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母親的「時髦」開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五月二十二日】講起我的經歷,就得先從母親說起。一九九七年八月十五日,我大姐來我家玩,剛坐下,大姐就高興地對我說:「咱娘現在可好了,自從學了法輪功,身體好了,病也消了,脾氣也好了,像換了個人似的。」我聽了姐姐的話,吃驚地說道:「咱娘這麼大歲數了,還學功(我那時還不知道有法輪功,以為是在大集上擺攤練氣的那種表演氣功)?呦,她還挺時髦呢。」

隔了幾日,我回家看母親,一見到母親,果然如大姐所說,真的像是換了個人,原來的黃面孔變得白裏透紅,乾枯的白髮有了光澤,更神奇的是還長出了許多黑髮,太讓我驚訝了!打小記事起,就沒見過母親這麼健康過,走起路來,竟然和年輕人一樣了。

從我記事起,我母親就是體弱多病,渾身都是毛病,最主要的是腰疼、腿疼,其它的還有哮喘,這個不能吃,那個要忌口,躺下起不來,起來躺不下,母親常說的話就是:活著幹甚麼,活受罪,還不如死了好。自從學了法輪功不到一個月,她的身體就是百病皆無了,完全恢復了健康。母親從一九九七年到現在十八年了,堅持修煉大法,身體一直很好,每當我回家看母親時,街坊四鄰們一提到我母親,都讚許的說是法輪功救了我娘,我也會感激的說是大法師父救了她。

我的珍貴機緣

一九九八年三月,給母親祝壽,母親看我年紀輕輕也是一身病,就給我請了一本《轉法輪》,想讓我修煉,可當時上學期間接受的中共特有的洗腦教育使我受無神論毒害太深,不相信有神存在,雖然寶書帶回了家,也不知道珍惜,偶爾拿起來看看,但總是受到思想上的干擾,一看書,就犯睏,只好把書收起來了。

就這樣過了不久,我們鄰居建立了煉功點,當時出於好奇,抱著無所謂的心態就去了煉功點,看看大家是怎麼煉的,也是第一次拿起了大法書和功友們一起學法,有一個學的比較早的同修當天晚上教會了我五套功法。我從真正煉功的第三天晚上,就能雙盤,並堅持半小時,同修們都鼓勵我說:「你根基真好,這麼快就能雙盤了。」後來隨著學法的深入,我漸漸的明白了,為讓我得法,師父讓母親來喚醒我修煉,看我不悟,又在鄰居家設煉功點,使我悟到,我當時卻悟不到師父的良苦用心,真是慚愧啊。

就這樣,我走上了修煉大法的道路。我學大法之前,不到四十歲,就大小病十幾種,最厲害的就是腰間盤突出和坐骨神經痛,再加上泌尿的折磨,使我備受煎熬,用了各種治療方法都沒能治好。學法第四天的晚上,一覺醒來,只見眼前有一個三十釐米左右的彩色大法輪,每個法輪齒上又布滿了小法輪,各種顏色金光閃閃的,好看極了,持續了大約三十分鐘,直到睡著。

次日起床後,身體別提多舒服了,就是從那時起,我身體所有的病症全消除不見了,這也是我做夢都想不到的。怪不得母親一個勁的叫我學大法啊,此時的我算是真明白了。師父說過:「佛性一出,震動十方世界。誰看見了,都要幫他,無條件的幫他。佛家度人是不講條件的,沒有代價的,可以無條件的幫他,所以我們就可以為學員做很多事情。」[1]

老伴的堅定

看到我的身體變化,我的老伴也深受感動,開始讀《轉法輪》,他因為在部隊上以及年輕時落下的病根,風濕性關節炎折磨的他晚上痛的翻身都翻不動,白天出門經常需要推著自行車作為依靠,下雨陰天更為嚴重,身上起來一些核桃大小的紅色和紫色疙瘩,打針吃藥不間斷,就是不見好,而且越來越重。

從他開始看《轉法輪》還不到一遍,風濕性關節炎奇蹟般的消失了,並且之前因為醫院大夫考慮到他的身體,讓他戒煙、戒酒,多少年來,他痛下決心,很多次都沒有達成的事,通過看《轉法輪》明白了其中的道理後,老伴一下子就戒掉了。

師父把我們從苦海中解救出來,使我們從此走上了大法的修煉之路,成為了堅定的大法弟子,在這裏千言萬語都無法表達對師父的救度之恩。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後,老伴和其他功友一起去了天安門證實法,被非法關押勞教,因為老伴之前是黨員,惡警說是罪加一等,對待他就更加惡劣,在鎮政府裏,打的死去活來,就問你還煉不煉,老伴咬牙堅持說「煉!」就這樣被打昏過去,醒過來惡人繼續打,後來打的老伴意識模糊了,那些惡人怕出事,就把他臨時放回家了。在那樣嚴重虛脫的情況下,老伴硬是騎著自行車回來了,半途上,幾近昏厥過去,看到路邊有人澆地,老伴就把腳泡在冰冷的水裏激靈一下,堅持回到了家。

證實大法

大法受到中共迫害,各種謊言,各種惡毒的攻擊鋪天蓋地的來了。我們毅然決然的選擇了堅持,選擇了真善忍。十一月的一天,恰逢縣城大集,我們當地同修為了證實大法,就一起用集體煉功的方式向世人證明法輪功是清白的,當時各地同修也彙集了很多,剛到目地地,就聽有人說不讓煉,但我們同去的二十多位功友堅持煉了起來,當即將煉到第五套功法時,看到一百米外的橋上有幾輛警車停了下來。我們商量了下:我們煉的是真善忍,我們沒有錯,不能走,於是就繼續煉功,結果就是被全部帶回了派出所。(後來和同修們交流,是我們法理認識不清造成的,實際上一百多米的距離,在大集上,我們完全可以從容離開的,可惜當時未悟到,讓邪惡鑽了空子)。

就這樣,包括兩位各帶著一歲多和三歲孩子的一共二十位同修,全被抓進了縣公安局,對所有人使用了刑訊逼供,並把身上所有的錢物全部搜走沒收,就想知道本次集體煉功是誰組織的,當然大家都很堅強,他們打累了,一無所獲,就把大家分別放在了幾個院子裏。

次日上午九點,來了一個看似領導的人,我對他說:「從昨天到現在,我們一口飯沒吃,一口水沒喝,況且還有孩子呢,趕緊把東西還給我們,放了我們吧,要不然出事了誰負責?」他叫著我的名字說:「你不用逞能!你不是聽某某(叫著老師的名字)的嗎?你叫他來給你送飯啊,你叫他來救你啊!你不識好歹,昨天晚上我們好心好意做你的工作,你就是軟硬不吃,你非得和你站長××一樣的下場!你們站長還說,我們說了不算,你們師父說了才算!」

此人邊說邊用手誇張的比劃著。我當時莫名的說了一句:「怎麼像演戲一樣?」他一聽就火了,暴跳了起來,一邊嘴裏罵娘一邊抓著我的頭髮,拳腳相加落在了我的臉上,並用腳一直猛踹我的腿,想把我踢到。我沒有一點怨恨,正念很足,我平靜的說:「可能我無心的話傷到了你的心,你就打個痛快出出氣吧!」

話音剛落,他的手突然懸在半空停住了,人立在那裏不動,那一刻我看到他的手變得黢黑,並且手指也看上去變長了,像是一隻鬼手,整個臉也黑了,他好像突然驚了一下,看了看我,又看看他自己的手,一下子和氣起來:「你們先出去,在房簷下面等著吧。」後來同修對我說:「你看,師父保護著你呢,他(指的是惡警)打你的臉,你卻沒有反應,而他打到你臉的那個部份、他自己臉的部份卻發黑了,是慈悲的師父把業力都轉到壞人身上了,師父太偉大了」。

半小時後,我被叫到了此人的辦公室說:「你被拘留十五天,在外面等等吧」,後來我問他,你是大學生吧,看上去很有素質。他嘆了口氣說,我是大學本科,還甚麼素質,打人兇手而已,等著回去後,你覺的煉功好,就在家悄悄的煉,別再出來了,你知道共產黨從來都是說一不二的,說出的話從不反悔的,你們這樣對抗是胳膊擰不過大腿的。我回答他說:「我昨晚上就說了,我這條命是大法師父給的,要不是大法,我現在還不知道在哪兒了,我是受益者,你沒學不知道,如果你也學的話,我相信你會比我還要堅定。」他聽後微微笑了下,沒再說甚麼。後來他送我們去總局時,和我揮手致意,我希望他早日明白真相從而善待大法,善待大法弟子,有個好的未來。

兒媳得福報

二零零五年,我兒子認識了我家現在的兒媳婦,來我家的前幾次,每次吃了飯,她都說胃疼,疼的趴在床上流眼淚。兒子就跑到外面把藥買回來了,吃上就好受了些。到了第三次買藥的時候,兒媳開始埋怨起來,說,你看看我家抽屜裏各種藥一大堆,胃疼了,拿出來吃上就好,你們家啥藥也沒有。聽完這番話我笑了,我心裏想:你哪裏知道我家之前又何嘗不是各種藥一大堆呢,為甚麼這些藥都沒了,不就是因為有幸學了大法嘛。實際上也是師父安排好了的,就是讓她得法呢。

於是,我就給兒媳講法輪功到底是幹甚麼的,給她講真相。從開始為了祛病健身如何身心受益,到後來的中共如何一手導演「天安門自焚」騙局來欺騙世人。她聽了後,非常驚訝的說共產黨太壞了,並且愉快的接受了三退。

後來,兒媳一口氣把我給她的《轉法輪》看了一遍,從那以後胃疼就從來沒有在她的身上出現過,一直到現在啥病都沒有,臉色也紅潤了。就這樣,兩個孩子的結婚日期,在我們建議下,選擇了師父的生日,孩子欣然接受。

小孫女的法緣

時間飛快,二零零八年夏天,小孫女出生,長的聰明可愛,從生下來就與藥無緣。二零零九年家裏播放神韻光盤,她像大人一樣從頭看到尾,到了兩歲半時,孩子經常能夠看到師父,看到轉動的法輪。現在能背誦《洪吟》五十多首,《論語》基本上能背下來,打坐經常堅持半個多小時,並且每次盤腿完畢,邊往下拿腿,邊咯咯地笑。

我們全家人的今天是師父給的,所以,我和老伴一直堅持學法煉功,發正念,做三退,現在平均每月都能退上百位的黨團隊,孩子也給身邊的一些同事朋友講了真相,做了三退,使他們抹去獸印而得救。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