橫心除魔難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六月十四日】我是一九九六年春得法的。由於學法不入心,悟性差,心性提高慢,出現難關、魔難,除去時間拉的長。

幾年前的一天晚上,我突然右邊牙疼,站坐走臥都不行,疼了一宿。第二天早晨,我照鏡一看,右半臉腫的很大,嘴都歪到左邊去了,吃飯飯粒碰到都不行,只能用羹匙往嘴裏送一點米湯。我是騎倒騎驢車賣貨的,也沒拿它當回事,戴上口罩正常出去賣貨,講真相救人。

走了半天,我覺的腮裏像甚麼紮著似的,用手一摸牙疼的炸開了,牙床子燒爛了,我立馬摘下口罩用手拽下一塊往地上甩,再一摸又一塊又一甩,這時買貨的人說:「你臉腫成這樣,你咋還出來呀?你甩的是啥呀?」我說:「牙。」那人說:「你真狠,這樣你咋還不上醫院呢?」我說:「沒事。」那人拿貨走了,我把車往前一推,用手一摸還剩一個牙尖兒,我又拽下來了(一點不疼)。

三、四天後,右邊牙好了,臉也消腫了,眼睛也睜開了。不料,這個狀態又跑到左邊來了,嘴又歪到右邊來了,半臉又重複先前那個狀態,這回牙沒炸,牙床子也沒爛,但是左邊底牙裏邊竟掉下來像指蓋大的一塊牙齦帶裏邊牙床(一點沒疼),照鏡子一看,呀!嚇了我一跳,牙有兩個都露白牙根了,我想:愛咋咋地,不理它!照樣賣貨去了,過了三天,整個臉、嘴、牙都恢復了正常狀態。

我很高興,生出歡喜心,被邪惡鑽了空子,「魔難」又來了。這回臉也不腫,牙也不疼,可是下半口牙就像坐落在海綿上一樣,一碰食物一使勁好像全排往裏倒,呼搧呼搧的定不住,吃不了飯。孩子他爸把我帶到醫院,醫生說:「牙齦全不行了,過幾天消腫全摘!」這時我明白了:我是大法弟子,我是神,師父說:「一個神仙怎麼能叫常人看病呢?常人怎麼能看了神的病呢?(鼓掌)(笑)這是法理。可是往往表現出來你真的是沒有那麼強的正念、把握不好的時候,那你就去好了。心裏不穩本身就沒達到標準,拉長時間也不會發生變化。為面子堅持更是執著加執著。這時只有兩種選擇,或是去醫院放棄過關,或是把心一放到底像個堂堂的大法弟子,無怨無執、去留由師父安排,能做到這一點就是神。」﹝1﹞於是,我決定回家。孩子說:「媽,不行啊,你沒錢我交。」醫生出門還喊:「你這樣不治可不行啊,先開點藥。」我說:「我啥藥也不開。」拉著孩子就回來了。

我一邊走一邊跟孩子說:「我哪兒也不去了,就聽師父的!」走著走著師父的法又出現在我的腦海中:「能不能修,全看你自己能不能忍受,能不能付出,能不能吃苦。如能橫下一條心,甚麼困難也擋不住,我說那就沒問題。」﹝2﹞師父的法更加堅定了我的正念,增強了我忍的能力和信心,同時我也想到了牙也是一個生命,應該和它溝通:牙呀牙!你是有生命的,我是大法弟子,你能長在我的嘴裏是你當初最明智的選擇。這十多年了,你已經做的很好了,我很感謝你!因得法前我的後邊兩個大牙都有牙窟窿已經露了牙神經,經常牙神經痛,連帶腦神經痛,我說謝謝它是出自於內心的呼喚,現在是宇宙正法的最後階段,我首先向你保證修好自己,可你也要和我配合好啊,你要同化真善忍,長好,長結實,和我一齊走到法正人間的那一天,你一定會有個最好的未來。就這樣,我橫下心,不管它,就做大法弟子應該做的三件事,照常出去講真相救人,結果好了,魔難除了,至今四、五年了,我的牙一直表現的很好,吃甚麼都行了,在參加婚宴上還能嗑瓜子了呢!

記得,我還有一個「魔難」就是打坐、發正念時,經常出現右腿從腳脖處起,就像有一股勁似的往上拱,拱到腿肚子後就往外撐,撐得腿肚子就像到極限狀態,要崩開似的,那個撐痛難忍的勁讓你掉淚,無法形容,況且剛忍過去一次又來一次,一般都得來三次,那時我就是橫下一條心,背師父「難忍能忍,難行能行」﹝2﹞的法,請師父加持,這個「魔難」也被除去了,至今也沒再出現過。

經過幾次橫心除魔難的經歷,我深深體會到:這個過程就是堅定信師信法的過程,加強堅定正念的過程,還得具有能忍受,能付出,能吃苦的堅強意志的能力,才能除去修煉路上出現的任何「難關」和「魔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洛杉磯市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