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真好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五月九日】我是七十六歲的老年人了,在這十九年的修煉過程中,見證了很多老年同修歷經魔難的那種無望的痛苦,眼巴巴的看著他們在痛苦中掙扎。雖然同修交流了很多這方面的心得體會,但至今還是有人苦於不得要領,仍在魔難中苦苦掙扎走不出來。最近我也經歷了一次魔難,在同魔難爭奪中,我吸取了同修過關的有益部份,歷經三天拼搏走出來了,我寫出來與同修交流,或許對有這種情況的同修有所幫助。但每個修煉人的狀態不同,情況也不同,不能套用,要以法為師。

四月二十五日,早晨煉靜功時,突然顯現出從腦頂開始剝開一層皮直往身下剮,那皮黑乎乎的,一直剝到腳底下,剝出一張活生生的一張人皮,煉完功我笑著對我妻子說(修煉人),「我已退皮了。」我把看到的情況給她說了一遍,妻子也說,那是你脫胎換骨了,是好事。我也沒有把這件事情當一回事,我總是樂呵呵的不在乎,沒有引起好大個重視。

可是到了下午兩點,我整個肚子突然翻斗起來,到處咕咕叫,腹部絞痛,疼痛難忍,隨著開始腹瀉,一小時往廁所跑十多次,拉的全是水,人都拉脫水了,一點力氣也沒有了,走路打偏偏,但我毫無驚慌之意。因為,從法中我明白,我們一進這個修煉法門,師父就把我們從地獄撈起來,洗淨身上的污泥濁水,替我們還了業債,清除了修煉路上可能要得的大病、腦血栓或其它病,淨化了身體,也就是說修煉人沒有病了。你身體出現這不安逸,那不舒服的狀態,那不是病,是消業,是修煉人在消業。修煉人沒有病,常人才有病。我是按照師父安排的路走,按照師父說的做,按照宇宙最高特性「真善忍」標準修的不破不敗不滅的永生的生命。我這個生命是大法的,是師父的,是眾生的,誰也不能傷害,也沒資格傷害,所以,我也不著急,心也不慌張。

到了深夜拉的就沒有個次數了,也找不到自己拉沒拉。我想這樣下去,怎麼煉功呀。搞了一陣,越來越嚴重,這怎麼行呀,我就找個凳子坐著想呀想呀,一定是哪兒做錯了,這一招是同修的交流文章教我做的,遇到問題在法上找。一找就明白了。《轉法輪》中講:「有些人就是來治病的。很重的病人,我們不讓他進班,因為他放不下治病這個心,他放不下有病的想法。他得了重病,很難受,他能放的下嗎?他修煉不了。」[1]悟到這裏我嚇了一跳,我不是把自己當成是一個重病人了嗎?放不下有病的想法。那你不就是師父講的那種重病人嗎?重病人師父是不要的喲!好危險呀!

本來這個法理,我是清楚的。修煉人不治病,可是當魔難走到危難時,就不自覺的想起了常人中的那些知識的東西了,可見人的東西根子紮的多深喲!不下功夫實修自己,是很難去掉它的,它一會兒偷偷從這裏鑽出來,一會兒它稍稍從那裏鑽出來,搞的你防不勝防。

到了下半夜,可能是肚子裏的東西拉完了,蹲下去拉不出來,站起來又感覺想拉,這時我簡直是走不出廁所門了。蹲的時間長了,兩腿支撐不住,我就拿一個凳子放在胸前,讓身體趴在凳子上,心想,我就讓你拉,看你能拉出個甚麼名堂來。

折磨來折磨去,到了第二天還不見緩解,我就查找自己這些時間做了些甚麼事情,用法來對照有哪些不對的地方。佛法無邊,一下讓我驚醒了,原來我對魔難看的太重了。到疼痛難忍,蹲著腳支持不住的時候,我很怕魔難受苦堅持不下去,還去找凳子來幫助它,這樣做,你不僅承認了魔難這個東西的存在,你還在不斷的幫它的忙。

我體悟到:當我們碰到干擾、困難和魔難的時候,第一念是最重要的。沒有做好的,往往是第一時間的第一念沒有放下,那就意味著承認了它。呵!我頭痛了,呵!我這兒痛了那兒疼了,呵!邪惡迫害我來了,這就不行,那就是等於你第一念承認它了,它就存在了,然後你採取的所有措施和辦法,都是圍著它在轉,站的基點對不對?就是看你的第一念。人的想法很多,東想西想,一會這樣想,一會那樣想,不管你怎麼想,第一念是關鍵,它才是你這個人的真實思想的體現。

怎麼辦?不管它了,就當沒有發生甚麼事一樣,對付它的最好辦法就是不理它。我就坐下來學大法,我是個修煉人,同化大法,救度眾生才是我的重中之重,不管發生了甚麼事都不可動搖,給我的時間,是讓我學法救人的,我就是多學法。結果三天,關就過來了。

其實,我們修煉,所能做的就是「放下」二字。放下人心,放下一切不好的東西,放下執著和慾望,放下名、利、情,放下七情六慾,放下觀念,放下自我,遇到矛盾和魔難,都坦然處之,只要放下,關都能過去,真的「放下」才好。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