幫助病業中的同修也是在修自己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四月七日】我們每一個大法弟子都是從遙遠的天體中來的高級生命,在進入三界之前,咱們可能是相識的,相互之間可能有過約定,如果我們其中的誰被世間的假相迷失了,如果你是覺醒的神,你一定要叫醒我,特別是同一地區的大法弟子。因此,身在病業假相中的同修遇到難時,需要幫助、鼓勵、加持他們的正念,在此過程中,也是修自己、使自己在法中提高的過程。

不被表象帶動 修自己

在開始幫助病業假相中的同修時,甚麼樣的狀態,甚麼樣的心性都有,自身往往容易被對方的不正確表象所帶動,但是當用法來衡量自己時,找到了自己的一些執著的心,如高高在上的心、指責心、怨心、妒嫉心、看不起同修的心、執著自我的心等等,從中我體會到,表面是在幫助同修,實際上是在幫自己。

如:有一個病業假相的A同修,一看到他或說到他,我就來氣,能有半年多沒有去他家。後來,我找到了自己的怨心和看不起同修的心,從中還認識到,同修之間不能有間隔。

有一個B同修,八十多歲,身體要抻一下,能有一個多月不能起床,兒女輪班護理她。師尊講:「他的事就是你的事,你的事就是他的事。」[1]我在和B同修交流時,B同修還在吃藥,我就跟B同修交流應不應該吃藥,在法中師尊是怎麼樣講的。後來,在第三次交流的過程中,B同修在法中悟到不應該吃藥。

有一天,我去B同修家,我說:「B同修,你想下地不?」B同修說想。我說:「你信師父不?」B同修說信。我就把B同修的兒子叫過來,用被子頂住B同修的後腰,B同修忍著劇痛,身上沒有力量。我的雙手托著B同修的雙手或單手,煉了靜功五十分鐘。

第二次,我又幫B同修煉靜功三十分鐘。第三次,B同修就能自己坐起來煉靜功了。可是,還是站不起來。我就告訴B同修,可以坐在床邊,雙腳踩著地,或不踩著地,都可以,煉五套功法。過了一段時間,B同修就能夠上下樓走路了。

在這裏需要說明的是,有三個病業假相的同修,有兩個是有腿部病業假相的,和本文的B同修都是坐在床邊,雙腳踩著地煉的五套功法,現在都能夠走路了。一切都是法的威力,一樣能夠達到改變本體的效果。

完全是為「他」的

在這些年,我耐心幫助病業假相的同修和其他有不正確狀態的同修時,我開始很容易被同修的不正確表象所帶動,到後來,同修的不正確表象很難帶我。當用法來指導自己,用法來衡量一切時,法的威力是能改變一切的不正確因素的。所以,不正確狀態的同修,不管是邪悟的、給大法抹黑的和那些放棄修煉的同修,以及病業假相中的同修,他們的一切不正確表象,實際全都是假相,也都是幫助我們提高的。當和同修善心的交流和學法時,法是能改變一切的。

師尊講:「也不要對學員有固定的成見認為其不行,我這個師父可認為行的」[3]。

我現在的心態是輕鬆的,因為我內心知道,如果我要是在圓容師父所要的,有甚麼難處的時候,想到師父想到法,大法的威力就會展現在眼前,一切都是師父在做。只是弟子的用心大和小的問題。只要是想做,一定能成功,師尊講:「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4]。

在和同修交流的過程中,如果自身要是帶著指責、怨心等等的人心,實際和同修之間已經有了間隔,所以雙方有時很難達成共識。在我這一層次的體悟中,對佛性的理解,看對方是沒有善惡、好壞、美醜的,對方的任何表象帶動不了自己,而自身的內心是祥和的面對對方的不足。一切都是圓容師尊所要的,放棄自己人的觀念。一切都以法為師,才能走正自己的修煉道路。

在明慧網的交流文章中,那些直接就到610、派出所、檢察院去講真相的同修,他們的心性是沒有「我」的,完全是為「他」的,所以邪惡因素是不敢動他們的。

正念清除舊勢力的迫害

我發現舊勢力在迫害大法弟子時,也是採取符合常人這一層的法理。它們安排的迫害系統中,主要是給大法弟子設圈套。如果大法弟子總上圈套,最後就容易失去生命。在人世間的表現就是把大法弟子和整體間隔開,看孫子、多做家務活、沒有時間學法和煉功,舊勢力安排的關和難堆積多了,當病業假相出現時,往大法弟子的頭腦中加一些不正的念頭。

舊勢力為了讓同修承認眼前的病業假相,有時也安排法理不清的同修和同修身邊的一些人誤導同修。說的一些話,都是讓同修去醫院或採用一些民間的甚麼土方,如果用起來,或去醫院裏,就會越來越重。舊勢力也是神,它們的迫害手段也是五花八門的。

因此,身在病業假相中的同修,第一念,首先找一下自己在病業假相出現之前的一段時間裏,哪一念或哪件事不符合法了,否定它。如果沒有找到,也要把眼前的不正確表象看作是假相。

如:有一個同修,一天早晨起來,嘴歪了,家人看到後,說:你嘴歪了。同修說:沒歪。同修見面了,說:怎麼嘴歪了?同修回答說:沒歪。總之,任何人說嘴歪了,同修就說沒歪,第二天,同修的嘴就好了。

還有,同修們最好是加入到學法小組中去,在學法小組中,一切不正的因素都能解體。師尊講:「大家對著他念念書,念念法,對他發發正念,集體圍著他,是起作用的,因為近距離還是有關係的。」[3]或者想到師父,想到法,反覆默念:「我是李洪志的弟子,其它的安排都不要、都不承認,它們就不敢幹,就都能解決。」[3]任何大法弟子都不會失去生命。

以上所寫如有問題,請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二》〈二零零二年華盛頓DC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3]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
[4]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師徒恩〉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