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父幫助我衝破家庭阻力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五月十八日】我今年76歲,是二零零五年五月走進大法修煉的。二零零四年十一月,我得了感冒,住院十多天也沒有效果,只好出院。出院後天氣逐漸轉涼,病的也越來越嚴重了。醫生說:你的體質太差了,沒有抵抗力,通過檢查發現還有高血壓、嚴重的支氣管炎、心動過速、腦供血不足及短暫的腦血管堵塞等等症狀,因而稍不注意就感冒,經常是連窗戶都不敢開,更別說出門了,全身軟弱無力,天天打針吃藥也無濟於事,弄得我看見藥就噁心,恨不得死了還好些。

有一天我跟老伴說:你看那煉法輪功的人多好啊!(因為單位有好多的人煉,跟我講過煉後的體會)我就沒看到他們哪個人生過病,連感冒都沒有過,我也想去試一下。他說你去找他們教你煉好了。

二零零五年五月三日那天我去到小周家裏讓她教我煉,她高興的放師父的講法錄像給我看,然後讓我請一本《轉法輪》看,並告訴我每天都要看書不能間斷。我高興的拿著書回家。誰知老伴看到我手中的書就火冒三丈,大吵大嚷,說我這是參加了甚麼組織,要影響子孫後代連累親朋好友,還來搶我的書要撕毀,我立即從他手中奪過來說:「你決不能撕我的書,你知道我們師父是誰嗎?他是神,你如果敢撕書一定會受到懲罰的。」他聽我這一說還真有些害怕,就沒有再搶了。

作為大法弟子,要按照師父的要求做好三件事,儘量參加集體學法這個環境。這樣一來,老伴就更擔心害怕,怕我被抓,就一直製造障礙阻止我參加小組學法和講真相。二零零八年的一天我從小組學法回來,剛一開門他就一拳給我打來。我一邊進臥室,一邊心想你打不著我,我有師父保護,他跟進來又是拳頭又是腳踢的繼續打我。這時我想起的是師父要求的「打不還手、罵不還口」,就乾脆坐在床邊說:你打吧,我讓你好好打,我一點也沒生氣。他瘋了似的拿皮帶抽我,甚至又去找來鉗子往我的背上、肩上、腿上打,但是我根本就沒有痛的感覺。我心裏知道這是師父在保護我,在替我承受痛苦,在此我真是萬分感激師父的慈悲呵護。

其實,我自從學大法後不到四天就沒吃藥了,身體一天比一天好,在不知不覺中感到全身不好的症狀都不翼而飛了,身體說不出的輕鬆舒服,人也格外精神。兒女們看著我的變化,都覺得這功好,女婿還說:法輪功這麼好,政府還要打壓,想不通。但老伴對我的受益好像視而不見,始終不要我接觸同修,也不讓看書,更不能出去講真相,平時在家發現我的書或資料就說要交公安局,於是我只好把書、資料藏起來,趁他不在時偷偷看書,偶爾也出去講真相勸三退。

由於老伴無休止的干擾好像自己是呆在家庭的拘留所一樣,一切行動都受到限制,長期脫離修煉的環境,也無法和同修交流,也更談不上精進了,處於一種似修非修的狀態。去年的一至五月魔難降臨,先後住了三次醫院,舊病復發,自己也完全淪為一個常人。這一下老伴見我三個月住了三次醫院有些難以承受,對他震動也很大(他也是82歲的人了),他好像一下子從迷夢中醒來了,良知復甦了,也表現出內疚的心情,從此變了一個人一樣,主動承擔家務、煮飯、洗衣、洗碗、打掃衛生甚麼都幹,家裏生活上也對我處處關心,買來水果、核桃讓我吃。更是一反常態,要讓我去參加小組學法了,每到學法日子他都催促我早點煮飯吃。然後抓緊午睡,到時間就叫我起床,害怕我晚了時間,等我走後他才去休息,我在家可以堂堂正正的公開學法,不要再去藏著躲著了。

我知道這一切可喜的變化完全得歸功於師父,沒有師父的安排是誰也改變不了,我深深的感謝師父,決心堅定不移的信師信法,做好大法弟子該做的三件事在這正法的最後時候勇猛精進,堅修到底跟師父回家。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