斷。」

我說:「你是大法弟子,只有師父能救你,別人誰也救不了你。但是你必須把自己當作煉功人,師父才能管你。」首先用煉功人的標準要求她,告訴她你這不是病,是生生世世欠下的業力造成的,苦中還業,遭罪就是在還業債,這都是好事。

晚上,給他們播放「神韻」 、《天降洪福》、《未來人的修煉故事》、《讓我們告訴未來》等光盤。第二天早晨三點半,叫她起來煉功,並幫她糾正動作。我們在一起煉功,第一套功法還可以,第二套功法抱輪時,手舉的累了,腿也站不住了,就讓她坐在凳子上繼續煉,邊教邊煉,把一至四套功法煉完了,出了一身汗。她告訴我說覺得很輕鬆。

白天,我們一起學法,每天學一講,每到整點發正念,晚上煉靜功。可是,有時她還出現治病的想法,總想去醫院看醫生。第二次又到醫院,值班醫生說,主任有病休息了,沒看成。回來後,我們還是繼續學法、煉功、發正念,精進不停。第三次又去找主任看病,一個年輕的醫生說:「我看你這不是病,回家養著吧。」接連「碰壁」,她明白了,回來後告訴我說:「我悟到了,是師父借醫生的嘴點化我。聽師父的話,回家學法煉功,不看病了。」

仙雲的老婆婆90多歲,由兩個兒子輪流撫養。仙雲來我家第二天,她老家突然打來一個電話說,婆婆該輪到她家撫養了,叫她丈夫回去。放下電話,她丈夫在我家裏走來走去,坐立不安,心神不定,不知如何是好:回家照顧老娘,妻子有病不能自理。在萬般無奈的情況下,說:「大嫂,你說該怎麼辦?」我說你倆商量自己拿主意吧。他很難為情的說:「叫仙雲在你家住幾天吧,明天我就回老家了。」我心裏想,你走了,她那個依賴心就去掉了,她的病可能好的就快了。她丈夫只陪她住了兩夜,就匆忙回家了。

仙雲在我家住了一個星期,集體學習了一遍《轉法輪》。通過學法、煉功、發正念,身體恢復的很快。自己脫衣服、穿衣服,、上廁所、洗手、洗臉,行動自如,完全自理,還想幫我洗碗、刷鍋。精神面貌發生了很大的變化,臉色紅潤了,走路正常了。

第二個星期,她丈夫來接她的時候,看見她像換了一個人一樣,對我說:「你們這功這麼厲害,你給我找一本《轉法輪》,我也回去看看。」還說「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就是好!我真是服了。」再三表示謝謝我,我說你不必謝我,你應該謝謝我們師父,是師父讓我們這樣做的。

仙雲要回家了,她說:「大嫂,你把《轉法輪》裏面我不認識的字給我抄寫下來,讓我的孫子(9歲)查字典教我。」我按照她的要求,抄寫了三頁。她還說:「你把靜功打手印動作再教我一遍,我回家去煉。再把發正念的口訣給我抄寫下來,我按整點發正念。」她雖然文化不高,可悟性不低,一教就會,學得很快,接受能力很強,使我很受感動。我一一滿足了她的要求,還送給了她一個新的MP3,一套大法書,很多光盤。

她愉快、輕鬆的從我家六樓走下來,自己走到車站,坐車回到了距離我市二百多里的山村。自此學法、煉功、做三件事,精進實修起來。

現在她經常騎自行車趕集上店,給人講真相,勸家人及大部份親友都做了三退,從新走入了正法洪流中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